狂妄武尊 第九十九章 :前无古人化此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九章 :前无古人化此危

    更新时间:2010-07-19     “这就是邪火么?”村北口老井边,江夏蹲在一堆蓝幽幽的火焰旁,手里拿着一根小树枝,小心翼翼的伸向火焰。     干枯的树枝很快便无声的燃烧起来。江夏抽回树枝,默默的看着它越燃越短……     “这真的是火啊!”树枝被烧,这真真切切的摆在江夏眼前,他观察了一番,心里奇道,“可这地上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生起一堆火来呢?”     那邪火燃烧,根本就没有任何燃料,光秃秃的地面上,就只有那一堆熊熊火焰,散发着烤人的热辣。这让江夏有些疑惑。     “杨兄弟,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屠老三远远的喊,声音有些焦急,“这玩意很邪门的,离它近了要中邪!”     江夏看到屠老三恐惧的样子,这才明白:“这邪火凭空而燃,又听说连水都浇不灭,老百姓说它邪门,倒不为过。但是呢,哥哥我可是穿越来的,要用科学的目光看待问题!”     为了更好的研究这团火,江夏对屠老三喊道:“屠三哥,你回去做饭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可这里很危险啊!”屠老三是忠厚人,已经把江夏当成了朋友,“咱们村儿的祸害,可不能连累杨兄弟你们一家子,快跟我回去吧!”     江夏拍了拍胸脯,道:“屠三哥放心,我从小测过八字,算命先生说我百邪不侵,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近身的!”     “真……真的?”屠老三将信将疑。     江夏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问道:“屠三哥,这‘邪火燃,鸡犬完’的说法,有没有后面半句啊?”     屠老三挠挠头:“后面半句?什么意思?”     “嘿嘿……有没有‘邪火灭,什么什么的’说法?”江夏的思维有些飘忽,话问出口,他就看到了屠老三更加迷茫的神情。     屠老三脸上的迷茫很快转为苦笑:“杨兄弟,你就别在这儿玩啦!这么多年来,还从没听说过谁能把邪火扑灭呢!”     江夏咬死不放,追问道:“可如果――万一那邪火真的灭了呢?火喇国那帮混蛋是不是就不会对村子下手了?”     屠老三一怔,似乎在幻想着这万中之一的侥幸,最后又回归现实,摇头不语。     江夏嘿嘿一笑,心里暗道:“这帮邪火派的家伙,既然敢嚣张的用邪火做记号,那就是不怕别人灭他们的火喽?可如果真的有高人破解了他们的标记,他们肯定觉得很没面子,然后就不敢来搞破坏啦!”     顿了一顿,不禁笑道:“狗屁的没面子,他们应该吓得屁滚尿流才对!”的确,一旦嚣张的本钱被更强的人摘除,猖狂的暴徒往往就会变成温顺的小猫。     屠老三被江夏猛然的笑骂吓了一跳,心里暗叫不妙:“完了,杨兄弟该不会是中邪了吧?”     江夏将手里的半截树枝丢回火堆,暗暗打定了尝试灭火的主意,对屠老三道:“屠三哥,我要试着用我这百邪不侵的本事,去斗一斗这可恶的邪火!你还是回去吧,我怕你见了我的样子,晚上会做噩梦……”一通的胡吹。     “可是……好吧!”屠老三欲言又止,如释重负般的转身离去。走着走着,还颇为担心的回头看江夏两眼。     江夏听着屠老三的脚步越来越远,心里一动,开始了他的尝试。     “化学老师说过,要想灭火,第一要想办法降低温度,第二是要设法隔绝氧气,第三呢,则是去除燃料……可是这里他奶奶的没有燃料!”     江夏暗自考虑着,慢慢从老井里捞起一桶水来。     “哗啦!”虽然听说过这邪火水浇不灭,江夏还是忍不住亲自一试,一桶水泼将出去,嘴里同时叫道:“这是降低温度!”     “呲……”降温策略似乎很有成效,火焰周围被烤热的地面,在凉水的滋润下,发出清爽的呻吟,冒出腾腾白烟。至于那火焰,依旧在肆意的燃烧,没有半点减退的迹象。     “果然是名不虚传啊!”江夏感叹一声,“那第二步,来隔绝一下氧气试试?”找来找去,也只有手里的水桶可以盖住火苗,随即将木桶的两只耳朵掰断,“噗通”一声,死死的盖在了那堆邪火之上!     火焰一丝不漏的被加工后的木桶封住,按照江夏的设想,用不了多久,可怜的火苗便会因为绝氧而香消玉殒……     可站在原地等了许久,他却没能见到自己所期待的那一幕。眼前出现的,与他的设想完全相反!     那只木质水桶,在火焰的烘烤之下,其上附着的水分已经挥发殆尽,温度一高,火焰一舔,很快便轰轰烈烈的燃烧起来!     看着被自己寄予厚望的木桶在邪火的蹂躏下,化作一坨坨的木炭,江夏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狗日的邪火!”恶狠狠的暗骂一句,心道,“降温无效、绝氧无效,更看不到火焰的燃料……咦?看不到?或许只是看不到呢?”     一拍脑门,江夏恍然大悟――自己穿越已久,几乎都快把文明世界的东西忘光光了――火焰燃烧,也可能是气体在做燃料啊!     “莫非是这地底下有天然气?”思维拓宽之后,江夏开始真正的用科学的目光看待问题。对于刚才绝氧也无法灭火的事实,他的解释是――氧气也有可能来自于地下!     稍稍走近,双眼仔细的观察火苗的根部――那是一块被村民们铺在道路上的青石板,足有一米见方、四五寸厚!没有任何缝隙的石板中央,燃烧着那妖艳的邪火。     以江夏现在的“科学目光”来判断,就算是真的有天然气,也不可能从地下穿过石板,为这团该死的火焰提供燃料。     “邪门儿!”断了所有的思路,江夏显得有些懊恼。     “少爷!”身后传来程泗阳的声音,“少爷,老爷命我来看看你……”越走越近,六尊者来到了江夏跟前。     “少爷,老爷问你想做什么?”压低了嗓门,程泗阳显然是话里有话。     江夏也不含糊,答道:“我在想,这邪火终年不灭,要是能拿回家去烧水做饭用,岂不是可以省下不少的柴火?”     程泗阳暗自好笑,道:“老爷叫你不要胡思乱想,早点回去吃饭,明天一早继续赶路。”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八尊者已经看出了江夏想要救人的心思,这才劝他不要节外生枝。     “可这村子里这么多条人命怎么办?如果见死不救,我们还算什么英雄好汉啊?”江夏明白了卫昆阳的意思,心里有些不满。     可眼下他自己也着实找不到灭火的办法,便只好应道:“我可没有胡思乱想,你瞧这火多旺啊,用来炒菜一定很合适……”含混不清的胡扯了两句,转而问道:“对了,屠老三家的饭菜做得怎么样了?”     程泗阳稍松了口气,嘿嘿笑道:“快好了,快好了!那屠老三杀了一头仔猪,正在后院里烤着哩!”     “哟,这么大方?”     “说是要给老七赔礼道歉来着……”程泗阳撇了撇嘴,“中午这小子没吃上好东西,这下子倒是赶上了!”     江夏哈哈大笑:“走吧,咱们回去,这烤乳猪也不能少了咱们的一份啊!”     临走,回头望了望那邪火,江夏打定主意,今晚趁着夜色,还要来此想想办法……     屠老三家院子里香气四溢,他家小孩屠勇欢喜得蹦蹦跳跳,笑得合不拢嘴。显然,这家人虽然是做屠夫,但平常真正开荤打牙祭的机会,其实并不多。     江夏理解屠老三的心情。一方面,是想招待自己这“一家人”,给“马车夫”赔礼道歉。更重要的,多半是屠老三觉得心灰意冷,逃难之前,想来一场最后的狂欢,享受一下身在家乡的这种美好的滋味。     江夏进了院子,很快便走到卫昆阳跟前,他知道八尊者让程泗阳来叫自己,肯定还有话要说。     “孩儿,你跟我来一趟!”果然,卫昆阳脸色一沉,严父的神情展露出来,一转身,朝着屠家屋子的一间空房走去。     江夏吐了吐舌头,乖乖的跟上。     屠老三忙个不停,问程泗阳道:“老管家,你们家老爷少爷……没事吧?”     程泗阳摆了摆手:“老爷怪少爷不听话乱跑来着,少不了要训斥一顿。不打紧的。”     屠老三哦了一声,继续作业。     空房里。卫昆阳转身便对江夏问道:“你是不是想灭那邪火?”     江夏点点头,也不否认:“不错,这样一来,我想邪火派便不会来屠村了!”     卫昆阳点头道:“若是真能灭火,这帮人自然不敢再来。可是江夏,以咱们的修为,要想灭火那无异于平地上青天啊!”     “嗯?”江夏不禁好奇,“听口气,卫尊者好像知道怎么灭火?”口中道:“爹――您知道些什么,快点告诉我好不好?”装出一副富家少爷撒娇的模样口气,滑稽不已。     卫昆阳微微一笑,却又很快转为凝重:“我所知道的,也是当年无意中听一位隐士高人谈起,具体是真是假,我也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所以便无从证实……”
推荐阅读: 《战魂啸》 《涅槃之梦》 《子虚》 《符篆召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