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九十八章 :邪火肆燃无计施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九十八章 :邪火肆燃无计施

    更新时间:2010-07-18     “原来你叫屠老三!”江夏笑着点了点头,“你们两父子的火气可真是不小,配得上这姓氏,很有屠夫的火爆脾气嘛!”适当的调侃,是拉近和陌生人关系的不二法门。     那屠老三一愣,奇道:“小兄弟,我与你素未谋面,你如何知道我是屠夫的?”一边说,表情一边凝重起来,敌意重新浮现。     江夏见到有大事不妙的趋势,双眼四下寻觅,终于指着孔连阳手里的那柄尖刀,叫道:“喏!这分别是一把剔骨刀嘛!你若不是屠夫,还能是啥?”     屠老三憨憨一笑,点头称是。     马车里程泗阳疑惑不堪的对卫昆阳道:“老爷,怎么少爷才几句话,便引得那屠老三喜笑颜开的?”     卫昆阳道:“这孩子行事大气,大才风范啊!”又道:“这屠老三铁定有苦衷,现在这喜笑颜开,倒并不是那么的发自肺腑。”     说话间江夏已经下了白马,走动了屠老三跟前,伸出一只手摊到孔连阳面前:“拿来!”     孔连阳细若无声的哼了一哼,将那柄剔骨刀交到了江夏手里。     江夏双手捧刀递到屠老三面前,笑道:“我家车夫行事鲁莽,屠三哥受惊了!”     屠老三接过刀来,哈哈大笑,脸上阴郁一扫而光,指着自家院门道:“几位远道至此,屠老三疑神疑鬼,差点错怪了好人!几位若不嫌弃,就请院里坐吧!吃了夜饭,晚上住下便是!”     江夏拱手道谢,牵着屠老三的儿子,笑呵呵的跟入了屠家小院。此情此景,像是老友相聚一般,亲热无比。     程泗阳陪着卫昆阳下了马车,也跟着进了院子。     “马车夫”孔连阳默不作声,将江夏的白马和马车一并拴在了院门口的马栓之上。刚欲进门,迎面碰见了屠老三的儿子。却听那小孩道:“你不准进来!你是坏人!你身上有血腥气!”     “嗯?”院子里,江夏本来正向屠老三介绍着自己的“父亲”和“老管家”,听到男童说出这话,也是微微吃惊。     屠老三脸色稍变,对儿子轻斥道:“勇儿,你给我过来!”     男童嘟囔着嘴巴,极不情愿的回到了父亲身边。     屠老三这才试探性的抬头,问江夏道:“不瞒杨兄弟说,刚才我出刀突袭你家车夫,正是因为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血腥之气,因此才担心你们是歹人!”     江夏瞥了孔连阳一眼,知道他经过了下午那一场杀戮,虽然换了衣服,但身上残留的血腥味定然无法完全挥发,心里叹道:“这屠老三是什么鼻子,未免也太灵光了点吧?”     这便听屠老三颇为得意的续道:“杨兄弟也晓得,我屠老三是杀猪贩肉的,这血腥味啊,我这鼻子可从来没有认错过!”言下之意便是要江夏解释了。     江夏一想,下午的事也没啥不可说的,便道:“屠三哥这本事可真是让小弟大开眼界啊!呵呵,不瞒屠三哥,我们四人今天在路上遇到点麻烦,若不是我家车夫老七出力,我们几个怕是到不了你们村子啦!”     “哦?”屠老三恍然大悟,“从东边儿过来,这一路上倒是有过不少的山贼强盗出没……哎,看来是我屠老三多疑,错怪了这位七兄弟啊!”     言语未毕,憨实的汉子一步步的走到院门口,恭恭敬敬的冲孔连阳拱手行了个礼,侧身伸手,道:“七兄弟,你请进!今晚屠老三要好好的敬你三碗酒赔罪才是!”     孔连阳面色稍缓,却还是不愿意搭理这朴实的村人。     屠老三也不介意,仔细的将院门关闭,这才回身过来招呼江夏等人。     江夏指了指院门,问道:“屠三哥,小弟有一事不明――我看村子里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刚才你们又如此的担惊受怕,是不是村子遇到了什么危险啊?”     屠老三面露苦色,压低声音对江夏道:“杨兄弟果真是料事如神,我们金子村确实遇到了麻烦,而且是大麻烦啊……”说到最后,已然有了哭腔。     这句话说得小声,但江夏等人却是听得明明白白。习武之人以扶危助弱为己任,对于屠老三口中的麻烦,他们都感到好奇,心里便想――若是能在不暴露身份功夫的情况下,帮助这村子解决麻烦,不啻为一件美事。     “屠三哥莫慌,你慢慢将事情说给咱们听听。”江夏深知卫昆阳等人的心思,赶忙开始套屠老三的话,为了让对方鼓起勇气,还不忘补充道,“你刚才也瞧见了,我家车夫功夫不错,若是有山贼强盗一类的祸害,他说不准可以帮你们!”     屠老三面色惨白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没用的,多谢杨兄弟的美意啦!今晚吃了夜饭,过了这一宿,明日一早,我劝你们赶紧离开!我们村里人,明日之内,好多也要逃出村去避一避啦!”     “嗯?”这一句话引起了卫昆阳的警觉,心里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逼得全村人都要出去避难?难道……难道是……”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不详的预感。     这一边江夏还在追问:“哎呀屠三哥,你就别卖关子啦!你把问题说出来,若是帮得上忙的,我们就尽力帮忙,实在没有办法的,我们就祝你们好运了!你不说出来,兄弟我心里急得慌啊!”     面对江夏的这副模样,屠老三有些哭笑不得,拱手道:“多谢杨兄弟了。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邪火燃、鸡犬完’这句话呢?”     “邪火燃、鸡犬完”这六个字,屠老三说起来,竟然都有些声音发抖,显然是极度恐惧。     “啊!”卫昆阳一听这六个字,猛然一拍大腿,显然是吃惊不小。其实,他之所以吃惊,是因为这金子村面临的麻烦,和他刚才心里所猜想的,一模一样。     “看这位老爷的样子,应该是知道喽?”屠老三神情黯淡。     卫昆阳点头道:“火喇国邪火派,每做一起凶案,三天之前,必然会在现场点燃一堆邪火。邪火燃烧之地,三日之后,包括鸡犬牲畜在内,不留一个活口,所以才有了‘邪火燃、鸡犬完’的说法……”     江夏闻言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心道:“好家伙!这才刚离开阳元山一天的路程啊,就已经和这该死的邪火派遭遇!他奶奶的,这帮混蛋怎么这么狠毒啊?鸡犬不留?这和简直禽兽不如!”     屠老三叹了口气,点头道:“杨老爷说得没错。今天一早,有人在村北口见到了一堆火,从井中打水去浇,却始终无法浇灭!我们村长出面看过,便说此乃火喇国邪火派所为,我们金子村,要遭遇灭顶之灾!”     说着说着,屠老三已是泣不成声:“这是咱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啊……祖坟家业都在这里,要咱们背井离乡,心里真他娘的不是滋味!可要是不走,就得遭那帮火喇人毒手哇,呜……我们怎么就这么命苦?”     江夏回头冲卫昆阳使了个眼色,凑到他耳边,问了个不伦不类的问题:“三天之后那帮混蛋才会来屠村,那到时候村民通通出去避难,等那帮混蛋走了,他们再回来不就完了吗?哪用得着背井离乡?”     卫昆阳回道:“邪火派所过之处,不止是鸡犬不留,还要放火烧村。不仅如此,此后数年,还会不定期派人巡视,若是发现活口,立刻除灭。若是村民归来,定然是防不胜防,要过那提心吊胆的日子啊!”     江夏听完,心里污言秽语,对那帮变态的邪火派凶徒一顿招呼……     “他妈的!那咱们就留下来,把这帮混蛋给灭了!我倒想看看,这帮外国来的杀人狂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心里怒不可遏,江夏开始暗下决心。     可一考量,又蔫了下来:“不行不行,如果稍有偏差,被这帮混蛋认出了身份,坏了大事可怎么办?”     天下名门武者汇集孤叶城,集全力剿灭邪火派,此乃头等大事。此事若是大功告成,那大真国境内,将再也不会有邪火作祟,屠老三他们这样的村民,也再也不会面临屠村的恐吓威胁。     可是眼下,江夏等人若是帮助村民御敌,就算是一切顺利,没有给对方留下活口回去通风报信,没有暴露己方的身份功夫,那也得耽误整整两天的行程!     若是因为耽误行程而误了大事,那更是得不偿失!     思来想去,江夏的头都大了。卫昆阳和程泗阳二人也是一筹莫展,坐在那里默不作声。     七尊者孔连阳似乎对此漠不关心,专心致志的整理着身上的麻布衣,似乎对此很不适应。     屠老三见到众人沉默,本来微微燃起的希望之火也随之熄灭,哀叹一声,道:“请诸位稍作休息,我去叫贱内准备夜饭了。”     江夏站在原地,忽然突发奇想,喃喃道:“屠三哥且慢!兄弟我想去瞧瞧那堆邪火,还请屠三哥指路!”     “这……你说什么?”屠老三显然对此有些莫名其妙,可见到江夏那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心里一动,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狩猎在地球末日》 《神变》 《武炼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