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妄武尊 第五版的开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狂妄武尊

第五版的开头

    更新时间:2010-11-11     第一章:天降裸男     许元缓缓地从干草堆里抬起头来,环顾四周,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巴。     这儿似乎是一个马厩,空气里弥漫着马粪的味道,不远处的围栏里圈着几匹骏马,讨厌的蚊子四处飞舞,发出烦人的嗡嗡声。     许元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陷在一堆草料里,只露出了一只脑袋。     不能动弹的滋味很不好受,但是他却觉得,马粪的味道,是那么的清新,蚊子的嗡嗡叫,是那样的美妙……     因为,他还活着。     “哇哈哈哈哈――我没死?我没死!”他的脸上,渐渐浮现出狂喜的笑容。他笑得很放肆,与周围的恶劣环境显得很不搭调。     然而作为一个大难不死的人,他完全有理由这么发泄。     今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刚好又恰逢周末,许元本想在家舒舒服服的睡个懒觉,却被老爹从被窝里揪了出来,拖到了一个小型机场。     老爹说,作为一个大好男儿,不能像古代的小姐一样,成天窝在屋里不出来,为了增强他的男子汉气概,所以特意花重金为他安排了跳伞课程……     “开玩笑吧老爹?我难道没有男子气概吗?我可都是遗传您老人家的优良基因啊,咱们俩半斤八两差不多……”     老爹一言不发,将他硬塞到了那名教官手里,让他好好学习,接着便转身离开。     “老爹,你真的这么狠心,只要你的生意,不要你儿子我?送我去学跳伞,不怕摔死我吗?摔死了我,谁来继承您的财产啊?”哭喊声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但渐渐远去的老爹依然不为所动。     “别担心,第一次上天不需要跳伞的,只需要适应一下环境就行。我会用这些时间,为你讲解跳伞的要领……”教官的发言让许元渐渐放下心来。     只要不被逼着往下跳,那么坐一次私人飞机,上天看看风景――这似乎是个不错的生日礼物……     许元最终登上了飞机。飞机起飞,教官好说歹说才让他背上了伞包,开始尽职尽责的为他授课。     许元听得心不在焉,不时的随口哼哼几声,脑子里却开始憧憬起了自己的美好未来:“十八岁!十八岁后百无禁忌,可以光明正大的看毛片啦!等下半年高中毕业,到别的地方去念大学,那日子就更逍遥喽!哇哈哈……”     正在他浮想联翩之时,飞机忽然开始了剧烈的颠簸。机舱内的座椅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灯光也变得忽明忽暗,这把他从白日梦中惊醒了过来……     窗外阳光明媚,天气好得出奇,这样的颠簸来得着实有些诡异。     “邪门儿了,飞机失控了!”飞机驾驶员在捣鼓一通后,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叫喊起来。     跳伞教官毫不慌张,欣喜道:“没事,咱们现在都背着伞包――准备跳伞吧!”说着还专门回头对许元问道:“刚刚我说的那些跳伞步骤,你都听明白了吧?”     许元一愣,呆呆的问道:“你……你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飞机的颠簸越来越厉害,驾驶员一声不吭,打开舱门,率先逃离了……跳伞教官本想再和许元说些什么,但情况危急,他也只能摇摇头,自己顾自己了……     于是,在剧烈颠簸的小飞机上,只剩下了许元一人。失去控制后,飞机开始了急速下坠。许元虽然背着伞包,但由于刚才心不在焉,完全不知道这玩意儿该怎么用,所以也没有勇气往外跳。     可如果此时不跳,跟着飞机一起落地,那多半也逃不过一个死字……更可怕的是,人们在找寻遗体的时候,发现一个遇难者,身上背着一只完全能用的伞包,他们会做何感想?     他们多半会想:这家伙是个白痴吗,背着伞包都不知道跳伞逃命?     “不行!死了还被人笑话……我不能死得这么窝囊!”许元很快便下定了决心――不跳,必死,跳,那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于是,他跳了。他闭着眼睛,大叫一声,两腿一蹬,离开了快要散架的飞机。     耳畔的风声吹得耳膜生疼,急速的下坠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许元两只手开始在伞包上乱扯,希望能将降落伞打开,可是接连扯了三四根绳状物,降落伞仍旧一动不动。     而这个时候,许元已经能看清地上的房屋了……     “永别了,老爸的财产!永别了,亲爱的*们……”带着绝望与不甘,他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自己化作肉泥的一刻。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陷在一大垛干草之中,周围情况很糟糕,不时还有蚊子的骚扰……可他还是很高兴,以至于纵声大叫,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还完好无损的活着!     他很快想到,自己是不是碰巧拉开降落伞了?     他用力挪动着身子,伸手在背上一摸――手感光滑,别说降落伞了,连他身上的名牌外套都不见了!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他带着不祥的预感,慢慢从草堆里爬出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是一丝不挂!     面对蜂拥而来的蚊子,他下意识的捂住要害,重新钻回了草堆。     探出头观察片刻,这才看到在马厩围栏的旁边,一根脏兮兮的晾衣杆上,晾晒着几件灰蒙蒙的衣物……     他眼前一亮,鼓起勇气重新站了起来,伸手扒拉掉下身粘着的干草,双手挥舞着驱赶着疯狂的蚊子,踮起脚尖往前跨了几步,来到了那晾衣杆前,随手扯下来一套衣裤,胡乱套在了自己身上。     “哪个缺心眼的家伙,居然扒我这个大男人的衣服,不怕晚上做恶梦么?哼哼,你们扒我的,我就不会扒你们的?只是名牌换破布,这门生意有点亏,老子不太划算……”     原来,他情急之下穿上身的这衣服不仅布料粗糙笨重,样式也有些怪怪的,穿在身上实在不太舒服。     嘴里嘟嘟囔囔,但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春光大泻,为了逃避蚊虫的叮咬,许元也只能暂时忍耐。     四处搜寻了一番,他又找到了一双沾满马粪的靴子,虽然有些长有些臭,但为了让自己的宝贝脚丫子不至于直接和马粪接触,他还是咬牙穿上了。     “倒霉,这股子酸臭味儿,我回去洗澡能洗掉么?”既然大难不死,那就得尽快弄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然后找个电话打给老爹,让老爹派车来接他。打定了主意,他便穿着那套奇怪的服装,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马厩。     在马厩外七拐八绕地走了一会儿,沿途没碰到一个人!     许元留意观察沿途景色:这里的道路都是用青石板铺成,道路两旁种满了各式花卉树木,景色宜人;建筑都是盖瓦的平房,窗户上居然糊的是纸,没有半片玻璃,大门上铜质的狮头门环在阳光下反射着金黄色光泽,透着一股子很古典的奢华气息。     “这里是什么旅游景点吧,这么多仿古建筑……可是,为什么连个鬼影子也看不到,我上哪儿去打电话啊?”穿行在空荡荡的亭廊中,许元越来越郁闷,也越来越着急。     他的心中,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又走了几分钟,他终于听到了人声。     声音来自一旁的小院落,围墙的大门虚掩着,许元听得很清晰。     “好汉!大侠!别杀我啊,我只是个帮厨的……”这个尖锐的嗓音凄惨无比,说话间还夹杂着砰砰的撞击声,似乎像是在拼命的磕头。     “少废话,帮厨的练什么功夫?东西在哪儿?快说!”一个冷峻的声音,一字一句,威逼之意明显。     “师兄且慢,如果现在杀了此人,这条线就完全断了……”另一个人语气中,隐约带着一股子优柔寡断的味道。     “二位大侠饶命啊,小……小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听到敌人语气稍缓,那帮厨立刻看到了生存的希望,磕头声比刚才更响亮,也更频繁了……     难道这里是什么影视城,里头是在拍戏?     之前目睹了那么多古典风格的建筑,现在又听到这样“古色古香”的对白,想象着大门那头的情景,许元很自然的冒出这样的猜测。     既然里头有人,又是在拍戏,那我去找人借个电话来打一打,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许元笑吟吟地朝小院大门走去,一把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卡擦一声,一道红光闪过,许元只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喷溅到了自己脸上,正在顺着面颊往下流淌。紧接着,他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仔细一听,刚刚那凄惨的求饶声,现在也已经消停了。     “衰!”许元伸手擦拭着眼睛和额头,入手黏糊糊,鼻腔灌入的腥味,更加浓烈了。     等眼睛能微微张开,许元才勉强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这个场景,让他终身难忘……     两个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手里握着明晃晃的长刀,一动不动地站在他的面前,正满脸愕然的注视着他。在他们的脚下,是一个肥胖男人的身体。他的脖颈上没有头颅,切口还在呲呲地往外喷血,整个身体也随着鲜血的外涌而剧烈抽搐。     不远处,一个血糊糊的人头还没有停止滚动,鲜血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划出一道不规则的恐怖轨迹……     在院子角落,十来具男男女女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伤口溅出的鲜血将院墙和地面染得通红。     这里,就像是修罗地狱。     嗡――见到这一幕,再低头看到自己手上的殷红血迹,许元的脑子里就像炸雷一般,巨响过后,杂乱单调的长音在他的耳边不住回荡,甚至让他忘记了自己推门而入的目的。     “你――说!东西在哪里?”那个粗壮声音的男子剑眉倒竖,长刀刷的一声抬了起来,刀尖直指向许元的心窝。     “我……你……什么……什么东西?”许元被这一幕震撼了,强忍着呕吐的冲动,勉强说道,“我只是路过的,不知道……哇――”话说到这里,实在忍受不住,一口污秽从嘴里喷涌而出!     那男子脚步向后一撤,这才免于被许元的呕吐物喷到。随即怒道:“混蛋,找死!”高举起大刀,怒目圆睁着朝许元劈来。     这一刀来得好快,被吓呆的许元甚至都来不及反应,只是盯着那些死不瞑目的死尸,怔怔的发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刀锋眼看就要劈中许元天灵盖的时候,当的一声,另一名黑衣男子忽然出刀,硬生生的将劈向许元钢刀格开。     货真价实的金属碰撞声在许元耳边回荡,震得他的耳膜嗡嗡作响。     “师兄,若是将梅家灭门,线索一断,师父怪罪下来……”     “哼!你就知道拿师父来压我!咱们这次行动一无所获,师父就不会怪罪了么?”     “师兄莫急,咱们先把这人带回去,听凭师父处置吧!”     许元刚刚从耳鸣的痛苦中勉强恢复,抬眼就见到一只手掌朝自己斜劈过来。这一击迅捷无比,以至于他根本无法闪避。     手掌击打在他的脖颈之上,一股无力的感觉瞬间吞噬他的身躯,眼前的场景化作无尽的黑暗……     短短的一天之内,这已经是许元第二次昏迷不醒了。     当他再次清醒的时候,眼前出现的是一间摆设简单的狭窄小屋。他躺在一张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身上搭着一条脏兮兮的毯子。     天似乎已经黑了,木板床一旁的桌子上,点着一支蜡烛,发出豆黄色的微弱灯光。借着这微弱的灯光,一个人正在桌边低头看着什么书。     “看来刚刚是在做梦。可是这个梦,好真啊!”伸手揉了揉疼痛欲裂的脑袋,许元暗道,“我应该是掉到山里,被这位好心人给救了吧!”坐起身来,准备下床询问清楚。     那挑灯夜读的人闻声回过头来,粗眉大眼、塌鼻梁、厚嘴唇――这副模样在许元心中印象深刻,此人正是白天那举刀想要劈死自己的恶人!     许元与他四目相对,惊得像触电一般,放到地面的一只脚,嗖的又缩了回去。这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换了一身装束,白日里那劲装黑衣,已经被一身宽松的斜襟长袍所取代。     那人面无表情的看了许元一眼,回头对门外叫道:“师弟,这小子醒了!”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出名太快怎么办》 《武炼巅峰》 《楚天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