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九十八章 两块秘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九十八章 两块秘匙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11     这个怪老头好像疯疯癫癫,但什么事情又先陈津一步想到,比如石门上的机关,陈津本可以召出神仙,让神仙去打开机关,可这老头先一步将机关给破坏了,让陈津束手无策。     难道这与感悟“道法自然”有关?     此时陈津还没想到要去偷丹药,那老头竟然先想到了。     “老爷子,我是五好良民,不干偷鸡摸狗的事情,你把丹药放在那里就是,我绝对不会偷。”陈津心道,你一出山洞,我就召出个神仙将它偷来。要不要我现在就召出个神仙来,把他那枚丹药抢过来?     转念一想,这样不行,这老头行为不正常,万一那只是一枚普通的丹药,或者只是一个泥丸,我抢过来也没用啊,反而会激怒这老头,他一怒之下不给我鱼吃,我岂不是要饿死了?还是先稳住,等他离开之后,我在召出个神仙将那枚丹药偷过来看看,然后再作定夺。     不过,如果这老头信不过我,现在就把这丹药藏到别处去,那我就顾不上这是真灵丹还是假灵丹了,立即召神抢夺。     陈津注视着老者,看看他接下来会是什么打算。     老头仔细打量陈津一阵,道:“那好吧,我就信你一次。”将准备拿走的丹药又放回绒草下。     陈津松了一口气。     在晚上老头出洞抓鱼时,陈津立即召出夜游神。     夜游神出来时即在石室的外面,陈津吩咐道:“夜游神,去铺在地上的绒草里找找,把里面的一个小盒子找到递给我。”     夜游神顺从地开始在那堆绒草中翻找,可是翻了一遍又一遍,什么也没找到。陈津十分好奇,在老头回来时,他问老头:“老爷子,你拿出的来那枚丹药还在绒草里放着吗?”     老头眯着眼笑道:“后来我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你,所以趁你不注意,我把那枚丹药藏到山洞外面去了,保证你想不到藏在什么地方了。”     陈津差点抓狂,指着老头,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后悔当时没有直接抢过来。     记录日子的道痕一天天增加,陈津每日不懈地努力修炼,只想早日修炼到金丹期,可是修炼到金丹期是何等的艰难?有些人花费几十年也不能晋升到金丹期。     一年不行我就用两年,两年不行我就用三年,我这里有大量精石,最多五年,肯定能晋升到三目珠境界,这老头六十年都过来了,难道我连在这里熬上个四五年的恒心都没有?     陈津做好了长久在这里修炼的准备。他知道这老者先前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如今只是像长弓一样被废了修为而已,所以在修炼中,凡是遇到不明白或是想不通的地方,陈津都会向老者请教。     老者经常不爱答理陈津,但兴致来了后,会一讲半天,句句精辟,字字珠玑,让陈津在“道”的领域,犹如拨开了迷雾,看见了青天。     数数墙上记录日子的道痕,已经有一百多道了,半年时光即将过去,陈津的修为仍然处在三目珠境界的初期,算算日期,快到道试大会了,看来是无法脱困出去参加道试大会了,答应与朱粼一战的诺言无法兑现了,到时肯定会被他骂作是缩头乌龟。     与欧阳远的比试也将泡汤,苏师姐会不会嫁给他呢?     我失踪半年,师父惦念的人除了花泪语,恐怕又会多一个,也不知他们有没有寻我?一时之间,陈津思絮复杂。     在陈津失踪期间,苏文芩多次回到天伦城寻找他,甚至跑到云家山庄询问云边鸿,不过经过多方打探,仍然没有陈津消息,让她心中很是不安,修行也不能专心致志。本以为在道试前能够突破到金丹期,可是半年下来,她的修为没有丝毫进展。     这一天中午,陈津修炼的有些烦了,可是石室中又没有什么玩意儿可供消遣的,忽然想到自己不是还有两块玉嘛,拿出来欣赏欣赏也好。     于是从锦囊中拿出一青一白两块玉石把玩起来。青玉正面上刻着一个“天”字,白玉正面刻着一个“人”字,这两个字只是普通的阳刻手法,看不出蕴含有什么特殊道韵,应该只是一种记号而已。     真正隐含有深意的应该是两块玉石背面雕刻的图案,那两幅图案雕工精湛,绘制优美,却是无以名状,陈津看了半天也看出不个所以然,最后将两块玉石拿在手中敲着玩儿,两块玉石相撞,发出叮叮清脆的响声,倒也好听。     其实这并不怎么好玩,也不怎么好听,这纯粹是穷极无聊之后的心情。     正不经意地敲着两块玉石,外面隐隐传来人声。     陈津眉头一皱,停下敲击,趴在小窗口上用力去听,心道:老头刚刚出去抓鱼,难道与什么人遇见了?谁会下来这谷底呢?不会是欧阳远找来了吧!     外面传来的声音模模糊糊,似乎离山洞有些距离,加之又有谷底阴风吹过的声音,陈津用尽全有去听,才勉强能听出个大概:     “师兄,你还记得吗?师父之所以将这深谷列为禁谷,不许任何人涉足,是因为这水潭中隐藏着一条毒蛟,师父本想留着这条毒蛟,等它修炼有成时,再将它斩杀,取其内胆炼药,可你我当年不明白师父良苦用心,瞒着师父,下到这深谷中竟将毒蛟斩杀,回想那一战,那等壮举,我至今记忆犹新。正邪大战时,师父不幸战死,这禁谷仍然是禁谷,只是已不再恐怖。可是除了你我,谁又知道呢?就是当代掌教也不敢下来,以致于我将你困在这里六十多年,也没人敢下来陪你聊聊天,师弟让你受苦了。”     “往事不堪回首,休要再提。今天你又是来找我要秘匙的吧?我早就告诉过你,在正邪大战时,三块密匙重现又失踪,我并没有得到。”     陈津听了出来,这是那老头的声音,听称谓,来的人应该是他的师弟。     “他是被他师弟困在这里的?”陈津心中惊讶,这师弟好狠的心呐!想来他的师弟应该也是太霄门的人,可惜看不着相貌,也出听不清口音,不知他的师弟是哪位。     老者师弟又道:“师兄,你还是不肯说吗?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老者道:“我一把老骨头了,早已生不如死,难道还怕你威胁吗?要打便杀。”     “师兄,那可就真对不住你了,这事也该了结了。”     话音落下,陈津清晰听到几道尖锐的破空声音,心一下子揪紧。     接着,外面一片沉寂。     稍顷,又传来老者师弟的声音:“你还没老涂糊,居然还知道死在洞里,不想曝尸荒野,念我们师兄弟情份一场,我就成全你。事已了,我也该走”     接下来再也没有听到老者师弟的声音,老者手铐脚镣摩擦的声响传来,那声音响一下停一下,每一下都刺痛陈津的心脏。     老者佝偻着身躯,一步一顿地出现在山洞口,沉重的手铐脚镣似乎要将他拖倒,可他还是坚持着一步一步地走进山洞。     陈津看见他胸口的衣襟已被染红,染红衣襟的鲜血还在继续往外冒出,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老人家,老人家,你……”陈津胸腔填满悲痛,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者抬起耷拉的眼皮,一眼瞅见陈津手中的青石,惊讶道:“秘……匙怎么会在你手里?你……你怎么会有秘匙?”     陈津好奇道:“这就是你说的秘匙?也就是那个人想要抢的东西?那这块是什么?”陈津举起另一只手中的白玉。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