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九十二章 大气压力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九十二章 大气压力符

    更新时间:2011-09-08     女侍者将那枚三品灵丹送来时,陈津心中既高兴又忐忑,不知道这枚花巨资拍来的丹药能不能让自己晋升到三目珠境界?     陈津恨不得立即服下灵丹来尝试,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服下丹药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来调息,如今拍卖大会还没结束,自己拍了宝贝就撇下云边鸿不顾也太不厚道了,还是等回到太霄门再说吧!     接下来又拍出了几件珍惜宝物,除了几件下品法器外,还有两种灵气本源,这些都是稀有之物,不过云边鸿并没有出手,全部被其它人以高价拍走。     陈津先前曾听那个胡子和白面书生说起过,云边鸿是被一道符篆吸引来的,此时那道符篆仍然没有登场,云边鸿像一个静伏的野兽,耐心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女拍卖师这时喊道:“这次拍卖大会,敝拍卖行一共准备了三十二件宝贝,此时已经拍去了三十件,只剩下两件宝贝了。这两件任何一件都可作为压轴重头戏登场,不过总得有个先后秩序,下面,首先将要登场的是一道符篆,名曰‘大气压力符’。”     听女拍卖师喊出符篆的名称,陈津清晰看到云边鸿眼中涌现的兴奋神彩。     女拍卖师继续道:“这道符篆,是从一处秘境所得,得之者是一位符篆师,据他所说,这道符篆可以使一个空间范围内的压增加,让处在这个空间范围内的人如负重物,行动不能自如。我想……各位已经明白了吧?如果你的敌人处在这个空间范围内,他行动不便,你却行动自如,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什么?有这么神奇的符篆吗?”有人已经变色。     一个符篆师得意地想道:“如果我能拍到这道符篆,我的实力一定会大增,看那些修习道术的家伙们还敢不敢看不起我了。”     “他娘的,难道没落的符篆术该崛起了吗?”     “我看没这么简单!如此厉害的符篆,那个符篆师为何要把他拿出来拍卖?”     女拍卖师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微微一笑道:“那个符篆师之所以拿出来拍卖,是因为他研究许久,始终无法领悟这道符篆蕴含的道韵。想必各位都知道,如果不能画出符篆道韵来,符篆是没有效果的,那位符篆师也是无奈之下才拿出来拍卖的。”     又有人问道:“既然还没人领悟出道韵,那又如何得知这道符篆有你所说的那么神奇的功效呢?”     女拍卖师不愠不火道:“这位发问的朋友想必不是符篆师吧?这道‘大气压力符’与增重符、镇压符是同一类符,一个高明的符篆师是能够鉴别出来真假的。这道符篆的底价是二十万两黄金,每次加价不得少一千两黄金。”     “二十万两黄金,老子一共家产也没这么多,你们竞拍把,老子看热闹!”一个粗鲁汉子心有不甘地直接放弃了。     高明符篆师本来就不多,再被高价吓跑一部分,剩下的竞拍者没有几个。     “二十五万两!”坐在甲等座的一个老者喊道。     同坐在甲等坐位区的白面书生周长青扬起折扇喊道:“二十六万两。”     坐在他旁边的邱真人的和胡子宗垒则没有动静,拍之前周长青已经和他们通过气,他和宗垒合资,共同拍下这道符篆送给邱真人。     首先叫价的老者没有了声响,不愿再出价了。     这时二楼包厢有人喊道:“二十八万两!”     周长青最害怕的是刚才拍走三品灵丹那个包厢的人,还好这个竞拍的人并不是那个包厢的人。     “二十九万两!”周长青再次叫道,他与宗垒合资,拍到之后,两人共同承担费用。二十九万,平均下来,每人所出还不到十五万两。     “三十万两!”刚才那人继续喊道。     “三十二万两!”周长青跟上叫道。     “三十六万两!”二楼包厢那人似乎没有放弃的打算。     周长青开始感到压力,低声问身旁的邱真人和宗垒:“如此想要这道符篆,那间包厢内的人是谁?”     宗垒纳闷道:“他操着东北口音,肯定不是云庄主,东北没听说过有什么符篆世家啊?他们要这符篆干什么?日他奶奶的,这家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邱真人肃容道:“不要管他,继续竞拍,竞拍所需的钱我出五成。”     现在是三人一伙,并且邱真人出资一半,周长青来了志气,跟着喊道:“四十万!”     “四十二万两!”     ……     此时竞拍的也就这两伙人,这两伙人谁也不让谁,都想极力拍下这道符篆。价格一路飚升到六十八万两。     “七十万两!”二楼包厢内的那人又喊出一个价格,不过声音中却带着怒气。     周长青额头现出汗水,弱弱问道:“我们还要不要竞拍?我……我有些有心无力了。”     宗垒附合着道:“也到我的极限了。如果拍下这道符篆,又不能领悟其中道韵,那们就亏死了。”     邱真人眼谗地盯着展台上的那道符篆,痛苦地思索一番,摇了摇头道:“算了,让他拍去吧!”     “七十二万两!”     正在邱真人认为无人竞拍时,二楼又传出一道叫价的声音。     “这人又来了!”周长青听了出来,这道声音是从拍走那枚三品灵丹的包厢中传出来的。     云边鸿在最后时刻出手了。     另一个包内的人没有立即报价,沉寂少许后,怨恨说道:“云庄主,今日我且不和你争,即使你耗费巨资拍下这道符篆也不一定能领悟其中道韵。不久将来,我一定会登门造访,灭了你云家风头,让你云家成为我崛起的垫脚石。天下第一符篆师,必定非我莫属!”     二楼的包厢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相互之间严实隔开,不但看不见,而且听不见,如果不是特意探出头来,其它人是无法看见的。这人能一下叫出云边鸿的名字,看来是通过某种渠道暗中打探清楚了。     来者显然是有意争对云家,云边鸿也毫不示弱,不卑不亢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云某期待你的到来。”     “到时你自然会知道。就此别过,后悔有期!”那人明显是冲着这道符篆而来,如今竞拍失败,再无留恋,去意已决。     云边鸿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本来想拍下符篆,邀他一起来参悟其中道韵,没想到他是如此狂傲,让云某心中十分不喜,走了也好。”     “原来拍走白玉、三品灵丹和这道符篆的是云庄主,难道如此强势。”     “符篆世家,财力雄厚,不是我们这些人所能比的。”     拍卖场中得知那个包厢内的人是云边鸿,也没人再骂他是疯子了。     云边鸿从包厢探出头来,对邱真人道:“邱真人,云某虽然拍下了这道‘大气压力符’,不过云某刚才留意过,其中道韵阴晦。邱真人是大名鼎鼎的符篆大师,若对这道符篆感兴趣,可上来观摩,我们共同领悟。”     邱真人喜不自禁:“云庄主慷概之气,当是我辈楷模,承蒙看得起,我这就上去。”     白面书生周长青和胡子宗垒立即跟着道:“云庄主,你是我们符篆一道的泰斗,我们对你仰慕已久,今日能与你相见,心中万分激动啊!”     云边鸿客气道:“周兄弟与宗兄弟也是成名已久的符篆师,一共上来观摩吧!”     这两人是求之不得,心中无比欢喜,心想:这次来拍卖大会,真是不虚此行啊!     女拍卖师自然会给云边鸿面子,待那三人离坐后才道:“下面将要拍出的是一件上品法器。”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神变》 《子虚》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