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八十五章 围墙巨龙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八十五章 围墙巨龙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05     陈津正朝厢房走着,王月儿却从后面追了上来,冲他微微一笑,说道:“我看你是想借受伤之名耍什么阴谋诡计,不过我告诉你,有我看着你,你一切坏心思都将白费。”     陈津阴死阳活地苦笑道:“我脑黄子都快被萧寒那家伙打散了,头晕的要死,只想好好睡一觉,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再说,我现在是坚决站在太霄门这一边,以后还要依靠太霄门变强,又怎么会耍阴谋诡计?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着,陈津难受地闭上眼睛,痛苦说道:“说话多了,头晕得厉害了。”     “话虽如此,不过我还是信不过你,你对我的伤害太深了。”王月儿想起门内试练时被陈津骗走精石的经历,不由气恼地瞪了陈津一眼,然后跟着陈津边走边道,“我跟着你去厢房,你睡觉,我就在门外守着你。我告诉你,你别想捣鬼,我将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都想到了。”     王月儿开始绘声绘色地分析:“第一、你施安睡符,让我睡着,然后暗地里进行自己的阴谋。不过,我事先告诉你,如果我睡着了,就证明你心怀不轨,醒来后我报告给师父,你就惨了。”     陈津委屈道:“那你若是困了,自己睡着了,也赖在我身上?”     “今天晚上我头悬梁地监视你,绝对不睡。”王月儿是铁了心了,又接着道:“第二,你趁我不注意,偷偷遛出房间。鉴于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我会过一会儿就向房间里看看,你要不在我可就要向师父禀报了。”     “那我要上茅房呢?”     “上茅房你通知我。”王月儿继续道,“第三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你杀了我。我劝你放下这种心思,若是杀了我,先不说你能不能逃离戒备森严的解悬峰,即使逃离了,你也将会被太霄门追杀。”     “月儿,你心思可真够缜密的,不过,你的良苦用心恐怕要白费了,我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思。”     两人边走边说,已经来到一排厢房前,陈津推开其中的一间厢房,见里面有张床铺,便对王月儿道:“我就睡这间了,如果你有精力,你监视我到天亮都没问题。”托着额头又道:“脑袋实在太难受了,又痛又晕,还想吐,我得先躺下。”     说完,陈津就躺到床上,连房门都没关。     “他连房门都不关,一切行动不就都暴露在我目光之下了么?难道他真没起什么坏心思?”王月儿在心中暗想。看陈津躺在床上很快睡去,她还是主动关上了房门,然后就靠在门口,瞪着大眼睛,精神抖擞地守着。     几种可能发生的情况她都已想到,并且都有应对之策,心中倒也不害怕陈津暗中作鬼。     莫愁看了一眼离开的王月儿和阵津,然后收回目光,轻呷了一口杯中香茗,虽然她心中很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陈津这小子正在绽露头脚。     “莫愁院主!”一个老者从天空中降落在莫愁跟前,正是莫愁之前派出去向掌教汇报此间事情的江长老。     莫愁放下茶杯,问道:“掌教可有指示?”     江长老拿出一块令牌道:“掌教命令,黎明之前,处决叛乱分子,一个不留!”     莫愁凝望夜空,天空中阴云密布,看不见星月,远处的夜色漆黑一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     黎明马上就要来了。     莫愁果断地站起身来,煞气布满脸庞,扬起拂尘喊道:“前院人听着,把看押的所有叛乱分子押到后山,全部处决,一个不留!”     听见莫愁喊话,大殿内的解悬峰弟子无比惊怒:     “什么?要把我们全部处决?”     “太霄门的手段好狠啊!”     “我们忠心耿耿,到头来换回的却是这副下场,这是什么世道啊!”     “可恨,早知道就和他们拼了,可怜,现在我们被困仙石铐住,只能任他们摆布。”     “各位师兄师弟,你们怕不怕?”     “怕个鸟?我只是觉得冤枉啊!”     “死到临头还叫嚣不止,你们就认命吧!”龙雪枫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种结果,脸上冷笑不止,拿刀呼喝道:“走,走,还有你,都往后山走,老实点到时给你们一个痛快,否则,现在我就在你们身上割两刀。”     其它看守的弟子也都拿着兵刃,押着解悬峰的人往后山走,宇翔腿伤未愈,行动不便,落在了最后,惹得看押的弟子喝斥不断。     火把照亮了漆黑的夜空,夜空中火红一片,像是泼洒过鲜血。     莫愁手持拂尘跟在压解的队伍后面,从后面看其背项,她是一个飘逸出家道姑,从前面看其眼神,则是一个无情的女罗刹。     从解悬峰的大殿到后山的乱石林,有四百多米远,每往前一步,离死亡便近一步,沙沙的脚步声,像是野兽在磨着牙齿。     解悬峰的人被押到一片小树林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片令人毛骨怵然的咔嚓咔嚓的声音。     所有人都不禁回头看支,只见解悬峰道院高高的红色围墙,在不断的起伏抖动。这种抖动似乎蕴含着一种特殊的节律,以致于围墙并没有因为抖动而散架倒塌。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围墙连带着地基一起升到半空,像有灵性一样扭动着身体,发出关节磨擦的声响。     嗷~     升到半空中的围墙猛然发出一声龙吟,这时众人才惊觉,天空中的围墙此时像极了一条红着巨龙,那大门就是龙头。     嗷~     围墙巨龙再吼一声,扭动着砖墙身子飞到众人头顶,张口一吐,吐的却不是火,也不是水,而是一块块的砖头。围墙巨龙一次吐出的砖头足有四五百块,形成一大片,旋转着,呼啸着,携带着强大的劲道不分清红皂白地砸向下方的人群。     无论是太霄弟子,还是他们押解的解悬门的人,在猛地一阵砖头袭击下,不少人都被砖头砸中,不过他们这些修道人士,筋骨练的强壮,受的都是也皮肉伤。     纵是皮肉伤,砸在身上也很是疼痛,没练过铁头功的,脑袋要是被砖头砸中,还会起一个大包,疼痛不已。     太霄门所有弟子纷纷拿起兵器格挡天空射下来的砖头,一时之间,砖石乱飞。太霄弟子一边要挟持解悬峰的叛乱者,一边要格挡天空射下来的砖头,不少弟子手乱脚乱,以致于手中的火把都丢掉了,或是被砖头砸灭了。     虽然围墙巨龙的攻击对象不分彼此,不过很多人都看了出来,这头巨龙是在帮助解悬峰的人,想让他们趁乱逃走。     宇翔看看解悬峰院主武志明,用眼神询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武志明摇了摇头,他也想不出谁会来帮助自己。解悬峰一些弟子痛苦地抱着头问:“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想帮我们还是想把我们一起砸死啊?     莫愁凶煞无比,一挥拂尘,冲天而起,正是向着天空中的围墙巨龙,喝道:“是谁施的拙劣道法?连攻击目标都分不清,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莫愁手中拂尘的拂丝陡然变长变粗,像一条条白色巨蟒,飞上去,缠绕住了围墙巨龙,然后用力收缩。     轰!轰!轰!     在莫愁拂丝的缠绕收缩之下,飞在众人头顶上的围墙巨龙断为好几节。     嗷~     围墙巨龙发出一声惨痛悲叫后,顿时失去了灵性,围墙上的砖头轰的一下子散开,全部掉落下来。     解悬峰道院的围墙少说也有两里长,砌成时不知耗费了多少砖头石块,此时全部分散掉落,发出轰隆巨响,犹如闷雷滚过。     不计其数的砖头、石块往下掉,砸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只能凭着感觉奋力去格档。当砖头全落下时,地上积累的砖头已没及他们膝盖,手中的火把早就掉到砖头堆里被砸灭了。     天空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黎明前的黑暗,此时黑到了极点!     ――――――――――――――――――――     (大家猜猜,围墙巨龙是谁施展出来的道术?)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