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八十四章 坚定立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八十四章 坚定立场

    更新时间:2011-09-04     (下周品书推,请大家多多支持,我会更加努力!)     ――――――――――――――――――     解悬峰大殿内的椅子都被搬到了庭院中,看守的弟子没有享受的权利,只有几个长老坐了几把椅,还有很多张空闲着,无人去坐。     陈津随便搬了一张空闲的椅子,正要给宇翔搬去时,宇愁却突然叫道:“陈津,你这是给谁搬的椅子?”     陈津老实答道:“宇翔老师腿伤未愈,坐在地上很不方便,他想要把椅子,我就出来给他搬一张。”     莫愁凶恶地盯着陈津道:“他是叛乱分子,你还对他言听计从,是不是也想跟着解悬峰的人叛乱?”     陈津压制住心中的愤懑道:“他之前是我老师,现在更是个伤员,我为他搬张椅子,又怎么和叛乱沾上边了?这些椅子放在外面不也是闲着么,宇翔老师之前舍生忘死,与你共同抵抗妖族,为启运精石的任务立下汗马功劳,现在虽沦为叛乱分子,但你连这点便利和尊严也不给吗?”     “再敢废话,我先割下你的舌头!”莫愁眉眼带煞,恶狠狠道:“把椅子放下,立即进去看押好宇翔。”见陈津有所犹豫,莫愁厉声喝道:“放下!进去!”     陈津不甘地放下椅子,低着头走到宇翔跟前,难为情道:“老师,弟子无能,没能给你弄到椅子。”     宇翔谦然道:“陈津,我让你为难了。”     陈津见宇翔坐在地上十分难受,急忙解下自己外袍,铺在地上道:“老师,坐累了你就躺在上面吧!”     宇翔感激地点点头,似乎的确很累了,也不再说话,倒在铺开的长袍上,闭目养起神来,等待他们的又将会是什么命运?     在太霄门峰主峰上的太和大殿内,掌教贞吉渊停岳峙高高坐在金漆雕案长榻上,各峰院主除了长弓和执行任务的莫愁,其余院主都在殿下正襟危坐。     气氛压抑,透着一股死沉沉的味道。     掌教贞吉威严的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宋长老刚才已将情况向大家通报过了,宇翔处心积虑,利用任务机会,安插高手到长平城城主府当差,侍机杀害了城主青志,想要谋取长平城,幸好发现及时,我太霄门才挽回了局面。此时,莫愁院主带队,控制住了解悬峰,宇翔和解悬峰人己被全部看押起来,各位认为该如何处置解悬门这些叛乱分子?”     大衍峰院主心性直爽,城府不深,率先道:“自从解悬门并入太霄门外,我们视为己出,并没有亏待过他们,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怀有这样的野心,我看,立即将他们开除太霄门算了。”     贞吉不置可否,静等其它人说话。     宋长老这时道:“打蛇不死,反被蛇咬。放过他们,是自己给自己树下一个敌人,对待这种不仁不义的叛乱份子,我们不能怀有仁慈之心,唯杀可止!”     贞吉目光杀气凛然,沉声道:“好,传我命令,黎明之前,处决叛乱分子,一个不留!”     四更已过,黎明即将到来。     本是晴朗的夜空,此时阴云飘过,星月无光,解悬峰上笼罩着一股股浓浓的死亡气息。     解悬峰的大殿内,陈津举着妖刺对着宇翔,宇翔安然睡,似乎不知道死亡即将来临,或许说,他已经知道死亡将要不可避免的来临,只是无能为力而已。     陈津再去看解悬峰的其它弟子,他们本是叫嚷不停,被龙雪枫等人持着兵刃一阵威胁,此时也都冷静了下来,只是他们的眼神却显出了他们压在心底的愤怒。     龙雪枫见陈津脱下外袍铺在地上让宇翔躺,严厉告诫道:“陈津,你对这些叛乱分子越好,门派对你就越有戒心,你必须立场明确,坚定不移地站在太霄门这边,对叛乱分子决不容情,只有这样,门派才会着力栽培你。你设身处地想一想,若你是院主或是掌教,会愿意下大力气去培养一个将来可能反出太霄门的弟子吗?这关乎你的修道前途,好好想想吧!”     听龙雪枫说完,陈津低头沉默了,凝着眉,痛苦思索许久后,他眼神猛然狠厉起来,作出一个让满屋子人都想不到的行为。     陈津一脚踹开宇翔,从地上拾起自己的外袍,抖了抖穿在身上,寒着脸道:“抱歉了老师,我必须为我的修道前途着想,太霄门给我的你不能给我,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从此时开始,你在我眼中只是一个叛乱分子。”     看见陈津绝情的眼神,就连龙雪枫都没想到,杜希明和萧寒更是想不到。之前看他对老师是那么的尊敬,可是翻脸后他又是如此的心狠。     陈津提着妖刺,走到萧寒身边,冷眼道:“你不是时常自诩自己是高手吗?现在蔫了,傲气不起来了吧?”     萧寒瞪着眼道:“陈津,我错看了你,你比他们更可恶。”     宇翔痛苦地从地上坐起来,说道:“时势如此,不要怪他,他毕竟不是解悬门的弟子,先前能解袍为我铺地,我已经很感激了。”     陈津看着萧寒,邪邪一笑道:“萧寒,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你倒戈相向,跪下来求莫愁院主,莫愁院主或许会网开一面放开你。”     “无耻!”萧寒被铐住的双手相握成拳,猛的一下抡起来,砸在陈津脸上。     砰!     陈津还来不及反应,被这势大力沉的一拳砸倒在地,目晕目眩,难以爬起来。萧寒虽然精气不能运转,但平时引动精气淬练出的强壮的身体素质还在,他这含恨一拳抡出,又疾又快,足以在大树上砸出一个拳坑。     其它人也没想到,在众人的胁持下,萧寒居然还有胆量出手伤人。     “还敢打人?”龙雪枫一脚踢在萧寒小腹上,将他踢倒在地。龙雪枫又对倒在地上的陈津道:“我早说过制住他们穴道让他们动弹不得,你却不听,现在吃苦头了吧?”     “说什么狗屁话?”杜希明瞪了龙雪枫一眼,然后扶起陈津,问道:“陈津,没事吧?”     陈津痛苦地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可他刚想站起来,脑袋一晕,又倒了在地上。     “别逞强了,我扶你出去。”杜希明扶着陈津来到莫愁跟前,讲明事情经过后,莫愁问道:“陈津,伤得可重?”言语间不再有刚的凶恶之气,似乎对陈津刚才坚定立场的表现比较满意。     “我没事,能走。”陈津示意扶着自己的杜希明松开,然后试着走了两步。经过这些许时间的反应,他已经能够勉强行走,不过脚步却很虚浮。     莫愁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自己找间厢房歇息去吧,这里少里一个也不少。但是你不要下山,解悬峰山下也已经戒严,不便离开。”     “谢谢莫师叔。”陈津道声谢,四周打量一眼,捂着受伤的脸颊,虚虚浮浮向远处的一间厢房走去。     王月儿盯着陈津离开的背影,琢磨了一会儿,走到莫愁跟前道:“师父,这小子诡计多端,阴险的很,门内试练时我就被他阴了,我怕他这次没安好心,不如让弟子跟去监视他吧?”     莫愁沉吟道:“嗯,你去看看也好。如果发现他没什么异常,你也找间房休息吧,一个女孩子执行了半夜任务,也挺幸苦的。”     王月儿感动道:“师父,弟子不辛苦,再说你都在这里守着,我怎么能离开呢?”     “听为师的,去吧!”     王月儿很会讨莫愁欢心,莫愁对王月儿也甚是溺爱,从他带王月儿去启运精石即可看出端倪。     在莫愁一再要求下,王月儿才勉强答应了下来,其实心里高兴极了。看着陈津远去的背影,她嘴角扬起一个坏笑,然后跑过去,跟上了陈津。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出名太快怎么办》 《狩猎在地球末日》 《狂妄武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