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三章 解悬戒严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三章 解悬戒严

    更新时间:2011-09-04     (求收藏,求票票,有人说:我求了你可以不给,但求不求是作者态度的问题!)     ――――――――――――――――     十多个实力低微并且伤受的村民,犯上作乱,想要霸占长平城,并且杀死了金丹期的长平城主。这个罪名也太搞笑了?     长平城若是如此好霸占,恐怕早就不属太霄管辖了。陈津心中隐约猜到几分,太霄门这是想铲除解悬峰的势力,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后来解悬峰的副院主宋贤和萧寒等先前被控制的四人也被押解到解悬峰的大殿,至此解悬峰的人全部被戴上困仙石铐,关押在解悬峰的大殿内。大殿木门紧闭,屋内的椅子也全部被搬了出来,包括那把解悬峰院主坐的红木靠背椅。     红木靠背椅此时摆在庭院中的一棵榆树下,莫愁坐在椅子上安然品着香茶,她所带来的人一部分完成任务后已经离开,只留下一部分人负责戒严解悬峰和看守大殿,还有一名长老领了莫愁命令,匆匆驭空而去,将此间情况向掌教汇报。     杜希明、龙雪枫、陈津,还有十多名弟子守在大殿门前,这些人各怀心事,一时无语。     过了一会儿,龙雪枫对杜希明道:“杜师兄,这样守着挺累的,不如进去,制住他们穴道,让他们动弹不得,那样我们就省心了。”     自从在檀山村任务之后,陈津对龙雪枫就没有什么好感,刚才他对待宇翔老师的行为更是让陈津生气。陈津狠狠瞪了他一眼道:“龙雪枫,他们戴上了困仙石铐,现在和不曾修道的平民百姓没多大区别,看守这样的人费你什么心了?”     龙雪枫不满道:“陈津,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了,他们即使不能运用精气,可也是五十多个身强力壮的汉子,他们要是冲出来可不好办,我这个提议不过是想让我们省点心罢了。”     杜希明不冷不热道:“想省心好办,不必那么麻烦,让陈津给你施一道安睡符即可,你一觉睡去自然就省心了。”     “你……”龙雪枫碰了个软钉子,不快地瞅了杜希明一眼,却不敢发作。     陈津跟着道:“我看你是想报私仇,借此机会好好折磨一下萧寒。你就不怕萧寒将来找你报仇?”     龙雪枫眼中闪过一丝狠毒的光芒道:“那得等他有将来再说,哼,我怕他命不久矣!”     陈津斜眼瞅着龙雪枫道:“你敢那么肆无忌惮地对待宇翔老师,看来是听到什么风声了啊,你就是一个标准的落井下石的主儿。”     龙雪枫寒着脸道:“陈津,你说话不要太过份。虽然有很多人看不起你,可我龙雪枫从没轻视过你,甚至猜到你可能还有什么秘密手段,平素我也让你三分。不过,我龙雪枫也不是怕事之人。”     陈津扬起眉头道:“怎么?你现是不是也想把我给铐起来?”     龙雪枫道:“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虽然不是解悬峰的弟子,不过很多事情你都站在宇翔老师的立场上,我劝你还是尽早与他们对立的好。”     陈津恨得直咬牙,说道:“我有我的立场,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杜希明见两人还有要吵下去的趋势,压低声音道:“别吵吵!要是让莫愁院主听见,我们一群人谁也别想省心。”     陈津斜眼瞅了龙雪枫一眼,然后侧过头去,似乎不想再见到他。     解悬峰大殿内,解悬峰的一群弟子坐在地上,心中很是委曲,越想越是不平。萧寒愤然从地上站起,走到木门后喊道:“想我解悬门当年为救你们太霄门,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这些年来,我们更是立下汗马功劳,你们不但不知恩图报,现在反倒来污蔑我们,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一带头,其余人也都跟了过去,爬在紧闭的殿门上叫嚷起来:“放我们出去?我们没有叛乱,你们为何要锁我们?”     “放我们出去!”     “我们要见掌教,我们要掌教给我们一个说法。”     “……”     听见他们的叫嚷声,陈津也在心中为他们鸣不平,可是他只是一个任人差遣的小弟子,以他现在的实力与地位,什么忙也帮不上。     叫嚷声闹个不停,坐在榆树下品茶的莫愁眉头一皱,放下茶杯对守在门前的杜希明等人道:“这些人叫的让人心烦,你们几个进去,让他们别再瞎喊,谁敢再喊,割掉他们舌头!”     “是!”杜希明、龙雪枫和其它弟子一齐应了一声,手持兵刃,打开大殿木门,一齐涌了进去。     莫愁看见陈津仍站在门外,不满道:“狗津子,听见我刚才的话了吗?”     “听见了。”陈津淡淡答道。     “听见了为何还进去?”莫愁厉声问道,“太霄门门规第七条是什么?回答!”     陈津声若蚊蝇地哼一句,莫愁怒道:“大声点!”     陈津大声喊道:“太霄门门规第七条:太霄门弟子执行任务时,若有门派指定的领队,弟子必须无条件执行领队的命令,违反者视情节轻重给以相应惩罚,情节恶劣者,领队可当场处决。”     听陈津背完,莫愁道:“现在我命令你立即进去,若有迟疑,我一剑斩了你。”     陈津咬了咬牙,无奈地提着妖刺走进大殿内。     先进入大殿内的弟子拿着兵刃指着解悬峰叫嚷的弟子道:“都退回去,都退回去,给我老实呆着。再敢乱喊乱叫,我割了你们的舌头。”     在他们逼迫下,那些被铐上困仙石的弟子慢慢退到大殿中的一个角落里。     陈津不想为难解悬峰的弟子,只想拿着妖刺比划一下。可就在这时,莫愁在外喊道:“陈津,你去看管宇翔。”     宇翔安静地坐在大殿的另一边,刚才叫嚷的那一群人中并没有他。     “快去!”     在莫愁的催促下,陈津极不情愿地拿着妖刺站到宇翔跟前,以这种方式面对自己尊敬的老师,他的心中感到愧疚、无措、迷茫,可是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陈津,拿起你手中尖刺,对着宇翔,认真戒备!”莫愁又在外面喊道。     陈津牙关一咬,手掌一紧,使气的将手中妖刺猛然刺出,对准了宇翔,谁又能知道此时他心中的痛楚?     明晃晃的灯光照得人心中发慌,灯光下,妖刺显得前所未有的锋利,可此时,自己却用它对准了自己尊敬的老师。     面对近在眼前的妖刺,宇翔仍然显得从容淡定,温文尔雅,他抬头看着陈津道:“解悬门并入太霄门后,为了不使太霄门对解悬门有戒心,我这个当时的解悬门副门主主动提出不再执掌解悬峰,同时告诫解悬峰院主,平素要严加约束弟子,与太霄门和睦共处,奉行一个太霄门的原则。我们如此苦心是为何?不过是想壮大太霄门,以强大的实力去震摄妖族,保一方百姓的平安,可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为权利、为地位、为享受、为长生,世上修士无不求仙问道,可谁又想过人道?陈津,你修道为了什么?”     陈津压低声音道:“老师,我修道只是为了自尊的生存,为了自我的证明,弟子如今实力低微,其它的还没想过。”看见宇翔似乎还想问什么,陈津将声音压得更低,说道:“老师,莫愁有规定,不让我们和你们谈话。”     宇翔点了点头,道:“能给我找把椅子来吗?”     宇翔大腿被弩箭洞穿,伤口至今没能完全愈合,一直还在敷药,坐在地上十分不便,要把椅子的要求并不过份。陈津应允的点了点头,向殿外走去。
推荐阅读: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战魂啸》 《子虚》 《无上武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