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二章 太霄明月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二章 太霄明月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03     火光映照下,手铐呈灰白色,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看着极其普通。陈津心道:先不管他们为什么要铐宋贤和这几个解悬峰的弟子,只是他们用手铐去锁修士,也太儿戏了吧?修士能够引动各种灵气淬练身体,身体的强悍度非常人可比,自己就能挣断它,更别说宋贤这样的强者了。     可是看见这四副手拷,其它人都惊疑叫了出来:“困仙石?”     “困仙石?”陈津不禁再朝那四副手铐看去,心中极为震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困仙石?据说一旦被困仙石打造的牢笼、手铐、脚镣锁住,体内的精气便会停止运转,变为普通人,就是神仙被锁住也无能为力,顾由此得名。     莫愁抬起眼角道:“不错,这四副手铐正是由困仙石打造而成的。”     宋贤更是不解,凝重问道:“莫愁院主,让我们戴困仙石锁,这是为什么?”     萧寒一扬手,厉声道:“管他是为什么,这东西我不戴,我若戴上,岂不就要任人宰割了?”     莫愁冷声威胁道:“这是掌门的命令,连掌门的命令你们都不听,难道想造反?”     “反……”萧寒心性傲气,想说“反了又如何”,可是话刚出口便被宋贤堵住。宋贤道:“我相信掌教天师公正允明,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说着伸出双手道:“给我戴上吧!萧寒,你们几个不可造次,听掌教天师命令,老实把困仙石铐戴上。”     萧寒咬了咬牙,恶狠狠地看着莫愁,然后极不情愿地伸出双手。钟才和邬钧也被迫无奈地伸出了双手,他们谁又能承担得起造反的罪名呢?     看着这几个解悬峰的人戴上了困仙石手铐,莫愁又对龙雪枫、苏文芩、陈津、杜希明等人道:“你们几个跟我走,我们将要去执行一个紧急的特殊任务,任务中不管让你们做什么,你们都要无条件的去执行,谁若敢不听指挥,门规处置!”     陈津猜想着出了什么事,不禁问道:“去哪?”     “不该问的别问,哪儿那么多废话,跟我走就是!”莫愁冷脸喝斥一句,又补了一句“大家行动快点!”说完匆匆向道德观外走去。     一群人迅速跟了上去,脸上的杀气像是即将进入丛林捕杀猎物的猛兽。     道观内,只留下几个弟子看守着戴着困仙石铐、如普通人一样的宋贤、萧寒、钟才、邬钧四个解悬峰的人。宋贤看着火把远去的方向,眉头紧锁,似乎想到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将要发生。     莫愁领着一群人,急速奔向解悬峰。一路上,陈津夹杂在人群,猜想着将要去执行的特殊任务,解悬峰上能有什么任务呢?     解悬峰在太霄三十六从峰中是最矮的一座,山势并无“悬”可言,没有悬崖峭壁,没有雄关踞守,上山道路通畅,十分便利。莫愁领着一众人很快便冲到解悬峰上。     在解悬峰道院门口,莫愁指挥着众人停下,肃容道:“马长老、王长老,你们各带一队人守在道院外围,绝不能让一个人逃了出来。其余人跟我冲进去,将解悬峰道院内的人,不管是不是解悬峰的人,全部给我捉拿住,若有抵抗者,格杀勿论。都明白了吗?”     “明白!”     “行动!”莫愁拂尘朝院内一指,率先越墙而入,其余人或跟着越墙,或推开道院大门疯狂涌入。     陈津不明白怎么回事,被身后的人推了一把,也就跟着冲了进去。     此时正是就寝时间,解悬峰的众人刚脱衣躺下,有些人还没睡着,听见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立即坐起来查看,只见窗户外面火把晃动,似乎来了很多人。     “出什么事?”刚睡着的解悬峰弟子也被惊醒,正要穿着起床,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紧接着闯进来十多个太霄门的人,还没等解悬峰的弟子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闯进屋子里来的人已将刀剑架在了他们脖子上。     在另一间屋子里,面对冲进来的一群人,一个修为比较高的解悬峰弟子刚想拿剑反抗,却被冲进来的一个太霄长老一掌拍死。     莫愁领着几个长老直奔院主居室,其余人自结成队,逐房捉拿。解悬峰的道院内立即遍布火把,火苗在夜风中毕毕剥剥作响。     陈津、苏文芩、杜希明、龙雪枫四人冲到一排厢房前,刚靠近前,便闻到一股刺鼻的药味。     龙雪枫一脚踹开一间房门,举着火把闯进去,却发现这是一间煎药的房间,里面没人,不由感到失望。     陈津抬起脚,刚想踢开另一间房门时,房门突然从内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内衬,拄着拐仗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     看见这个中年男人,陈津猛然一怔,意外的说不出话来。     中年男人看见陈津,也很是吃惊,叫道:“陈津?”     陈津收回脚,很是莫名道:“宇……宇翔老师,你怎么在这儿?”     “几天来,我一直在这里养伤。”宇翔向外张望几眼道,“你们这是要做何?”     陈津惶恐道:“可能是弄错了,我去和莫愁院主说。”     “算了,还是我去说吧!”宇翔拄着拐杖,刚要移步时,突然一把窄刀架在他脖子上,有人厉声叫道:“别动!”     看见拿刀的人,陈津怒上心头,瞪着眼道:“龙雪枫,你这是干什么?”     龙雪枫压紧架在宇翔脖子上的刀,道:“老师,我知道你道术厉害,但你不要妄想反抗,我这把刀可不认人!”     陈津手中妖刺一挥,格开架在宇翔脖子上的刀,怒骂道:“你他娘的耍什么威风?没看见老师还拄着拐杖吗?有拿刀架在自己老师脖子上的人吗?”     龙雪枫不依,抬起刀又架在宇翔脖子上,板着脸对陈津道:“这是莫愁院主的命令,你敢不听?”     “好了。”宇翔见陈津有发作的迹象,立即伸手制止,儒雅笑了笑,说道:“脖子上多把刀不碍走路。”     虽是如此说,陈津仍不放心。龙雪枫把宇翔押到莫愁跟前,陈津一直在旁看护,当他目光看向龙雪枫时,不禁带着一股浓浓的厌恶之情。     莫愁脸上布满煞气,坐在解悬峰大殿内的高座上,这本是解悬峰院主武志明的位置,可此时的武志明正被两个长老押制在殿下。莫愁冷眼看着殿下一群被押制的解悬峰的人,还有人陆续被押制而来。     大殿内气氛沉闷,沉闷中隐含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宇翔被龙雪枫押制进来时,立即问道:“莫愁院主,解悬峰犯了何事?为何要如此对待解悬峰?”     莫愁冷声道:“宇翔观主,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你指使人杀害太霄重要弟子,岂图叛乱的事情已经被掌教知道了。解悬门并入太霄门之前,你是解悬门的副门主,这次叛乱之事,定是你与解悬峰的人共同谋划好的。”     “叛乱?”宇翔莫名道,“这事从何说起?”     莫愁冷哼一声道:“还记得前几天去檀山村启运精石的任务吗?在檀山村大战之后,我见那些村民受伤,提议将他们接到长平城养伤。我好心好意,可你却利用这个机会将这十多个村民安插进城主府,让他们侍机作乱,岂图霸占长平城。”     “我安插这些村民进城主府让他们作乱?”宇翔更是不解,“让他们做城守并不是我的意思,当日是城主青志拿着掌教的手谕,掌教亲笔所书,让青志把他们编为城守,这事你可以问青志。”     “问青志?”莫愁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你可真会找人,青志已经被那些村民杀害了,你让我如何去问他?”     “青志死了?”宇翔愕然,思索片刻后,幡然醒悟,长叹一声道:“原来这是早就布好的一个局,哎,我本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