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七十九章 聚而难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七十九章 聚而难欢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9-02     听见长弓希望自己和那个女人结成眷侣,陈津大吃一惊:“什么?你让我和莫愁这个八九十岁的老女人结婚,这……这也太扯淡了吧?我……我没这么重的口味。”     长弓感到莫名其妙道:“我不是说的莫愁。”     “那你说谁?”     “苏文芩啊!”     陈津无语望苍天,搞了半天两人说的不是一个人,忍不住笑道:“和苏文芩在一起,你让我当心什么啊?”     长弓严肃道:“你们去做任务期间,云家传来消息,牧野祁定为云家未来女婿。追求文芩的人虽然少了牧野,不过还有一个欧阳远,欧阳远的胸怀却不如牧野,如果他发现你粘着文芩,当心他对你使坏。”     提到欧阳远,陈津眼中不禁闪出一丝杀机,是他让自己变成了灵隐派的公敌。去云家的路上,张楚一路跟踪要杀了自己,恐怕也是他暗中挑唆的。     在从长平城回到太霄门的途中,陈津每日依然坚持不懈地修炼,加之又有精石辅助,如今他能将更多的精气压缩在丹田中。由于精气增多,丹田中一清一浊的两股精气,变得更加浓厚粘稠,仿佛从淡水变成了浆液,这是炼炼到阴阳液中期的象征。     混沌气期是体内精气液化的一个过程,阴阳液境界则是精气凝固的过程。如果从浆液变成更浓的米糊状,就修炼到了阴阳液境界的后期。     陈津如今还只是阴阳液的中期,他知道,现在还远远不是欧阳远的对手,欧阳远在太霄门弟子中数一数二,也非徒有虚名。     修炼到了阴阳液的中期,丹田中可存储的精气量也在日益增加,不过,仍然不足以使他召出来三个神仙,但是如果修炼到阴阳液的后期,召出三个神仙来是没有问题的。     修炼,加紧修炼!     在这个道之觉醒的年代,所有人的修炼都在加速。     陈津从云家山庄回来,又随队完成了启运精石的任务,让欧阳远心中怀有一丝担忧,更多的则是嫉恨。     欧阳远知道张楚对陈津完成任务得到的奖励起了贪念,于是他便在一旁火上焦油,说陈津在任务中可能还得到更好的法宝,是以张楚才按耐不住,在陈津去云家的路上,一路尾随,想要在密林中想杀人越货。     张楚去暗杀陈津,虽然没对任何人说起,不过欧阳远这个幕后推手却是知道的。可是陈津从云家回来,张楚却没回来,欧阳远知道,张楚应该是失手了,并且是凶多吉少了。     为什么张楚会失败?他的实有可是比陈津高出不少啊!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     欧阳远更没想到这陈津小子居然和文芩一起参加启运精石的任务了,还听说任务中苏文芩还对他照顾有加,     “这种待遇我都没有啊,可恨!听说明天他还要和文芩还要去聚餐,为什么我感到文芩对他动了心?这么多年来,我为什么没有感到她对我动过心?陈津那个下三滥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好?陈津,我一掌拍死你,看你还怎么和我争!”     欧阳远越想越气,最牙关紧咬,脸上布满杀意。     天色渐晚,月亮耐不住寂寞早早就遛达出来,几颗好色的星星也冒出头来,相伴左右。     陈津睁开眼睛,微微喘了口气,在这片青草地上打坐修炼了一下午,现在略微有些困乏,不过他还想继续修炼下去,但想到晚上的聚餐,他还是放弃了继续修炼的打算。     从青草地走回道院,陈津发现道院内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陈津找到长弓,问道:“师父,你怎么不做晚饭?不吃晚饭对身体可不好。”     长弓也不答话,转身拿出一个什锦盒,莫名其妙地问道:“陈津,你说要想修道有成,最为重要的是什么?”     陈津一口答道:“苦修!”     长弓摇了摇头道:“不对,想要修道有成,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去利用别人的资源。”     陈津冥想一阵,觉得很有道理,自己用的妖刺其实是在利用穷奇的资源,自己这次抢了一袋子精石,难道不是在利用太霄门的资源吗?想到这里,陈津恍然大悟,点头道:“师父,你说的太有道理了。”     长弓一本正经道:“现在就有一个很好的利用别人资源的机会。”     陈津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长弓有些神秘地说道:“晚上你不是去聚餐么,酒肉这些资源肯定少不了,你就顺便给为师带点酒菜回来。”说着,郑重地将手中的什锦盒推给陈津。     陈津一愣:“……”     ※※※※※※※※     略微梳洗一下,陈津一脸苦相地拎着什锦盒去聚餐了。     在天玄峰半山腰,建有一座供人纳凉的八角小亭,每角上悬挂着一盏灯笼,散发出柔和明亮的光芒。     小亭内有一张圆形石桌,甚是宽大,上面摆满了酒菜,十分丰盛。陈津来时,其它人都已到齐了。他们与陈津在一起听课的时间也久,也没有多大仇怨,见陈津到来,都是热闹欢迎。     杜希明迎上去,拉着陈津手,顾作不快道:“陈津,你可是来晚了啊,大家刚才还谈着你呢,来晚了可得罚酒三杯。哟,怎么还带着盒子?我说了这酒菜我准备,你准备个什么劲儿啊?”     陈津哂道:“我早就知道大家对我十分热情――来晚了,大家肯定会罚我喝酒吃菜。而我呢又不能驳了诸位师兄师姐的面子,所以呢,就拎了个盒子来,大家罚给我的,我尽数收下,回去慢慢吃喝。”     “别贫了,快过来坐。”杜希明拉着他就座。     苏文芩虽是老弟子,不过她与这个圈子接触的少,初始还有些拘束,不过几杯酒后也就放开了,大家欢声笑语,一派热闹气象。     酒过三巡之后,陈之冲提起筷子道:“这次启运精石的任务能够完成,陈津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拆穿了好义老道的真面目,任务中我们还不知道会被这老道士坑成什么样呢!”     龙雪峰道:“攻村时陈津也是奋勇向前,威猛凌厉,他那快若电光的身法,让我羡慕不已。”     萧寒道:“陈津的实力我还看不上,不过他勇敢无畏的作风我却不得不赞一句。”萧寒自灌了一杯酒,脸上出现些许愤然之色,意有所指说道:“不像某些人,贪生怕死。”     龙雪枫皱眉道:“萧寒,你在说谁?”     萧寒冷哼一声:“说谁谁知道,宇翔老师带着我们一少部分人从后村进攻,信号发出那么半天某人还不下令攻村,这不是贪生怕死是什么?”     龙雪枫怒道:“你是在说莫愁院主吗?莫愁院主的意图岂是你这见识浅薄之辈能想到的?再说,我们从村前进攻的弟子哪个不是奋勇杀敌?哪个不比你斩杀的妖族多?”     萧寒嗤笑道:“是啊,杀的敌人多,害死的村民也多。”     龙雪枫大怒而起,骂道:“斩杀妖族绝不能姑息,这是用小的牺牲是换取更多人的平安,你懂个屁!”     萧寒针锋相对:“就你们那点肮脏想法,谁不知道?你们斩杀妖族不就是为了功德吗?但是你们一下害死了那么多平民百姓,和那凶残的妖族有什么区别?”     “你敢说我是妖族?”龙雪枫端起一杯酒,猛地洒向萧寒。     萧寒毫不示弱,同样将一杯酒倒到龙雪枫身上。     陈之冲向来与龙雪枫站在同一战线上,此时直接将手中酒杯砸向萧寒,口中喊道:“解悬峰的弟子欺负太霄正门弟子,打!”     钟才也不含糊,他和萧寒同为解悬峰弟子,自然站在萧寒这一边,端起一盘子菜盖在龙雪枫脸上,骂道:“你们是太霄正门弟子,那就是把我们解悬峰当成外来的了?外来的也不是好欺负的。”     吴折桂也站在龙雪枫一边,叫道:“废他娘的什么话?打!”     木冉纵身飞出亭子,指着萧寒道:“萧寒,你出来,我早就想和你较量较量了。”显然她也站在龙雪峰这一边。     “我岂会怕你这女流之辈?”萧寒跟着飞出亭子。其余几人也都跟了出去。     顿时,解悬峰的萧寒、钟才和自认为是太霄正门的龙雪峰、陈之冲、吴折桂、木冉、王月儿斗作一团,解悬峰的人少,明显处在下风。     亭子中只剩下杜希明、苏文芩和陈津三人。     “别打了,都停手。”苏文芩身子飘了出去,也加入到战团之中,却是连连出手,想要阻止。可战团太乱,以她一个人的力量一时难以分开。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