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十五章 好义道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十五章 好义道士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6     (无惧裸奔,风雨无阻地更新)     ――――――――――――――――     进入客房前,陈津悄悄用灵识探查过,这个老道士的修为他居然无法探测出来,如此看来,他肯定是金丹期之上的修为。虽然自己如今领悟出了“疾光掠影”身法,不过对付这个修为至少比自己高两个境界的老道士,他仍没有把握,为保险起见,入门前先召出了夜游神。     此时天色已黑,夜游神更是显得鬼气森森。召夜游神出来,另一个原因是这个老道士居然用邪术害人,实在可恶,就让以恶制恶的夜游神来收拾他吧!     陈津踹开房门,带着夜游神迈入房中,老道士吓了一跳,一把推开正缠绕他的女子,问道:“你们是何人?”     陈津骂道:“你这道士,道貌岸然,背后却是卑鄙下流,人尽可诛。”     老道士回过神来,哼哼两声道:“阴阳液境界的小修士,既然让你撞见道爷的好事,道爷我就不会容忍你继续活下去。”扬手一道纸符射向陈津。     纸符在空中已经开始燃烧,原来刚才他已经默默念完了符咒。     看着着火的纸符飞来,夜游神黑袍袖一挥,纸符一下被扇飞。     老道士嘿嘿笑道:“没用的,我这是一道迷幻符,一经燃烧,你扇飞也无用。嗯?”老道士看见了陈津的眼神,眉头一皱,惊疑道:“你……你没事?”     陈津自若道:“很是不巧,我也是符篆师,进屋前我已经对自己施了一道镇静符。”     镇静符是最初级的符篆,主要起镇定心神作用,常用来治疗惊吓过度、心神不宁、烦躁妄动等病人,对迷了神智之人同样有用,用在此时,倒也显了奇效。     “阴阳液的符篆师,哼哼,没有什么攻击手段,自保都难,还想管人闲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老道士身为符篆师,自然知道初期符篆师的实力,所以他根本没把陈津放在眼里,倒是对站在他身旁的黑袍人有几分忌惮。     陈津眼神一冷,喝道:“动手!”     夜游神鬼笑一声,黑袍一展,如一团黑雾卷向老道士。     “这是什么鬼东西?”老道士大吃一惊,虽是这么说,但他并没有分清夜游神是人是鬼,见他袭来,入怀一掏,一个小白幡出现在手里,随手一挥,白幡陡然变大,护在身前。     夜游神一撞在白幡上,居然被弹了回来,惊诧道:“上品智器,拒鬼幡!”     拒鬼幡能挡住人、鬼、妖的攻击,对鬼魂的效果倍增。     陈津见夜游神被挡了回来,拔出妖刺,身子一动,如一道流光射向老道士。     “这么快?”老道士看见那道流光,心中骇然,却并不慌乱,手中拒鬼幡一抖,喝道:“我让你有来无回。拒鬼幡,卷!”     白色拒鬼幡无风自动,呼啦一下,卷向陈津。     拒鬼幡即将卷拢时,却听哧啦一声,老道士定睛一看,惊讶异常。只见拒鬼幡被陈津的妖刺划出一个大口子。     “这是什么兵器?”老道士面色大变,拒鬼幡身为上品智器,水火不侵,刀枪难破,可现在居然被这把尖刺一下就刺破了。老道士惊惧之余也心疼不已,这拒鬼幡可是他行走江湖的护身法宝。     陈津被拒鬼幡挡了一下,身形略一停滞,而后再次化作一道流光刺向老道士。     这个好色老道士暗地里害人,但明里却装出一副急公好义、乐于助人的品性,被人称为“好义道士”。作为符篆师,他修炼到了金丹一期三星境,在江湖中也小有名气。他致力于研究迷魂迷性之类的符篆,以此类符篆术迷惑少女,与其上床,靠采取少女阴|精才修炼到了金丹期。     也正因为他致力于研究迷魂迷性之类的符篆,所以他虽然是金丹期的符篆师,但是正道符篆术他会的却是不多。     此时依以为仗的法宝拒鬼幡被毁,他连高明的防身术都没有了,见陈津化成一道流光刺来,他吓得腿脚一软,险些瘫坐在地上。     也正因为这突然的一软,让他躲过了的致命的一击。     陈津的身影从他头顶掠过,妖刺刺散了他的发髻,却并没有伤到他。     “从那里学来的身法,他奶奶的,太快了!”老道士心胆惧颤,伸手入怀再次掏出一道符篆,念道:“从有化无,隐!”     陈津回身再看时,屋内空空如野,哪儿还有老道士的身影。     这时屋内回响起老道士怨恨的声音:“奶奶的,道爷我好不容易才画制成功的一道隐身符,居然浪费在你小子身上,气死我了。道爷此次有大事要做,不陪你玩了,走也!”     陈津知道,这声音肯定是老道士用特殊手段留下来的,他的人恐怕早已不房间里了。     “这次让这个好色老道士跑了,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少女要毁在他的手里。”陈津无奈地撇撇嘴,让他可气的是房间里的两个少女见老道士消失,竟然叫道:“道爷,别丢下我。”     “居然被迷的这么深。”陈津叹口气,手腕抖动,唰唰唰在空中画出一道镇静符,妖刺一点,镇静符化作光点落在那两个少女的身上。     翠兰这时才如梦初醒,浑然不知刚才发生的什么事。     至于先前躺在床上的女子,她似乎记得多些,一醒过来,吓得蜷宿在床头,四下张望道:“那恶道士呢?那恶道士呢?”     “那恶道士已经被我打跑了。”看着这个女子,陈津心中不禁有些怜惜,她大概已被那老道士糟踏过了,在以后的生活中,难免会留下一道阴影。     这女子四周再看看,确实没有发现那恶道士,这才放下心来,面色也缓和多了。穿好衣服,冲着陈津拜下,感激道:“多谢公子相救,玉致感激不尽。”     陈津急忙将她扶起,又聊了一些轻松的话题,之后说道:“今天天色已晚,你们就暂且在这里住下吧,明日一早尽快回家去,你们家人肯定十分担心你们。”     为了防止恶道士去而复返,当天晚上,陈津在她们隔壁开了一间房间,以便照顾。     第二日,吃过早饭,陈津又分给她们一些盘缠,与她们作别。     那个叫玉致的姑娘见陈津牵了马也要离开,问道:“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陈津答道:“太霄门。”     “太霄门?”玉致忽然记起什么,面上现出担忧之色,说道,“在我清醒时,我曾听那恶道士自言自语说过,他好像也是要去太霄门。公子,路上你得小心,提防被他暗害。”     “他也去太霄门?”陈津心中惊疑,这道士去太霄门做什么?以他的本领,应该没胆量、也没能力去太霄门为非作歹!     不过这个老道士道貌岸然,却手段阴毒,擅于迷惑别人,也不得不防。     带着这个疑问,陈津不敢再在路上多做耽搁,匆匆回到太霄门。     太霄门依旧雄奇秀丽,壮观巍峨,弟子往来,一片详和,与往日并无什么不同。     回到太霄门,首先是到任务院交任务。这次送香沁石去云家,只是任务的后续,没什么难度,主管任务的宋长老也没多问有关任务的情况,只是好奇地打探道:“陈津,云家选婿可否有了结果?你是否见到牧野?他被选做云家女婿了吗?”     陈津如实答道:“弟子离开云家时,云家选婿还没结束,我已见过牧野师兄,虽然云家女婿还没选定,不过我觉得牧野师兄被选为云家女婿的机率很大。”     宋长老缓缓吐出口气,似乎稍微放心些,然后意味深长道:“如果能与云家结亲那就太好了,现在我们门派连个像样的符篆师都没有,做任务需要符篆师时,还得另请符篆师来帮忙。”     难道我不是个像样的符篆师吗?陈津心中满地嘀咕一句,心中忽然泛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