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十四章 疾光掠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十四章 疾光掠影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5     陈津忍住心中的喜悦,开始按照心中所想,一边引动草木灵气,一边去感悟阳光中的灵气。     又经过半日,陈津在阳光下引动草木灵气,经过不断的调和,终于惊喜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吸收阳光中的灵气了。     并不是用鼻子去吸收,而是皮肤上的毛孔在吸收。将阳光灵气吸住身体中,身体暖洋洋的,舒服无比,再与草木灵气综合,他感到机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异常的活跃,充满了力量。     “耶!”陈津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从今以后,自己又可以多引动一种灵气了。引动的灵气种类越多,自己的丹田就会得到更多的营养成份,修为也会更快的提升。     陈津并不止于此,引动阳光灵气后,他又开始琢磨光的速度。     如何能让自己拥有光的速度呢?既然能从水中悟出水灵之盾,那能不能再从光线中悟出功法抑或是道术呢?     陈津回到树荫底下,风吹树叶,树叶摆动,一道阳光从缝隙射来。     事先有了心理准备,陈津并没有去闭眼或是遮挡,而是强忍着刺目的疼痛,盯着那那束射来的阳光。     树叶一摆再摆,阳光一道一道的射来,陈津不放过仍何一道射来的阳光,用心去观察,去琢磨,试图去寻找到其中的轨迹和力道。     即使双眼被阳光刺的红肿生疼,他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醉心在对光的领悟中,时间在不知不觉流逝,转眼间太阳沉下,傍晚已至。     一只大鸟展开羽翼,从远处滑翔而来,似要投林歇息,速度之快,眨眼即至。陈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猛然拔出妖刺,身子一飞冲,像是一道蓝光从林中冲起。     叽呀!     滑翔在林梢上的大鸟发出一声凄厉尖叫。     陈津落到地上时,面带微笑,妖刺上穿着那只大鸟。     经过两天的思索与感悟,陈津终于有所收获,如今他的速度虽然与光速相差很远很远,不过已经很是恐怖。     他像一道光冲上天空,大鸟还来不及反应,已被他的妖刺刺穿。     “出击的速度有了,想要更快,还要在以后不断的领悟与磨炼。当下紧要的是解决下落时身法上的欠缺。”陈津低头看了一眼脚下,泥土被自己踩出两个深坑,跺的腿脚发麻,如果不是身体素质过硬,恐怕就折了,“等回到太霄门,向苏师姐请教一些轻身功法,取其长处,将我今天从阳光中领悟的身法加以雕琢,让它不但要快,还要轻盈。”     陈津不知道自己从阳光中领悟出的这种身法是功法还是道术,管它呢,暂且叫做“疾光掠影”吧!     虽然疾光掠影还不够完美,但陈津对这两日来的收获已很是满意,低头看见穿在妖刺上的大鸟,舔舔嘴唇道:“离天黑还有些时间,我就先将你烤吃了,然后再去定州城住宿。”     吃完烤鸟,陈津骑在马上,慢悠悠从山林深处晃出来,定州城就在前方不远,他倒也不着急,天黑前赶到就是了。     刚要走出山林时,却见一棵树的横枝上挂着一个绳圈,一个老妇人站在一块石头上,正欲将脖子往绳圈上挂。     “上吊?”陈津一愣,旋即身子一动,如一道流光射了过去,急忙将老妇下解救下来,皱着眉头道,“大娘,你……你这是何苦呢?”     老妇人坐在上,泪眼婆娑道:“孩子,你别管我,我不想活了,让我死了算了。”     陈津想,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问道:“大娘,你倒和我说说,出什么事了?怎么能想不开呢?”     老妇人抹着眼泪道:“我带着闺女进城看病,刚才不久,在这里遇到一个老修士,他说他可以为我闺女治好病。”     陈津左右看看,并没发现周围有她女儿,好奇问道:“你闺女呢?那修士没有给你闺女治好病?”     老妇人摇头道:“那老修士拿出一张灵符,烧成灰,和在水里让我闺女服下,我闺女腹痛拉肚的病症立即就好了,可是……可是好了之后,我女儿也不知迷了什么心窍,非要跟着那个老修士,还说非他不嫁,我怎么劝说她也不听,丢下我不要,现在和那老修士进城去了。哎呀,她婚期已近,怎么可以改嫁给那个老修士呢?你让我拿什么脸面去见村里人呢!”     “灵符治病?”陈津略一思索,几乎可以肯定那个老修士应该是一个符篆师。陈津也知道些这个时代的婚姻观念,见老妇人哭的伤心,安慰道:“大娘,你也别伤心,我这也是进城去。你告诉我你女儿的相貌,我找到她,晓以事理,劝说她一番,让她回家去。”     老夫少妻的事例陈津在穿越前见多了,想那姑娘肯定是见那老修士道术高深,心中仰慕,可是那老道士也不该仍由她乱来啊!进城后顺道打听打听,若是遇不到,我也不可能专门费力去寻找她;若遇到,劝说一番,如果她是真心想跟着那老修士,也就随她吧,这种男女间的事情,外人也不好瞎掺和。     老妇人将老修士和自己女儿的相貌描述一番,听她描述,陈津得知,她女儿名叫翠兰,应该是十分水灵,姿色出众。     陈津又劝道:“大娘,你先回家吧,我找到你女儿,让她自己回家就是了。”心想:到时她闺女即使不回家,过了这段悲伤冲动期,又有家人看着,想来她应该不会寻短见了。     之后又是好一番劝说,老妇人才答应回家,陈津只觉得自己头都大了,谁让自己遇到这种事情了呢?     进入定州城,陈津向路边摊贩询问翠兰的下落,由于一个老修士带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十分扎眼,加之时间不久,询问之下,那老修士和翠兰行走的路线就十分明确了。     在一家客栈前,陈津停下脚步,打量起这家客栈。     客栈名叫“安定客栈”,楼高三层,处在城市中心,颇为豪华,听路人讲,那老修士和翠兰住进了这家客栈。     陈津声称自己是老修士的徒弟,向客栈小二打听老修士的房间,客栈小二也没起疑心,如实向他说了。     老修士住在三楼的天字一号房,带着一个小姑娘刚刚上去,据客栈小二说,三楼的客房是这里最为豪华的房间,都是有钱人才住得起的。     陈津寻思:“这老修士也不是什么好人,为老不尊,居然只开一间房。”     寻到三楼的天字一号房,陈津先是贴耳在门上向内倾听,只听屋内传出一个干涩的声音:“嘿嘿,小妞,你醒了。”声音极为淫邪。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老色狼,放开本小姐!”一个姑娘扎挣的声音。     “别挣扎嘛,不过道爷我就喜欢你这烈劲儿,昨晚上在床上你的浪劲儿让道爷很是喜欢。”那个干涩的声音又道,“我都舍不得你了,瞧,今我又给你带个伴儿来,一会儿你们两个小妮子一起侍候道爷。”     陈津听着好奇,悄悄在门上开了一个小洞,向房间里望去,只见房间里的床上躺着一个只穿着一件肚兜的女子,大概是穴道被制,只能说话,身体却无法动弹。     一个中年即将步入老年的道士站在床前,他虽然年岁已高,不过衣着光鲜,打扮整洁,如果他脸上不是挂着淫邪的笑容,还真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挽着老道士的手臂,俏丽的脸庞贴在他的肩上,一副花痴模样。     看清这个花痴姑娘相貌,陈津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姑娘就是那个老妇人的女儿翠兰。     躺在床上的女子又叫骂道:“老色狼,你不得好死,快放本小姐回家。”     “放你回家?那得等本道爷玩够才行。”老道士嘿嘿一笑,“现在你表现的如此贞烈,道爷我一道‘巫山合欢符’下去,你不还是变成荡|妇一个,道爷我不满足你,你还不让道爷下床呢!”     “无耻!”床上女子继续骂道,“妖道,你用道术害人,不得好死!”     “嘿嘿,道爷我人称‘好义道士’,声名良好,会一直活得好好的。放你走之前,我会再给你施一道‘一世乱心迷情符’,你这一辈子都会念着我的,更不会告发我,我这点事儿没有人会知道。我永远都会是一个乐于助人、急公好义的好道士。”老道士得意说完,从怀里拿出一道符来,坏笑道,“还是先给你来一道‘巫山合欢’让道爷爽爽吧!”随后掐诀念道:“巫山云雨,忘情合欢!”     念完,纸符燃烧,床上的女人果然不再叫骂。老道士伸手解开她的穴道,她一下子勾住老道士的脖子,媚眼含春,不断扭动着身子……     砰!     陈津一脚蹦开房门,在他身后来跟着一个鬼气森森的黑衣男人,黑衣男人的肩头站着一只黑色乌鸦。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