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十二章 两个门神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十二章 两个门神

    更新时间:2011-08-24     杨水桥领了师命来应选云家女婿,本来是势在必得,就是与牧野、荣少阳、裴玉等人竞争他也不怕。     可这种好事最终却坏在了陈津的手里,如果不是他事前给自己施了迷幻符,自己岂会那么容易就败在牧野手里?如果传回师门,说自己因为一时不慎又栽在陈津手里,还不知道师父会怎样责罚。杨水桥越想,心中越恨。     发现陈津悄悄离开,杨水桥目光一闪,对肖红烛几人道:“红烛,你们几人再此观看,我去解个手便回来。”     陈津策马出庄,刚转出一个山坡,便看见前方道路上,杨水桥骑在一匹青角马上,脸上带着阴笑恶恨恨地瞪着自己。     杨水桥并没有告诉肖红烛几人,自己骑着快马,穿林来堵陈津来了。他想独自一人将陈津解决掉,那样才能显出自己的厉害,更好地挽回自己的颜面,回去还能给他们一个惊喜。     看见杨水桥堵在自己前方道路上,陈津知道他的目的,二话不说,拨转马头,策骑向山林中跑去。     “今天若让你跑了,我杨水桥以后跟你姓!”杨水桥岂会放过即将到手的猎物,狠狠一鞭抽在马腹,加速追入林中。     杨水桥的马比陈津的要好,冲入密林中,片刻间便追的只距陈津有三丈远的距离。杨水桥左脚在马背上一踩,身子向前飞起,凌空一掌袭向陈津。     陈津反应很快,急忙弃马,落在地上。     杨水桥一击落空,也飘然落在地上,看着陈津,愤恨说道:“你先辱我派声誉,今又坏我选婿好事,别妄想逃进密林中就可以远走高飞,今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陈津看了一眼周围环境,这里林木高耸,左右无人,邪邪一笑道:“你就那么肯定你能杀得了我?你刚刚在比试中败给牧野,虽然受伤不重,不过消耗的精气还没恢复吧!”     “你小子心思倒也灵巧,不怕实话告诉你,此时我只能发挥出六成实力。”杨水桥不屑道:“你也就能画出那几种符篆而已,在我有所防备后,哪怕只剩下六成实力,也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般捏死你。安睡符、迷幻符,我服了醒脑丹,这两种符对我根本无用,哦,差忘了,你现在是阴阳液境界,还能画出迷雾符,想要这迷林中施展迷雾符逃跑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已经服下了明目丹,迷雾无法阻挡我的视线。”     陈津不以为意,他的确有施展迷雾符的打算,不过这并不是他唯一的计划,无畏地看着杨水桥道:“谁告诉你我想在密林中施展迷雾符逃跑?自作聪明。我不过是想找个无人的地方罢了。”     “实力不行,还不找人帮忙,你这是自己作死啊,怨不得我!”杨水桥水掌一抖,两只手掌又生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刺,变成了仙人掌形态,恶狠狠道,“告诉你,我除了能将你拍的稀烂,还让你变成浑身是刺的刺猥。”     “我也告诉你,我找个没人的地方,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会符篆召神!”陈津目光一凛,拔出妖刺,手腕舞动,用妖刺流畅地在虚空画出一条条暗金色的线条,线条流畅自然,苍劲有力,交织在一起,道韵隐含其中,一道符篆立即在空中凝聚成型,闪现着若有若无的黯淡光芒。     “召神?笑话,太霄门怎么容得有人会召神邪术?看我一掌先拍死你!”杨水桥不信,手掌再次一抖,陡然增大一倍,身子暴起,拍向陈津。     陈津妖刺一点虚空中的符篆,喝道:“门神,出来吧!”     卟!     符篆消散,空中一声轻微爆响,一个盔甲鲜亮的猛汉突兀地显现出来,手中一柄生铁点钢叉向杨水桥刺去。     “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猛汉向自己攻来,杨水桥始料未及,吓得面色巨变,匆忙之中,又使出一个癞驴打滚,方才避来刺来的那一叉。     “神荼!”陈津心中惊喜,能在虚空画符成功召出门神神荼,手中的这把妖刺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他暗中调制自己动荡混乱的精气,自己是无法成功的。     “你真会符篆召神术?”杨水桥惊惧地望着陈津和神荼,心底泛起丝丝寒意。     事实摆在眼前,陈津没有回答的必要,眼中涌现出浓烈杀机,冰冷说道:“神荼,杀!”     既然让他知道了自己会符篆召神,那么就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神荼领命,钢叉往前一送,两道精气从钢叉上涌出,化成两头咆哮的猛虎踏空扑向杨水桥。杨水桥也的确是有些手段,见两头猛虎扑来,双掌往前一拍,只见双掌上的尖刺脱落,化成两蓬寒芒激射向两头猛虎。     两头猛虎怒吼一声,凭空跃起,躲过射来的两蓬寒光,继续扑向杨水桥。杨水桥双掌上再次生出尖刺,向着两只虎头拍去。     杨水桥掌法精妙,掌掌拍出,都如惊涛拍岸,威势惊人,偶尔还夹杂着射出一两蓬尖刺。猛虎纵跃躲闪,虎爪带起道道劲风,不过一时也难以近身。     杨水桥边打边退,有欲逃跑之势。     以杨水桥作参照,陈津此时大概知晓了自己召来的神荼的实力,准确来说是神荼分身的实力只相当于只发挥六成实力的杨水桥。不过杨水桥的实力在三目珠境界的后期,道术又非常厉害,是灵隐派所有弟子中的佼佼者,能与六成实力的他旗鼓相当,已经很了不得了。     神荼道法精妙,可毕竟是分身,施展出的道法威力不足,与杨水桥打斗,隐隐站了上风,可一时却无法取胜。     眼见杨水桥要逃,陈津心中大急,舞动妖刺,唰唰唰,又再虚空中画出一道符篆,用妖刺一点,喊道:“门神,再出来一个!”     陈津召来的神仙都是分身,施符再次召来一个是很正常的,只要本尊多分出一个来就行。     符篆消散,卟的一声轻微爆响,半空中果然又出现一个威风凛凛的门神,一出现,立即加入到战团之中。     这时妖刺发出一道意念:“我现在筋疲力尽,你别再画符了。你若再画符,我已经没有精力将你灌输来的精气调制顺畅了。”     陈津呼出一口气道:“我想画也画不出来了,我丹田中剩余的精气已不够再画出一道召神符了。”     画制召神符需要消耗巨多精气,在混沌气境界时,陈津体内精气满时,也只够画出一道召神符,现在到了阴阳液的境界,才能够画出两道召神符。     “别光看不动,我们也上。”妖刺又传来一道意念。     “好,我也该磨练磨练的我战斗技巧。”陈津一挺妖刺,也加入战团。     面对一个门神,杨水桥就感吃力,突然战团中又加入一个门神,他感到四方八面都有敌人在袭击,在如此强大的攻势面前,他顾此失彼,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攻势和防御立即崩溃,几回合下来,身上已是伤痕累累。     陈津不会道术,甚至连功法也不会,他挺刺冲入战团,两个门神为了不伤害他,反而减缓了攻势     杨水桥感到身上压力稍减,身体一转,向四周皆射出一幕尖刺。趁着两个门神抵挡尖刺之机,他一掌往陈津胸口拍出。     “小子,小心!”一个门神放弃抵挡射来的尖刺,身子划出一道流光,向陈津飞去,挡在他身前。     嗤!     杨水桥一掌拍在门神胸口,手掌上生出的长长尖刺刺穿了他的盔甲,扎进了他的肉里。     陈津心中骇然:这家伙可真够狠的,如果这一掌拍在我的胸口上,我胸口恐怕已经像喷壶一样在喷血了。     杨水桥一掌没有拍到陈津,急忙想撤回手掌,可是门神一瞪眼,将他的手掌牢牢捉住。     “纳命来吧!”陈津也不迟疑,手中妖刺向前刺出,轻易地刺进了杨水桥的胸口。     杨水桥几乎没感到疼痛,死亡的结果自从出现两个门神时他就预见到了,可是他低头看见自己胸口时,眼中猛然闪现无比恐怖的神情。     只见胸膛开始瘪限,他感到自身精血在快速流失,领口处可见到的皮肤已经开始萎缩干枯,并且逐渐向颈部蔓延。这时,他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异界之狂龙逆天》 《神变》 《楚天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