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十一章 虚空画符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十一章 虚空画符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4     (下新书榜了,不过我会一如既往地更新,请大家多多支持。)     ――――――――――――――――     杨水桥不快不慢向陈津拍去,看似有意留出时间让陈津做出应对反应,但陈津却感到知道他这一掌中暗藏的力道,心道:他这是在逼我出手。如果我还手,接下来他就会使出连绵不断的道术攻击,如果我不还手,他这一掌足可以将我拍飞,到时他大不了拍拍手说,“哎呀,陈公子,没想到你这么不堪一击”。     “都是些虚伪阴险的家伙!”陈津心中怒骂一句,眼前一掌即将拍到,不容他犹豫,迅速拔出背后妖刺。     陈津拔出妖刺并没有刺出,而是唰唰唰凭空虚画,一道道暗金色的线条从刺尖涌出,凝聚在半空中。陈津手持妖刺,仿佛执着一支笔,快速而流畅地在空画出一道符篆,那份沉稳却又不失潇洒的气度,也不弱于云边鸿。     与云边鸿废寝忘食地谈论符篆多时,功夫终究没有白费,让他领悟出了在虚空中画符的真谪。     “这小子居然能在虚空画符!不过,初期符篆术根本没什么攻击力。”杨水桥看见那道符篆,心中吃了一惊,但手上并没停顿,加了几分力道,依然向陈津拍去。     一直在观看台上的云边鸿看见陈津以虚空当纸,以武器作笔,迅速在空中画出一道符篆,不由轻轻点头,自言自语赞道:“他在符篆术上的悟性当真是好,将来必定会超越我!”     “迷心性,生幻影!”陈津低声喊出符咒,妖刺迅疾点上凝聚在空中的符篆,符篆毫光一闪,化作点点光影飞向杨水桥。     这种光影似虚似幻,根本无法阻挡,落在杨水桥身上便消散不见。陈津知道自己体内精气不稳定,晋升阴阳液境界后,这也是他第一次对敌使用虚幻符,他也不确定自己化出的这道迷幻符有没有用。     光影瞬间全部洒落在杨水桥身上,杨水桥突然感到脑袋一阵迷糊,像是吸入了迷香,又像是醉酒,眼前本来清晰的陈津身影,此时变成了两个虚晃的身影,不知哪一个是真,哪一个是假。     呼――     杨水桥一掌拍在一个身影上,听这声音,并不是拍在人身上的声音,他知道这是拍在了虚空中。     一掌落空,杨水桥转头一看,旁边陈津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好!”杨水桥头脑发蒙,但心智还在,眼前失去了陈津的身影,他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肯定会从后面偷袭。     一念至此,杨水桥心中惊惧,迅速就地一个癞驴打滚,一直滚开台子边缘他才停下来,立即探手入怀,拿出一粒丹药送入口中。     这是一粒醒脑丹,一经服下,杨水桥的头脑顿时恢了大半清明。此时他已是衣衫凌乱,狼狈不堪,扭头去看台下,只见台下的宾客笑成一片,再看台上,只见陈津静静站在远处。     原来陈津刚才闪躲开后,便站定不动,根本没有出手偷袭杨水桥的意思,而杨水桥却自己倒下,轱碌碌从台子中央滚到边沿,惹得众人一片大笑。     陈津也没想到第一次对敌施迷幻符就成功了,心中喜不自禁。     正自庆幸高兴时,手中的妖刺却传来一道意念:“喂,你高兴个什么劲儿?你灌输进我身体里的精气动荡混乱,如果不是我费力调制,你根本无法在虚空画出符。尽管如此,以后我也不能保证每次都将你灌输进来的精气调制顺畅,除非我的品质提升了。”     “画符成功是你帮的忙?”陈津怀疑问道。     “你不相信我?你要是不相信,我不进行调制,你以后多试几次就知道了。”妖刺感到遭到羞辱,明显不满。     “这么说来,以后画符我还得靠你了?”陈津并非不相信,这把妖刺灵性超常,属性暗藏,一些功用自己并不清楚。此时这把妖刺还没开智慧,如果开了智慧,成为智器,那又有何等的威力?     “想要靠我,你得帮我提升品质,否则我没能力多次将你灌输来的精气调制顺畅。”妖刺又传来意念。     “那当然。”看到可以次次画符成功的曙光,陈津心中很是欢喜,尽管他知道要为妖刺提升品质很难。     这家伙可是要吸收大量的精血才能提升品质啊!     一人一刺自暗自交流着,那边的杨水桥受到耻辱,怒气上涌,双掌使劲一转,只见整个手掌上冒出根根尖刺,密密麻麻,像是两个仙人掌。     这是引吸仙人掌灵气,用仙人掌灵气练成的道术。杨水桥掌上的尖刺泛着青光,明显比植物仙人掌上的刺硬多了。     “再吃我一掌!”杨水桥恶狠狠喝道。他已吃下醒脑丹,恢复了大半清明,也不再惧怕陈津的迷幻符,这一次出掌,既快又猛,显然是动了杀心。     陈津刚要再次画符,却见一个人影越上高台,落在陈津和杨水桥中间,手中一柄长剑削向杨水桥,口中喊道:“我来和你比!”     杨水桥感到这一剑的威力,收掌后跃,看见突然出现的青年,怒道:“牧野,你不要来捣乱!”     “他是我师弟,你和我比是一样。”跃上台的青年正是太霄门此次来应选云家女婿的牧野。     牧野大概已从别人口中得知台上站着的人是自己师弟。陈津这是第一次看见牧野,只见他身躯挺立,面庞英俊,手持长剑,从容淡定,散发出一股潇洒气息。     “牧野师兄。”见牧野为自己出头,陈津礼貌性地叫了一声。     “你下去吧,台上交给我。”牧野露出一个友善的微笑。     陈津点了点头,转身向云边鸿走去,尽快向他讲明自己的来意为好。     台上的牧野和陈水桥几言不和,便动起手来,吸引了诸多宾客的目光,陈津的行为他们已不再关注。     云边鸿见陈津向自己走来,以为他是来要求自己把女儿嫁给他,心中很是高兴。     云雨蝶今日看到陈津,眼前不由一亮,没想到昨日见到的那个又脏又臭的小厮,在梳洗干净后形象发生了如此大的改变,虽然谈不上玉树林风,不过干净利索,气度出众。     陈津走到几人近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却听云边鸿侧头对夫人道:“昨日陈津冒死出手,才让雨蝶幸免厄难,今天又送来了香沁石,还在台上展露出了画符的天赋,不如我们让台上的两人罢斗,宣布陈津为女婿吧!”     “啊?”听到这个决定,云雨蝶先吃了一惊。她心中确实是感激陈津答救之情,可是想到陈津昨天身上脏成那样也满不乎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反感,自己是爱干净的人,与这样的人将来是无法生活在一块的。     想到这里,她屁股在椅子上向着远离陈津的方向轻轻挪动了一下,似乎想尽量的避而远之。     这个小动作落在陈津的眼中,陈津也不管她是如何想的,反正自己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要成为云家女婿。陈津装着没看见,向云边鸿施了一礼,不动声色道:“云庄主,你误会了,我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送香沁石,并不是来应选云家女婿的。”     “你不应选云家女婿?”云边鸿惊讶地望着陈津,心中也不知再想些什么。     云夫人也看见了女儿的小动作,知道女儿也不些不愿意,此时拍拍丈夫的手背道:“边鸿,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想法,不要太过勉强。”     云边鸿惋惜地叹口气,随后释然道:“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再免强了,以后陈老弟若来敝庄,还是我云某的贵客。”     “云庄主的为人和修为,晚辈很是钦佩,以后少不了来向云庄主请教。”陈津刚说完,就听见众多宾客暴出一阵喝彩声,往台上看时,只见台上只剩下一个人。     牧野手持长剑,玉树林风地站在台上,杨水桥已被打得跌落到台下,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不过也算是败了。     杨水桥和牧野的实力旗鼓相当,之所以如此就轻易落败,其中主要原因是因为状态不好,陈津给他施的迷幻符让他没有彻底清醒过来,高手对敌,容不得他有半点疏忽。     “我来和牧野兄比试一下。”又有一个青年跃上高台。陈津一看,这个青年正是和荣少阳一起来的裴玉。     人们的注意力顿时又集中在了高台上。被打败的杨水桥不甘地看了一眼牧野,然后收索到陈津的身影,怨毒的目光紧紧盯着他。     陈津并没有发现这道怨毒的目光,这个地方他不想继续呆下去,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又有人给自己找麻烦?于是向云边鸿拱手道:“云庄主,我就不留下来继续观礼了,先行告辞,如果方便,还请转告一下我的师兄牧野,就说我已经离开了。”     云边鸿挽留不住,又道:“你既然送来香沁石,我这就派人备礼相还。其实这些应选者,若没被选上,他们的礼物我将原数退还。”     陈津婉言谢绝,只要了一匹马,云边鸿又要亲自相送,也被陈津“以选婿大会离不开你这主人家”的理由执意推辞掉,在众多宾客的闹声中,一个人悄悄离开了云家山庄。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