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十章 一刺洞穿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十章 一刺洞穿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3     妖刺黯淡无光,平凡无奇,丝毫引不起人们的注意,人们只是觉得它尖,作为一把普通兵器,它的穿透能力应该还说得过去。     此时,人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荣少阳手中的雨打荷叶逍遥伞上,期待看到它的神奇之处。     握刺在手,陈津傲然而立,不过心中却含着怨气,他知道,荣少阳不会仅仅让自己测试伞的防御这么简单。     这小子又怎么能知道这把伞的妙用?一会他一刺刺来,我先吸收他的力道,再借伞将吸来的力道反吐回去,那时反震之力轻则让他仰面跌倒,重则手臂脱臼。荣少阳一边在心中盘算是阴谋,一边伸手去撑开雨打荷叶逍遥伞。     “嗯?”荣少阳眉头一皱,意外发现原来可以轻易顺滑撑开的雨打荷叶逍遥伞,此时居然变得生涩无比,似乎不想被打开一样。     “开!”这个时候可不能出差错,荣少阳猛一使劲,强行将雨打荷叶逍遥伞撑开。     可是又出现让他惊异的一幕。     雨打荷叶逍遥伞像是被一股大风吹刮一样,险些脱手飞出。     可是此时院落中只有些细弱微风,哪儿有什么大风?     “这是怎么回事?”荣少阳心中惊异,这把伞是上品智器,是有智慧的,此时像是发什么可怕的东西想要逃跑似的。     环顾一周,又仔细打量陈津一眼,荣少阳并没发现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气恼地拍了一下雨打荷叶逍遥伞,道:“安份点,关键时刻,别给我丢人!”     雨打荷叶逍遥伞像是听懂的荣少阳的话,安静了下来。荣少阳把撑开的伞面对着陈津,呼呼转了几圈,志得意满道:“陈公子,来吧,来试试我这伞的防御。”     陈津也不和他答话,手中妖刺一挺,直直刺向雨打荷叶逍遥伞,他心中想着:我就象征性地刺一下,一刺无效,我就收手,承认他伞的厉害,实在是懒得和这讨厌的家伙纠缠,也避免他用后招让我出丑。     一刺刺出,平凡无奇,这就是普通的直刺,只是速度稍快些、力道稍大些而己,这是修道之人本就该具备的。     来得好!第一招我就让你出尽丑相。荣少阳心中奸笑,手中雨打荷叶逍遥伞往前一送,迎上陈津刺来的妖刺。     “吸!”荣少阳暗中使个手法,伞面似乎变得松了些。     妖刺刺在伞面上,伞面立即凹陷下去。     “震!”荣少阳再次暗中使个手法,这次伞面会猛然绷紧,将吸收的力道彻底甚至更大的反震回去。他心中偷笑,似乎已经看到陈津仰面跌倒在地,由于手臂脱臼还无法爬起来的狼狈模样。     念头还没转完,荣少阳却惊骇万分地发现,伞面是绷紧了,可是他却听到“嘶”的一声,一截尖刺刺穿了伞面,势头不减,当胸刺来。     荣少阳吓得面色苍白,一把松开雨打荷叶逍遥伞,急速向后倒跃,这才险险躲过当胸刺来的尖刺。     这时,一股意念传到陈津的脑海中:“一把破伞而已,也敢拿出来炫耀,不怕丢人!”     这是手中向来自大的妖刺发出的意念,陈津也被它的锋利震憾,可是心中却不愿承认这个“冤家”的实力,不屑地传去一道灵识:“别臭屁,你也是很吃力才能刺穿它。”     这把雨打荷叶逍遥伞确实很坚韧。陈津曾在兹阳城用妖刺刺穿过刘汉金坚硬的手掌,那时几乎没感到什么阻力,可是此次,如果不是临时又加了几分力道,还真是难以刺穿这把伞。     荣少阳擦了一把冷汗,看见自己的宝贝雨打荷叶逍遥伞正穿在陈津手中毫不起眼的尖刺上,惊诧问道:“你这是什么兵器?”     “中品灵器。”陈津举起妖刺,装出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这把妖刺如今的确是中品灵器的品质,在修道之人眼中,算不上是件好货。     “不可能,我的雨打荷叶逍遥伞怎么可能会被一件中品灵器刺破?”荣少阳再去仔细观察陈津手中的妖刺,这把兵器确实不是什么高品阶的宝贝。荣少阳使劲儿想也想不明白,只感到头脑发蒙。     众多宾客瞪大了眼睛却没看到雨打荷叶逍遥伞神奇的地方,他们只见到一把普通的尖刺轻易就刺穿了那把所谓防御极强的宝伞。这种结果连观望的人群也没想到,在短暂的愕然之后,响起沸沸扬扬的议论声:     “说的天花乱缀,原来破伞一把!”     “什么防御极强,一试之下,徒有虚名,不堪一击。”     “北原州荣家虽然声名显赫,可是拿这样一把伞来糊弄云庄主,也太失礼了。”     “谁说不是,刚才说得我们都信以为真了,信好你刚才说要试试,否则还真被他蒙混过去。”     “哦,我说他为什么选陈公子,原来他是见陈公子修为不是太高,看来他一初就对自己的伞信心不足。”     听见众人的议论,荣少阳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只觉得颜面丢尽了,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明明是想让陈津出丑,为何每每出丑的都是自己?以为会大放异彩的礼物为何反让自己引为笑柄?     荣少阳的道术修为虽然在陈津之上,不过荣家毕竟是炼器世家,他的道术修为与其它年轻骄子相比,自然就落在了下乘,本想凭着礼物独占熬头,可现在礼物却让他颜面尽失。     “完了,这次应选云家女婿彻底的完了!都是陈津这小子害的!”荣少阳自知再难成为云家女婿,带着满腔的怨恨与羞愧甩袖而去,放弃了应选云家女婿。     你这怪得了谁呢?看着荣少阳的背影,陈津心中没有一丝同情之意。     收起妖刺,陈津准备向云边鸿说明自己无意应远云家女婿,可就在这时,一道喝声传来:“慢着!”     随着喝声,一个青年跃到台上,落在陈津身前道:“别急着走啊,送上一朵花就以为自己胜出,想让云庄主把女儿嫁给你,这也太容易了吧?我们是修道之人,如果没有实力,将来如何保护云小姐?不如我们就此比试一番,也好让云庄主知道我们的道术修为,这也是我们展示自己优势的机会。”     今天是怎么了?我无意应选,为何偏偏有人想把我淘汰出局?可笑!陈津不耐烦,理都不想理这个青年。     青年转身对云边鸿道:“云庄主,在下灵隐派弟子杨水桥,礼物稍后送上,现在我就和陈公子比试一番。我修道十多载,学了些本领,自认为在同辈中还有些优势,今天就卖弄一番,请云庄主鉴赏。”     “灵隐派的杨水桥?”人群中听过杨水桥声名的人又起了议论之声,“上届道试大会他以新弟子身份,名列第十二名啊!”     “那届道试大会我也参加了,如果不是东明派的何沐辰用卑鄙手段胜他,他很可能走的更远。”     “听他口气,这两年来他的修为恐怕是突飞猛进了。”     “这次来应选云家女婿的果然都是年轻俊杰,后起之秀啊!”     “灵隐派的?”听到杨水桥自报家门,陈津眉头不由一皱,自己现在可是灵隐派的公敌,转头往台下看去,刚好看到肖红烛几人射来的敌视目光,顿时他心中明了白杨水桥为何急于找上自己:他是想一举两得,打败了我,一是让我退出应选者的行列,二是在众多宾客面为门派扬威。     这个杨水桥已经处在三目珠境界后期,在众人面前我又不能施展符篆召神术,与他相比,我是必败无疑啊!想通这点,本就不愿比试的陈津更加不会和他比试,冷冷看着杨水桥道:“你想展示道术修为上的优势可以找别人,恕我不奉陪。”     “陈公子不要扫了大家兴致啊,我们只是切磋,我只用三分精气,不伤你,权当为这次选婿大会助助兴。”杨水桥语气和善,说的更是光堂,不待陈津说话,扬起右掌,不快不慢向陈津拍去,口中继续说道:“陈公子,我来了,赐招吧!”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