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六章 水中参悟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六章 水中参悟

    更新时间:2011-07-27     陈津向来怕蛇这种生物,想想那冰凉的身子和腹下带鳞的皮肤心中就泛起寒意,更别说它还会咬人了。     他惊呼着从石头后游出来,才发现有人比他更怕蛇。     水潭中央的年轻女子惊慌的从水中一下窜到空中,虚浮在空中。她肤若凝脂,身材凸凹有致,线条匀称优美,晶莹的水珠从黑色长发上滴滴嗒嗒落下,浸湿的短裤和一抹胸衣虽然遮在她身体致命的诱惑部位,不过被水浸透后那若隐若现的朦胧感觉更是让人血脉贲胀。     当她看见水中的陈津正痴痴看着自己时,羞怒到了极点,雪白的玉臂一圈一引,搁置在水潭边上的衣服快速飞到手中。     手腕再一抖,衣衫张开,唰唰唰几下,翩飞中她已经干脆利落地在半空中穿好了衣服,像动画片中花仙子的变身,看得陈津一阵目炫。     “你――无耻!”虚浮在空中的美貌女子穿好衣服,冷冽地盯着陈津,绝美的脸庞上布满浓浓的杀意,“竟敢偷看我洗澡,我要杀了你!”     这女人说出手就出手,手掌向着陈津一挥。     陈津早有预见,急忙闪身躲回石头后面,刚才处身的水面砰然巨响,炸起一丈多高的水柱。     这女人一掌的威力真够恐怖的,我要是躲晚了一点,此时恐怕就血肉纷飞了。陈津心有余悸,躲在石头后大声辩解:“仙女,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洗澡,是我先来这里洗澡的。”     “你先来的?那我来时怎么没看到你?”天空仙女冷声质问。     “我躲起来了。”孙津继续辩解,可是话一出口就后悔,这女人肯定认为我躲起来的目的是为了偷看她洗澡,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无耻!”美女冷冷吐出这两个字,脸上杀机更浓,“居然还声称水中有蛇,把我骗起来,该死!”     陈津急道:“水里是真的有蛇。”     “哪儿?”     “好像……好像跑了。”那一声炸响,水蛇早吓跑了,陈津底气不足,知道说出去这女人肯定不会相信。     “你当我是小孩儿?”天空中的美女手掌再次扬起,这次手掌上居然泛起淡淡的蓝色毫光,“别以为你躲在石头后就安全了!”     陈津知道她要下重手了,不敢再躲在石头后,手脚并用的拼命的向岸上逃,边逃边喊:“你是太霄门弟子吧?我也是,我是独秀峰的大师兄,长弓院主十分嚣重我,你要是杀了我,他肯定会制裁你的。”     “长弓院主的徒弟?”仍旧悬浮半空的美女秀眉微蹙,暗忖道:长弓难得收到一个徒弟,如果我真把他废了,哎……     见女人迟迟没动手,陈津知道自己的威胁奏效了,继续喊道:“仙女,我不会和任何人说起今天事情的,再说你也并非一丝不挂,我看我们就此和好吧?”     “和好?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天空中的美女长袖一甩,袖中飞出一根黄色绳子,绳子向有灵性一般,向还没逃上岸的陈津卷去。     绳子沾身,自动将陈津捆住,还牢牢地打了一个结。     陈津想再逃,却已经跑不动了,回头一看,绳子的另一端拽在飘浮在半空的女人手里。     美女面带寒霜,说道:“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害怕长弓院主制裁我,而因为长弓院主好不容易收个弟子,我若再把他杀了,我怕他会伤心。”     “那……那你想怎么样?”既然逃不了,陈津便冷静下来,“我现在可是一丝不挂,你难道敢把我提出水面?”     “有何不敢?”女人一抖手,轻易就将陈津从水中提了起来,不过在陈津出水的那一瞬间,她扭头转身,牵着绳子带着陈津向着瀑布飞去,接近瀑布时,她一甩手,连绳带人一起向瀑布掷去。     哧――     绳子的端头还连着一把半尺长的飞镖,飞镖破水射入瀑布后的岩壁里,将陈津像腊鱼一样头下脚上地倒挂在瀑布中段,任由瀑布的水流冲击。     女子将陈津倒挂在瀑布上,飘然落在潭边,转头看了一眼不断挣扎的陈津,喃喃自语道:“我好像听说长弓院主收的徒弟一种灵气也感应不到,还在太和大殿上扬言要把所有人打爬下,这个弟子怎么能感到应两种灵气?”     “仙女,啊――噗――咳,”倒挂在瀑布中的陈津刚一开口说话,水流冲入口鼻,将他呛得连连咳嗽,“咳――快放我下来!”     “瀑布水流遮住了你的身体,没人会发现你的,你在此好好挂着,明天晚上我来放你下来。”话音落下,女子迈开脚步,身影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     呜呼哀哉,太霄门的女人都是煞星!陈津忍受着瀑布冲击的痛苦,心里不自觉地将想要折磨自己的莫愁和刚才那个女人进行比较,两人都是冷,不过罗刹女莫愁是恶冷,而刚才那个女人是清冷,相比之是,还是刚才那个仙女可爱……不过,也有可恨之处!     谁来救我下来啊?这次洗澡可真是洗干净了。     由于身体经过岩石灵气的淬炼,变得结实不少,陈津最初还能忍受瀑布的冲击,可是滴水能穿石,到了最后,他感到身体皮肤生疼。更难忍受的是,到了半夜,水中寒气侵袭,冷的他哆哆嗦嗦。     “如果能感应到水的灵气,与水成为伙伴,会不会就不这么痛、不这么冷了?”陈津心中燃起希望,急切去感应水之灵气,期望感应到水之灵气后可以减轻水流给自己身体带来的痛苦。     身处水流之中,又经过几个时辰的冲刷,陈津身体已经变得格外敏感,对水的认识也越发的深刻。皎洁的月光下,他能感到水的轻柔,亦能感到水的凶猛,能看到水泡的诞生和破灭,更能隐隐嗅到蕴藏在水中稀少的氧气……     “哈哈,我终于感应到水的灵气了。”陈津兴奋不已。     经不一夜的努力,在林中鸟鸣啾啾、朝阳洒向大地时,陈津清晰地看到了从瀑布和水潭上散发出的水之灵气。     水之灵气,并不是水雾气,它的数量极其稀少,比水雾气更有质感,就像笼罩整片村庄的迷雾中袅袅升起的一缕炊烟。     感应到了水之灵气,陈津立刻便感到身体上的痛苦减轻些,不过他心中清楚,这只是喜悦感带来的心里作用。别说此时还不能引动水之灵气,即使能引动水之灵气也不能阻挡水流冲击给自己身体带来的痛苦,就像能引动岩石灵气,但石头砸在头上依然会起大包。     但是人不能在痛苦中只会痛苦!     “清晨这里的环境是如此的好,怎么没人来晨练?真是浪费了这良辰美景。”陈津十分郁闷,天布峰的弟子都死哪里去了?来一个把自己救下来也好啊!     他不知道,天布峰的弟子这几日并不在这里修练。     见不到人来,陈津开始尝试引动水之灵气。由于每种灵气的本性不同,所以引动的窍门也不尽相同,不过也有相通之处。有了引动草木灵气和岩石灵气的经验,陈津仅用了半天时间就掌握了引动水之灵气的窍门。     日过正午,几顿没吃食物的陈津饥肠辘辘,偏偏水流的冲击加速了他体内能量的消耗,饿的都快无力动弹了,照这样下去恐怕会昏过去,进而在水流中窒息而死。     “得想想办法。可是这鬼绳子既解不开,也挣不断,能有什么办法呢?”在困境中一向乐观向上的陈津此时也感到一丝绝望,两眼无助地望着那些飞溅的水滴落到水面上砸出一个又一个水泡。     滴落,出泡,涨大,破灭。     看着这单调而又常见的现象千万次的演变,陈津心中忽然像抓住了什么,可要去弄明白想法时,心中又空空。     “我要想什么?想要寻找想法时却为什么找不到?是不敢想吗?”     水泡继续生出,破灭,像下雨天,雨滴落在水面上产生的水泡。     “水泡,水泡……”陈津神情一震,脑海中顿然清明,他终于弄明白了心中所想,“我是想,如果我能制造出一个水泡包裹住自己身体,会不会阻挡住瀑布冲击带来的痛苦呢?因为这个想法在以前的世界太过荒诞,所以,我不敢去想,可是在这个世界行不行……不试又怎么能知道?”     “水泡是如何产生的呢?”陈津开始思考:水滴落下,撞击水面,水面张力,形成气泡……     分析完水泡产生的必要条件,陈津开始尝试着控制水之灵气在身体周围形成水泡,这是一种疯狂的想法,是一种全新的道路,没人教导,没书指引,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摸索、参悟、创造。     “水泡,生……”陈津在心中默喊,无奈,身体周围没有任何变化。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魔经鬼谭》 《战魂啸》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