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九章 偷鸡蚀米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九章 偷鸡蚀米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3     (快下新书榜了,亲们记得收藏啊~谢谢哈)     ――――――――――――     陈津此时已经猜到了荣少阳的恶毒用意,扫一了眼兴致高涨的众多宾客,心道:我若是拿不出一件宝贝来,这些人肯定会狠狠奚落我一番。     荣少阳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脑中已经幻想着接下来的场景:     “嗨,就这破玩意儿,我还当什么宝贝呢!”     “送上这么一件破东西,还说自己心诚,开玩笑吧!”     “云庄主盛情待你,你却拿出这么一件烂东西糊弄,太给云庄主丢脸了!”     “云家小姐若是嫁给你,肯定沦为笑柄。”     “……”     无数针对陈津的嘲笑骂声在荣少阳脑海中滚过,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可恶!陈津心中暗骂一句,自己身上除了几块四品精石,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东西了,不过你荣少阳也别得意太早,你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我身上还有一朵香沁石吧!     “云庄主,我的确是有一样东西要送给你。”陈津伸手入怀,从藏在怀中的储物囊中拿出一朵蓝色带刺如莲花一样的花朵。虽然有些枯萎,但依旧让人感到妖艳。     花朵一经拿出,香气四溢,浓郁香气迅速漫延开来,几息之间,院落中已经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气,昨夜残留的酒气在香气的综合之下,已经荡然无存。并且香味还在向四周扩散,大有充斥整个云家山庄的势头。     “香沁石!”陈津此时背对着众多宾客,但是嗅到扑鼻而来的香气,一些见多识广的人已经猜测出来。     云家小姐拿开掩鼻的手帕,嗅了嗅空中气味,顿时眉舒目展,不适感觉一扫而空。     “香沁石!”云边鸿看着陈津手中的花朵,既惊又喜。     陈津将香沁石递了过去,歉然道:“云庄主,实在抱歉,与你谈论符篆太过投入了,以致于献上香沁石晚了,还请云庄主见谅。”     “不晚不晚,此时正是时候。”云边鸿十分中意陈津,想要招他做女婿,此刻陈津即便送上一个榆木疙瘩,他也会当成极品灵药来称赞,况且陈津此番献上的是香沁石,云边鸿欢喜还不及,又怎么会怪罪呢!     众多宾客此时已经指指点点,开始议论纷纷:     “这个礼物送得巧,云庄主不缺金,不缺银,此时缺的正是它。”     “香沁石虽谈不上有多珍贵,不过也是很稀有,他能找来香沁石,可见他诚意十足。”     “这个礼物虽不能独占熬头,倒也是上乘之选。”     “……”     在陈津拿出香沁石时,荣少阳已经知道自己的阴谋已经不能得逞,此时又听见众人议论,心中暗恨不已,先前自己对陈津的褒赞,非但没起到捧高摔狠的效果,反而像是在为他的出彩做铺垫。     “这他娘的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啊!”荣少阳心中的苦涩滋味不足于外人道哉。若是他知道陈津本来只想低调的把香沁石送上,是由于自己强拉硬扯他才当众献宝,出了风头,那时恐怕会气的吐血二两半。     尽管陈津拿出了香沁石,荣少阳中不爽,不过他也有底牌,若出的好,香沁石反而会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看见众人还有议论下去的趋势,荣少阳急忙双手捧着一个精美的长木匣子,恭敬的送到云边鸿跟前,道:“云伯伯,晚辈是北原州荣家荣向北的儿子,对雨蝶小姐心慕已久,此次来应选云家女婿,家父特意让我将这把雨打荷叶逍遥伞送给雨蝶小姐,以示诚意。”     云边鸿打量荣少阳几眼,客气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炼器世家荣家的少爷,不知贤侄这伞有何妙用?”     荣少阳道心道:问得好,即使你不问我也得和你说,我这伞一出,香沁石立即会黯淡无光,从众人的脑海中消失。     拿开匣子,荣少阳从中拿出一把黄色雨伞,撑开雨伞,只见伞面上绣着数朵翠绿色的荷叶,几朵刚刚露出尖尖角的荷花点缀其中,原来是一幅初夏荷塘景色图,在荷塘上面还绣有一个身材曼妙的少女,云裳飘飘、身姿优雅,仿佛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仙女。     见他拿出这把伞,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荣家是出了名的炼器世家,在这场种场合下拿出来的宝贝必定非同一般。     荣少阳拿着伞,意兴飞扬地介绍道:“这把伞名叫‘雨打荷叶逍遥伞’,名字中有个雨字,正与雨蝶小姐芳名中的‘雨’字相和,雨蝶小姐用它来遮阳挡雨简直是绝配。”     “这把伞不会只能用来遮阳挡雨吧?那有何稀奇?”人群中有人叫嚷道。     荣少阳得意一笑道:“‘雨打荷叶逍遥伞’当然不是仅能遮阳挡雨,这是一件上品智器。”     “上品智器?”     上品智器已是十分难得,人群不免传出一阵惊讶的声音。     荣少阳像卖大力丸的江湖郎中,继续夸道:“雨打荷叶逍遥伞虽然只是一件上品智器,不过它胜在防御力极强。这把伞是家父采集寒冰峰白冰蚕丝配以乌金丝历经数年才炼制成功,顾名思义,不管是道术、暗器、火雷,还是其它攻击,打在这把伞上,都会像雨水打在荷叶上,自动滑落,难伤荷叶分毫,即使是金丹一期三星境的高手拿着下品法器也难以攻破它,雨蝶小姐拿着这把雨打荷叶逍遥伞自可逍遥自在,不必害怕强人的侵犯。”     荣少阳说得天花乱缀,众宾客听得一阵神驰,心想自己若是有这样一把伞,与人对敌,即使不敌,也可立于不败之地。     有人兴奋地喊道:“荣公子,你把这把伞说的如此厉害,能不能试验一下?让我等开开眼界。”     “当然可以。”荣少阳信心满满,干脆地答道。     陈津发现,荣少阳此时成了主角,自己站在他身旁显得极为别扭。     “我又没想要应选云家女婿,没必要去和他争个长短,让别人去和他争吧!”陈津心中本就厌恶荣少阳,不想再和他一起,暗自转身,准备回到人群。     “哎,陈公子,别走啊!”陈津刚走几步,便被荣少阳叫住。     陈津早就不耐烦了,忍着气问道:“你还想干什么?”     荣少阳并不去理他,对众多宾客道:“这位陈公子是阴阳液的修为,身上也带着一把兵器,就先让他试试如何?他若不行,其它人再上来。”     “好,就让陈公子先试试!”     “陈公子,拿出你最强的攻击手段去试试吧!”     人群哄声一片,一副看热闹的心态,其实这些人心中也想看看这个被云边鸿奉为贵客的人有什么能耐。     “陈公子,请吧!”荣少阳收了伞,向着台子做个请的手势。他面上客气,心里却在偷笑:量你也无法击破我的雨打荷叶逍遥伞,到时我在暗中使个手段,让你反击受伤,那时你小子那副狼狈相一定会笑掉众人的大牙。     “不去。”陈津知道他又想让自己出丑,直截了当地回绝了。     “那怎么行?大家都等着呢!”荣少阳表现的很是热情,在众人的起哄声中,连推带搡将一脸不情愿的陈津弄到了台上。     陈津恨恨地看着荣少阳,说道:“荣少阳,你今天是不是非得让我出丑?”     “陈公子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荣少阳一脸假笑道,“不过是让你受点累,为大家测试一下我这雨打荷叶逍遥伞的防御是不是很强,来吧,拔出你背后的兵器。”     陈津无奈,反手拔出背后背着的妖刺,擎在手中,冷冷地看着荣少阳。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