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八章 选婿大会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八章 选婿大会

    更新时间:2011-08-22     “他什么时候成贵客了?”     荣少阳、仲方、裴玉、肖红烛、灵隐派三男弟子是惊之又惊,刚才只以为这小子因为某种原因和云边鸿关系好而已,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就是让云边鸿撇下众宾客不顾,独自接待的贵客?     一张张难以置信的脸庞,掺杂着复杂多样的情绪。     云边鸿和陈津心思相同,匆匆吃完饭,还没等众宾客散去,两人又相约离开,惹得猜疑声不断,不知这两人干什么去了。     那一夜,两人探讨符篆,不知疲倦。只到拂晓时分,两人才和衣躺在练符房中睡去。     在陈津的指点解说下,云边鸿终于领悟了几幅简单召神符的道韵,不过领悟是一回事,下笔作画又是一回事,云边鸿画几十道召神符,才能有一道符篆道韵完全正确。尽管成功率极低,云边鸿也是兴奋不已。     云边鸿也是悉心教导陈津,从符篆的起源、传承,讲到创新,从用笔墨在纸上画符讲到用兵刃在大地、石头、树木、虚空中画符,面面俱倒,一丝不苟。陈津脑子也不笨,结合以往模仿名家字画上的心得体会,每每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让云边鸿惊叹不已。     两人各有长处,互相钦佩,亦师亦友,授道解惑,其乐融融。     笠日,一大早两人便醒来,又是一番探讨,仆人来催促吃早饭,两人都顾不上。早饭时间过去许久,一个中年美妇姗姗而来,告诉云边鸿,时候已经不早了,所有人已在前院等待,选婿大会该开始了。     选婿毕竟是头等大事,云边鸿这才意兴未尽地终止了探讨,拉着中年美妇,笑着为陈津介绍道:“这是贱内。”     “云夫人好!”陈津也不能失了礼数,心中暗思:云边鸿八十多岁了,只因修为高,寿命长,所以才是中年人模样,而他家夫人也是中年样貌,看来修为肯定也在金丹期以上。     云夫人道:“边鸿酷爱符篆术,与你相遇,一见如故,拉着你聊个没完,辛苦你了。”     陈津不好意思道:“夫人客气了,我不辛苦,其实是我在向云庄主学习。”     云边鸿岔开话题道:“陈津,既然选婿大会该开始了,我们赶紧去吧。”     三人来到前院,空气中还残留着昨日盛宴后留下的酒味。在宽敞的院落中央搭了一座一人多高的台子,众多宾客或坐或站正谈论着即将开始的选婿大会。     正堂上摆着几张红木椅子,明显是为云家人准备的,其中一张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轻少女,正是云家千金云雨蝶。她不断揉着鼻子,显然对残留的酒味很不适应。     陈津知道那里不该自己去坐,伸手道:“云庄主,云夫人,你们请吧!”     “嗯。”云边鸿点头,呵呵笑道,“陈津,你不必为选婿大会忧虑,我对你很是中意,一会儿你只要去只个走个过场即可。”言下之意,陈津已是他内定的女婿。     陈津也听出了话中的隐喻,刚要解释,云边鸿已拉着夫人上前就坐。     看到云边鸿到来,院中自觉静了下来,云边鸿朗声道:“云某在此首先要感谢诸位的光临。小女雨蝶已到婚嫁年龄,可却未觅到如意郎君,在座诸位若还没娶妻,且年满十八小于四十者,并对小女有意,尽可应选。应选没有规则,诸君只要展示出你们的诚心与优势即可。”     陈津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应选云家女婿,不过即然来了,瞧上一瞧也好,看看最终花落谁家?他还记得太霄门有一个名叫牧野的杰出弟子也来应选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成为云家女婿。     云边鸿话音刚落,人群中站起一个瘦猴一样的青年道:“云庄主,我是真心想娶云雨蝶小姐为妻,还望你成全。为表诚心,我送上十万两黄金,已经交给贵庄管家了。”     “就你这猴样,送十万两黄金就想娶云家小姐,做梦去吧!”     “猴老六,你就别丢人现眼了,你钱不多,修为也不行,靠边站吧,我家公子比你强百倍。”     瘦猴青年被数人悉落,脸色涨得通红,道:“别光嘴上说说,拿得出手的,亮出来让大家看看。”     “在下长春掌教之子古青松,送上黄金二十万两,若我娶到云家小姐,必让她享尽世间荣华富贵。”     “长春教是依靠天水教才得以生存,朝不保夕,云小姐嫁给你没前途。我冯傲在这里送上三十块三品精石,希望云小姐借此早日成为金丹期修士,那样可以增加寿命,青春常驻。”     “三十块三品精石?”人群中不少人惊呼出声,“看来冯家为了能娶到云家小姐,是下了血本了。”     又有人喊道:“冯傲,你天天喝花酒,你的人品怎么配得上云小姐?”     ……     争抢献宝者,相互挤兑者,一时之间层出不穷,落院之中人声鼎沸,乱哄哄一片。不过在一轮献宝之后,不少人觉得自己带得礼物实在拿不出手,也就不再叫了,院落中渐渐静了下来。     陈津没想要应选云家女婿,作为一个局外者站在一个角落冷眼旁观,觉得这些人有些可笑,如果仅凭财富多少来选婿,云家小姐早就嫁出去了。     看见云家小姐拿着一块香帕掩着鼻子,陈津猛然记起,自己这次来的主要任务是把香沁石送给云家,由于一直和云庄主谈论符篆,反倒把这件正事给忘了。     此时,又有一人献上了株极为罕见的药草,引起人群一阵骚动。     陈津暗忖:这些人正在献宝,我不想应选,就不与他们掺和了。一眼瞥见云家小姐的侍女,又想道:不如我把香沁石交给她,由她拿给云家小姐即可。     正要往那个侍女走去,却被人从身后突然拉住了手臂。陈津回头一看,发现拉住自己的居然是荣少阳。     荣少阳看着陈津,阴谋味十足地笑道:“陈津,你不是也来应选云家女婿吗?走走,我们一起将礼物呈给云庄主,以示我们的诚心。”     “你去吧,我不去。”陈津对荣少阳心生厌恶,懒得答理他。     “你被云庄主奉为贵客,肯定怀有异宝,走呀,拿出来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也好看看你的心到底有多诚。”不容陈津反驳,荣少阳连拉带拽,带着陈津往云边鸿那里走去。     荣少阳心中阴笑道: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与云庄主攀上了交情,不过麻雀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你的底蕴摆在那里,我看你在众人面前能拿出什么宝贝来。若拿不出宝贝,我看你如何自容?若拿出一件贱劣东西,我再拿出我的宝贝,有了比较,我的宝贝一定会更加的光耀。     云边鸿一直等着陈津献宝,希望他能象征性地送上一件东西,哪怕是不好,自己也会大赞不已。可是陈津迟迟未动,他心里也跟着着急,此时看到陈津走来,不禁喜上眉梢。     荣少阳强拽着陈津穿过人群,到了云边鸿跟前,他并没着急献宝,而转身面对众人,扬声道:“这位是云庄主的贵客,此次前来应选云家女婿,其心至诚,礼物一定想必非同凡响,大家想不想看?”     “想,快拿出来吧!”众人听荣少阳一煸呼,兴致燃了起来。     荣少阳很是满意,心中暗道:捧得越高,你就摔得越狠,你要是拿不出或拿件贱劣的宝贝,这些人还不把你给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