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七章 他是贵客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七章 他是贵客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2     还有两日《召神符篆》就要下新书榜了,看书的亲们记得收藏,方便以后查看,谢谢!)     ――――――――――――――――     “他就是你说的贵客?”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打量陈津一番,又难以置信的面面相觑,他们早就看到了跟在云边鸿身旁的陈津,以为他不过是云家一个小厮罢了。     “二位别看他年轻,可在领悟符篆道韵上,与他相比,云某自愧不如啊!”云边鸿此时是心悦诚服,接着又为陈津介绍道,“陈老弟,这两位是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都是当代人杰。”     陈津躬身见礼,显得不骄不躁。     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知道云边鸿品性,不会无故妄言,又见陈津谦逊有礼,也是心生好感。     云边鸿对一个门卫道:“马辽,带着陈公子去温泉池边洗漱一番,顺便找身干净合体的衣服侍候陈公子换上。”     “是!”门卫马辽心中虽然不乐意,不过嘴上仍是干脆地应了一声,引着陈津往别院一旁走去。     云边鸿则先与青蜂道长和万相观主来前院,众多宾客见到云边鸿终于出席,一片哗然。     云边鸿端起酒杯,告个罪,自罚三杯,众宾客哪还敢有微辞,不多许多人腹中都有问题想问。     一个少年公子端起酒杯,问道:“云庄主,令千金不出席今晚宴会吗?”     云边鸿道:“小女反感这熏天酒气,故今晚不来,明日定会出来与各位相见。”     “听说云庄主发了任务寻找香沁石,难道还没有找到吗?”     “香沁石不易寻找,至今还没有人送来,如果谁能找到,小女一定很是欢喜。”云边鸿不紧不慢,从容应答。     人群一阵嗡声,大是后悔自己没去寻找香沁石,若是送上香沁石,定能讨得云家小姐的欢心。     又有人问道:“云庄主,明天你将采用什么方式选婿?”     “是啊,是啊,提前说出来,我们也好有所准备。”有人跟着询问。     云边鸿压下众人的聒噪,含笑道:“其实没有什么方式,到时到各位青年才俊展现出自己的优势与诚心即可,小女会从中选出一位,而我只是参谋。”     “自由发挥,好好,这样也公平。”有不少宾客这下放下心来,他们修为道法高的怕比财富,财富多的怕比修为,如此自由发挥,各展所长,倒是合了众人心愿。     裴玉起身道:“云庄主,听说你刚才在接待贵客,这位贵客是谁?怎么不见贵客出来?”     这是所有人关心的问题,院中嗡声立即消失,所有人都支起耳朵想听个究竟。     云边鸿道:“那贵客稍后就到,大家先吃无妨,尽情享用。”     这般说,并没打消大家心中迫切想知道这个贵客的念头,反而是吊足了胃口。     不一会,一个蓝衣少年从前院门口进来,由于今日宾客众多,倒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正要举杯的裴玉斜眼看见这个少年,微感吃惊,对荣少阳道:“少阳兄,你不是说不给你那喂马的小厮打扮吗?你看身后,这小子打扮起来倒也显得人模狗样的。”     蓝衣少年正是梳洗过后的陈津,换上张辽精心挑选的蓝色布袍,显得容花焕发,精神抖擞。蓝衣布袍袖口绣着翩翩飞舞的鸿鸟,这本是云边鸿的衣服,由于两人身材相似,陈津穿上,倒是极为合体。     荣少阳定睛一瞧,气道:“我不是让他在马厩喂马吗?他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这衣服……这衣服袖口绣着鸿鸟,娘的,这衣服不会是他偷云边鸿的吧?”看到里吓了一跳。     仲方提醒道:“少阳兄,还不赶快把他轰出去,要是被云边鸿知道你的奴才偷了他的衣服,我估计云家女婿你也不用选了。”     “这小子偷了衣服还敢大摇大摆的参加晚宴,存心想给我惹麻烦不是?”荣少阳气不打一处来,见还没有人注意到那小子,急忙过去,一把将陈津拉了过来,揽在怀里,压低声音威胁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谁请你到这来了?给我乖乖爬出去,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     陈津挣开荣少阳的挟制,站直腰身道:“是云庄主叫我来的。”陈津此时也不再怕荣少阳,刚才他进到院内,只想找个边角的位置坐下来吃顿便饭而是,可是没想到冷不丁的被荣少阳给拉了过来。     “云守主叫你来的?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啊?”荣少阳怕引起别人注意,也不敢大声张扬,一个横肘击在陈津腰上,气恨道:“你这身衣服是不是也是云庄主给的?”     “不错,就是云庄主给的。”陈津一把推开荣少阳,心道:这小子暗中打我,真他妈可恶!     蓦然被推开,荣少阳一怔,瞪着眼道:“还敢还手?你这兔崽子想翻天了不成?”又对金鹰道:“捂住他的嘴,把他拖到院外,打个残废。”     就在金鹰要动手时,却见正堂内的云边鸿起身向这边走了过来。     “云边鸿发现这小子偷了他衣服吗?”荣少阳心中一惊,朝金朝使了个眼色,让他暂时不要动手。     云边鸿走到近前,上下打量陈津一番,笑道:“我这身衣服挺适合你嘛,穿着比我显精神。”     荣少阳心中咯噔一下:果然是被发现了,云边鸿怒火肯定不小,气得都开始说风凉话儿了,娘的,我该怎么推脱呢?这个小子可别坏了我应选云家女婿的大事。     仲方和裴玉冷眼瞅着荣少阳惶恐不安的面色,心中忍不住偷笑起,如果荣少阳因此被淘汰出应选者的行列,那自己就少个劲敌。就在他准备看荣少阳笑话的时候,却见云边鸿拉起陈津手道:“陈老弟,没等你来我就开席了,你可不要介怀呀!”     陈津忙道:“哪里哪里,我随便找个角落吃个饱就行了。”     “那怎么行?走,与我一起去正堂就坐。”云边鸿拉着陈津的手便往正堂走去。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场面?     荣少阳、仲方、裴玉皆是大眼瞪小眼,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云边鸿从堂内出来时,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此时见他亲切地拉着一个少年,都不由好奇地互相打听起来:     “哎,你们看,云庄主和那个蓝衣少年那么亲密,那少年是谁啊?”     “我也不认识,会不会是云庄主的私生子?”     “怎么可能会是私生子?云庄主待人诚挚,只娶了一房妻子,生有一个独生女云雨蝶,这次就是为云雨蝶选夫。”     “那这少年是谁?会不会也是来参加选婿的?”     “看他和云庄主的亲密模样,如果他要参加选婿,成为云家女婿的机率很大啊!”     正在众人乱胡猜测时,云边鸿牵着陈津的手走到正堂,顿时两人成了焦点,准确来说,陈津是焦点的中心。     “咦?这个蓝衣少年好熟悉啊?”灵隐派的一个弟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不是那天晚上我们在臭豆腐摊边见到的那个又脏又臭的小子吗?”另一个灵隐派的弟子突然想了起来。     一经提醒,又一个弟子想了起来:“当时肖师妹还看了他半晌呢,哎,你们说这家伙怎么摇身一变,和云庄主这么亲密了?他是谁?”     灵隐派的三名年轻男弟子郝猛、周通、杨水桥和一名女弟子肖红烛同坐在一张桌子上,肖红烛此时也看见了陈津,一按剑柄,强忍着想要上前去较量一番的冲动道:“他就是陈津!”     “他就是辱我门派声誉的陈津?”乍听陈津名声,郝猛顿时怒气上涌。     “竟敢将我派诸多高手都不放在眼中,还说我派金丹高手见到他只有失败的份儿,这小子太猖狂了。”周通气得眼睛瞪得贼圆。     杨水桥冷冷瞅着陈津,阴沉着脸道:“他就是和朱粼师兄有半年之约的陈津?我看我只有让朱粼师兄失望了,半年后的道试约战,他或许根本见不到陈津这个人了。”     肖红烛压下怒气道:“杨师兄,你这次来主要是应选云家女婿,等此间事了再找他算账也不迟。”同时一个念头浮上心头:他会不会应选云家女婿呢?     灵隐派四个弟子中,周通是来应选云家女婿,其余三人则是陪同。     太霄门来应选云家女婿的弟子牧野由于与陈津从未蒙面,此时也正好奇地看着他。     在人们议论纷纷声中,云边鸿拉起陈津手,扬声道:“大家先前不是问过我,我今日接待的贵客是谁,这位就是我接待得贵客。”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