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五章 受宠若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五章 受宠若惊

    更新时间:2011-08-21     即将冲破屋顶的向催猛然感到头顶莫名传来千钧的重压,再也无法飞起,“嗵”的一声坠落到地上。向催挣扎着,竭力想站起身,可是刚躬起身,又被压爬在地上。     阳光从窗户透进来,照在向催身上,隐隐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磨盘压在他背上。这并非真的磨盘,而是空气中的灰尘颗粒重量化后形成的虚影。     云边鸿身子一个旋转,从空中急速落下,狠狠踩在向催背上的磨盘上。     噗――     被压爬在地上的向催口吐鲜血,胸腔塌陷,一命呜呼了!     云边鸿凌空画符,从容写意,迅疾不乱,仿佛在他面前存有一张看不见的画板。黑铁巨笔浑实厚重,在他使来却是举重若轻,笔尖吐出的暗金色的线条流畅自然,无生涩断节。每道符篆所发出的强大功能更是让陈津惊叹不已。     “在虚空中画符?”陈津心中既惊奇又佩服。初次见到云边鸿便被云边鸿在符篆上的造诣所震撼。如果自己也能像他那般临敌时在虚空中快速画符,刚才或许就能够再画出一张召神符多召一个神仙出来。     “爹!”两个恶徒双双比命,云家千金仍惊魂未定,嘴巴一扁,就要流出泪来。     云边鸿袍袖一拂,一道精气划过,云家小姐和丫环身上的禁止立即被解除。     “云庄主,”陈津礼貌的打声招呼,而后说道,“我正想见你呢!”     这不就是刚才那个谎称有香沁石要见我被护院赶走的那个小厮吗?大概是想见我搏取出名的机会吧!云边鸿看了看陈津,又看了看神荼,温和笑道:“小子,你和你家主人比起来可就差远,以后可要注意点形象,别给你家主人丢脸。”以他身份说出这话倒也显得诚恳,没有责备之意,却含有关切之情,可是却弄反了主仆关系。     门神神神荼盔甲鲜明,威风凛凛,道术高明,像一个将军,而陈津则脏兮兮的,道法低微,像一个下人,也难怪云边鸿会弄反两人关系。     云边鸿对神荼抱拳,感激道:“感谢阁下答救小女之恩,云某万分感激,还请阁下带着随从移居别院,云某摆宴道谢。”     门神冷冷看了他一眼,并答理他。     自己盛请邀请,这是让多少人欣喜若狂的事情啊?可对方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云边鸿面色不禁有些难堪,心道:刚才看他手段,十分精妙,又如此傲慢,难道他是什么名门首脑?     陈津见他一直注意着门神神荼,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出这是我召出的神仙,若是让他知道我会召神邪术,今天我恐怕是走不了了。     正瞎想着,却见神荼走到自己跟前,客气道:“小神精气将尽,这就走了,若有需要,下次再召。”     说完,噗得一声,消失不见。     看着消失的神荼,陈津真想再把他召出来臭骂他一顿,你走就走吧,说什么下次再召?这不是暴露了我会召神邪术吗?     陈津心中骇然,斜目去瞅云边鸿,凭云边鸿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他若想留下自己,自己绝对逃不掉。     云边鸿再次打量着陈津,惊诧道:“他……他是你召来的神仙?你会召神?”     “不错,他是我召来的门神。今天让你发现了我会召神邪术,你若忘恩负义想要杀我,那就动手吧!”事已至此,陈津知道无法再隐瞒,暗暗握紧了手中妖刺,自知不敌,也想为了生路拼一下。     “召神?你真会召神?”云边鸿惊愕半晌,脸上忽然绽放出无限的喜悦,像久旱逢甘霖的农民,呵呵笑道:“杀你,我为何要杀你?遇见你我是喜出往外,多年来我一直想求教召神符篆的画法,可求之不得。走走走,去我住处说话,我要向你好好请教召神符篆的画法。”     不由分说,抢上前去,拉着陈津的手便往外走。刚才以为身处死地,转眼间便被奉为上宾,事情转变太快,陈津有些反应不过来,容不得他多作考虑,急切的云边鸿已将他拉了出去。     “爹,这两人怎么处理?”云家小姐见爹爹神态反常,连安慰都不安慰自己,便匆匆离开,心中有些生气。     “吩咐庄丁来打扫,刚才你俩所听到的话,不要向外人泄露半句。”云边鸿回头告诫一句,始终紧拉着陈津手掌,生怕他跑了似的。     这种热情来的太过猛烈,让陈津有些吃不消。     云边鸿也确实该好好感谢陈津。他是看到陈津向自家女儿的住处逃跑,担心女儿出事才过来查看的,没想到阴差阳错,赶上了关键时刻,让自己女儿免遭了催花双恶的凌辱。     如今宾客纷至踏来,如果没有陈津给他带来的不安,他又怎会临时去查看女儿安危呢?     云边鸿连拉带拽,热情洋溢,牵着陈津来到自已独立别院门口。     “庄主,你亲自把这小混蛋捉住了?”一个护卫呐呐问道,问完又觉得极为不合理,哪有捉拿到坏人后,还和坏人这般亲切热情的吗?     云边鸿怒瞪他一眼,肃然道:“紧闭院门,任何人来了一概不见,就说有贵客在此。”作个请的手势,对陈津道:“小兄弟,请!”     看着两人走入院入,两个护卫面面相觑,一愣一愣的,窃窃说道:     “庄主何曾对人这般客气过?”     “你没听庄主说嘛,这是贵客!庄主还叫他小兄弟呢!”     “就这小子还贵客?他也配和庄主称兄道弟?”     “我也正纳闷呢!先别说了,守好门要紧。”     云边鸿引着陈津进入中堂,亲自奉上香茗,道:“小兄弟,请用茶,云某与你真是相见恨晚啊!”     陈津受宠若惊,轻轻喝了一口茶道:“云庄主,我何德何能承受如此盛情?你知道我会召神邪术还不杀我,我已感激不尽。”     “召神是邪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云边鸿道,“云家世代修习符篆术,不但没有禁学召神图篆的家规,反而留下家训,让我们致力于此道。不过,召神图篆其中蕴含的道韵太难领悟,以致于云家世代少有人会。我一生修习符篆术,在符篆修行上也有些天份,普通符篆道韵还能领悟,可召篆图篆多钻研多年却难以有所心得,今日见小兄弟能召来神仙,实在羡慕的紧,还请小兄弟指点一二。”     听云边鸿一口一个“小兄弟”的叫着,陈津心中好感顿生,别人客气,自己也不能造次,急忙道:“云庄主是前辈,不用这么客气,我叫陈津,你叫我名字便是了。”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能者为师,我云某正因为求学不分年龄、身份,所有才有了如今这点小小成就。”云边鸿儒雅却并不迂腐,反倒很是开明,继续道,“陈老弟,敢问你师承何处?”     陈津道:“我是太霄门弟子。”     “太霄弟子?”云边鸿惊讶道,“太霄门是正道大派,门规严得很,怎会教你召神术?”     因为召神邪术,太霄门差点要了我的命,会教我才怪!陈津苦涩笑道:“我在太霄门修习的是正道符篆术,召神符篆术是我自学的。”     “自学成才?好好,真是天赋异禀啊!”云边鸿惊叹道,“陈老弟,恕我冒昧,在召神术的修习上,还请陈老弟不吝赐教。”     几句抬爱,陈津并没有得意忘形,谦逊道:“云庄主今天在虚空中画符,让我大开眼界,很多关于画符的学问还要请云庄主指点。”     “那还等什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去后面我练符房,我们互相交流学习。”云边鸿大概太想学习召神符篆,急切地站了起来。     陈津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衣衫,难为情道:“云庄主,我全身又脏又臭,会弄脏了你的练符房,显得不够礼貌,容我洗漱之后再去吧!”     “无妨,无妨,我心切的很,不必拘礼,走走走。”云边鸿拉起陈津便走。     陈津心道:这云庄主在符篆上能有如此成就,这与他的好学是分不开的。我也着急想知道如何能在虚空中画符,即然他不嫌我脏,我又岂能嫌自己?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魔经鬼谭》 《狂妄武尊》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