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三章 催花双恶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三章 催花双恶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20     两护卫怒气冲冲,拔刀朝陈津走去。     一个护卫愤然道:“今天已有两个骗子谎称有香沁石,借此求见我们庄主,庄主不胜其扰,我们兄弟已被骂得狗血淋头,你居然还敢还敢用这个法子行骗?我看你是居心不良。”     另一个护卫道:“说那么多干什么?先把这小混蛋抓起来关到地牢,等选婿结束再放他出来。”     陈津见这两个护卫心中有气,不问清红皂白就要上来动手,吓得转身就逃。     “站住!”两个护卫就要追过去,却见从别院门口走出一个中年男人,一袭黑色长袍,博衣裹带,发束紫金冠,儒雅中透出凛凛威严。     “你们做什么?”中年男人不怒自威,散发出一股傲人风范。     那两个护卫听见声音,立即返回来,诺诺道:“启禀庄主,刚才不知从那里跑来一个又脏小臭的小斯,说是有香沁石,要求见庄主,我俩怕他居心不良,想将他抓住。”     敢情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云家山庄庄主云边鸿,他一眼扫去,刚好看到即将消失的陈津,无奈地叹口气:“今天庄中来人甚多,这也不知是谁家下人?通知别人去把这小子抓住就是了,你们守住这里要紧,不要随便离开。”说完,转身又进入院内。     “这些人怎么你疯狗一样,不分好歹乱咬一通?”陈津边逃边想,心中有些窝火。偏偏这香沁石是自己幸苦弄来的,如果随便拿出来,又怕被别人抢去邀请功。转了几个弯,陈津发现那两个护卫没有追来才放下心来,他并不知道那院内住着的就是云边鸿,否则拿出香沁石,自然可以消除误会。     “我这一逃跑,那两个家伙肯定会喊人来找我。”陈津靠在一面墙下,心中倍感烦闷,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心道:这身服太扎眼了,一认一个准儿,我得换身衣服。     回头一看,陈津发现如今就是靠在一栋屋檐墙下,旁上就有一扇窗户。     “去这屋里找找有没有衣服可穿?”陈津贴着窗子听了一下,屋内没有声音,推开窗子,身子一跃,便跳进了屋内,落地一个前滚翻,倒也没弄出来什么动静。     站起身子一打量,陈津颓败地叹口气:“今天走什么霉运了?想偷件衣服穿却闯到女人房间来了。”     这屋内幽香阵阵,粉帐低垂,还摆着一张梳妆台,一看就知是一个女儿家的闺房。     陈津正欲穿窗而出,却听闺房外的厅中传来说话声:     一个娇脆的女声道:“燕儿,我爹还没收到香沁石吗?”     另一道女声道:“小姐,我去老爷那儿问过了,至今还没有人送来香沁石。倒是有两个家伙为了见老爷一面,谎称有香沁石,扰得老爷心烦。”     听到她们谈话与香沁石有关,陈津悄悄靠了过去,只见厅内一张圆桌边上坐着一位明艳照人的少女,翘着小嘴,显然正在为某事发愁。     在她身旁站着一个丫环模样的小姑娘,提着茶壶正在往白瓷杯中倒水。     坐在桌边的少女嘟着嘴,气乎乎道:“晚上就将举办宴席,到时肯定是酒气薰天,弄得整个庄园都空气污浊,我最受不了这种气味了。”     “小姐,老爷这次为你选相公,是大喜的事,你可不能愁眉不展。”丫环道,“老爷不是说了嘛,有了香沁石,一切酒气都会被压下去的。”     陈津心中一惊,原来这个少女就是云家的小姐,众人争着要娶的对象,我竟然误闯进她的闺房中来了。     云家小姐抽抽鼻子,皱着眉头道:“燕儿,屋里有股怪味。是谁?”     陈津再吃一惊,心道:被发现了?     正准备跳窗而逃,却听见一阵怪笑,只见两个獐头鼠目的中年男人推门而入,拴好门后,大摇大摆地走到厅内。     其中一个胖些的男人一边扯起衣服闻着腋窝,一边坐到云家小姐对面,纳纳地道:“我们两人不过是急着赶路三天没洗澡而已,没想到还在门外就被云家小姐闻了出来。”     “你们是谁?”云家小姐起身退在一边,警惕地看着突然闯入的两个中年男人。     另一个瘦些的中年男人狠狠擦了一下鼻子道:“我叫向催,他叫胡花,很多人叫我们催花双恶,都欲除我们而后快,嘿嘿,不过他们都找不到我们。其实这些人都对我兄弟俩存有偏见,想我们哥俩儿,哪一次不是让姑娘欲仙欲死,欲罢不能?云家小姐,待会你就知道我们的好了。”     云家小姐听出他们话中的淫|邪之欲,骂道:“你们两个无耻之徒,我这就叫我爹爹来收拾你们。”说着就要去拉立柱上的一根绳索。     胡花奸笑一声,肥胖的手指一点,一点火光飞向绳索,瞬间将那根绳索烧尽:“想报讯?那有那么容易?你爹云边鸿正在打扮,准备去见客呢,我看他没工夫来看你了。”     向催猥琐的目光在云家小姐和她身旁丫环身上转来转去,嘻嘻笑道:“胡花,这丫环的模样也还俊俏,你想要哪一个?”     胡花啧啧嘴道:“老催,还分什么啊?我们四个人一起玩儿,那才叫快活。”     “正合我意啊!”向催满脸淫笑,加上他那吊角鼠目,让人感到恶心。     “小姐,你快跑!”丫环虽然年龄不大,但在这危及时刻却表现出了忠义,见自家小姐无法报讯,急忙闪身拦在自家小姐身前。     “想跑?”向催消瘦的身子一动,带起一道残影,像一阵风吹了过去,伸出干瘦的手掌在云家小姐和丫环身上一番连拍。     掌劲绵软,看似无害,可在他拍过之后,云家小姐和丫环只觉双腿无力发麻,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地上,再也无法逃跑。云家小姐和丫环似乎看到即将要遭受到的凌辱,眼中透出无比的恐慌。     云家小姐色厉内茬道:“今天来应选云家女婿的俊杰不计其数,你们若是敢欺负我,我爹爹和他们都不放过你们。”     向催咧嘴嘿嘿淫笑:“等他们发现,我们兄弟俩早就逃之夭夭了。胡花,你说那些年青俊杰要是知道他们争着想娶的小姐是我们俩玩过的残花败柳,你说他们心里是什么滋味?”     “有趣,有趣,最好我们帮他们连种子都种下,省得他们以后麻烦。”胡花舔着嘴唇,搓着手,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道,“老催,你看这云家小姐胸圆臀翘,弄起来一定会爽透了。”     向催看见胡花急切模样,笑骂一句:“没出息,又不是没玩过女人。看你这猴急样,还不赶快动手?”     胡花拉开自己衣襟,露出带着赘肉的胸脯,挤眉弄眼道:“两个小宝贝,哥哥来啦!”     云家小姐刚想大声呼救,向催似乎早有预见,一指点在她喉咙上,云家小姐的喊声立即变成低沉的呻|吟。     看着就要扑到身上的两个禽兽,两个姑娘急得眼泪都滚了下来。     在催花双恶进屋时,陈津已用灵识探查过,这两人的修为他都无法看清。如今他已是阴阳液境界的修士,他无法看清的修为应该是在金丹期以上,至于是金丹几期他更是无法得知。     算算身上的资源,十几道安睡符,一张门神召唤符,一张在今天早上才偷偷画好的迷雾符。迷雾符本来想在逃跑时用,后来没有用上,这是晋升到阴阳液晋界才可以画制的符篆,他是第一次画,也不知效果如何。     用些东西去对付两个不知是金丹几期的高手,陈津没有丝毫胜算。     他静立不动,连大气也不敢喘,稍有动静恐怕就会被催花双恶发觉,逃走求救更是不行,估计还没跳窗子就被那行动如风的向催给制住了。     看着云家小姐和丫环即将遭到污辱,陈津心中也很是着急。虽然他与这两个姑娘并无交情,也不想娶云家小姐,可是看着她们就这样被强奸,于心何忍?     想到苏文芩曾经也险些遭此厄难,陈津颇感无奈:“我非英雄,为什么这种美女遇难的事总让我赶上呢?”     镇定心神,陈津已准备出手,纵然只有一丝机会,也要尽全力去争取一下。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