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五十章 以恶制恶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五十章 以恶制恶

    更新时间:2011-08-18     张楚之所以如些嚣张,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陈津能召出神仙来,他已用灵识探查过,无法探查到这个突然出现的黑衣人的修为,那么这个阴森森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孤魂野鬼。     陈津知道这夜游神肯定也只是一个分身,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看见张楚拔剑,他担心地提醒道:“夜游神,你行不行?这家伙很恶毒的。”     “恶毒?能有我恶毒?”夜游神阴恻恻笑道:“我夜游神本是厉鬼,因为凶恶,所以才被被派去镇伏其它鬼魅,正所谓是以恶制恶。”     陈津一听,来了底气,道:“那还等什么?杀了他了事。”     夜游神微低着头,一道恶毒的目光从发缝中迸出,射向张楚:“杀了他岂不是太便宜了?”     “说得跟真的似的。”张楚眼中射出狠光,长剑先是回挽然后向前划出。     这一剑既不向前攻击,也无剑气激射,就像是凭空虚划,也像是一个起手虚势,陈津看不出这一剑的用意,自然也不知该如何应对,一时愕然不动。     “小心!”夜游神惊喝一声,闪身到陈津跟前,扯起黑色长袍,将陈津严严挡住。     叱叱叱……     只听见一阵微小的声音,如一阵细雨打在夜游神的黑袍上。     待声音过后,陈津才探头去看,只见无数青色的尖针密密麻麻地扎在夜游神的黑袍上。     “这是感应到青松灵气后,修习的松针术,这夜晚中,松针不反毫光,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也无从闪避。”夜游神解释道。     夜游神是在夜间活动,自然可以在夜间清晰视物,如果换作别的神仙,怕是挡不了这些松针。陈津心中后怕不已,张楚随手一招,悄无声息地攻向两人,还真是恶毒。     张楚见势在必得的一招却被夜游神轻松化解掉,心不禁一惊。他这松针已经练到可以射入石头中,可是刚刚居然连那个家伙的衣服都没有射穿,这个黑衣者还真是不简单,难道他真的是夜游神?     想到这里,张楚心中已有了怯意,     刷刷刷!     张楚一连划出三剑,然后掉转身子,向林中逃窜。他已审清形势,此地不宜久留,急早脱身才行,回到门派中,一定要禀报陈津符篆召神之事,让这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那三剑自然又撒来三片松针,夜游神袍袖连挥,尽数挡下,看着逃跑的张楚,嘴角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想剥我的皮,抽我的筋,我岂能让你逃跑?我的职责是阻挡孤魂野鬼进入地府,今天我就破例一次,带你这个活人下地狱,让你生不如死!”     说话间,夜游神宽大的袍袖一卷,一团黑云将他包裹住。黑云团激射而起,拖着一条尾巴像风一样去追张楚。     正要纵跃腾起的张楚感到身后的气流异动,回头一看,瞳孔猛然放大,一团黑云扑面而来。     陈津看见那团黑云瞬间将张楚裹了进去,那黑色云团动荡了几下,便归于平静,大抵是在短暂交锋之后,夜游神制伏了张楚。     由此也可以看出,夜游神实力比张楚强,但也不是绝对的强,至少张楚还有还手之力,如果遇上三目珠境界的高手,不知道夜游神还能不能应付得下来?     “你好自为之,我把他带走了,保证他再也回不来了。”黑云团中传来夜游神的声音,还伴随着一声乌鸦的叫声,声未落,黑云已经飘走。     树林中重归于平静,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夜空,俯看着林间,似乎在嘲笑人类的渺小和愚蠢。     陈津轻叹口气,强者生存,弱者受苦,这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的生存法则。残酷的竟争在哪里都存在,只有不断变强,才能不被别人淘汰,这是命运法则。     不怕竟争,不惧压力,奋勇向上,这才是男人本色!     仰头望了半晌浩瀚的夜空,陈津重新盘膝坐好,检查起自身修为。     刚才张楚当头一掌,让他因祸得福,晋升到了阴阳液境界,那时他还来不及去感应自身的变化。     此时静下心思,他感到丹田比以前牢固很多,自己的精力至少是以前的两倍,也就是说他能将比以前多两倍的精气压缩在丹田中。     丹田中此时精气不足,需要精气。     陈津急忙捏碎一块四品精石,吸入其中精气,一连吸入四块四品精石的精气后,他才感到到了极限,这种大补的东西再吸下去,就要爆体而亡了。     现在陈津丹田中可存储的精气量是之前的两倍,不过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丹田中的精气是不是变得稳定了。不稳定的精气让他画符时而成功时而失败,召神也不能按自己意愿召来,实在是苦恼。     丹田中的精气一阴一阳,一清一浊,成太极图形,缓缓转动着。这是精气稳定的正常现象,陈津不禁喜上眉梢。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原本顺时针方向旋转的精气突然变成逆时针方向旋转了,再观察一番,他又发现这种旋转方向的改变是不定时的,没有规律可循,有时顺转很久才逆转一圈,有时顺转一圈逆转很多圈。     天呐,这是精气不稳的现象!陈津心中悲呼,什么《养精术》,早知道就不学它了。师父,您老算把我害惨了。     尽管如此,陈津依然能感到自身实力的增涨。如果会使道术,他会发现道术的威力和攻击距离都增加了。     虽然不会道术,但陈津晋升到精气期第二重阴阳液境界后,他可画制的符篆又加了两种――迷雾符、迷幻符。     这两种符的画法陈津熟记在胸,其中蕴含的道韵陈津也琢磨透彻,只待找机会画出一张测试一下。     除此之外,由于体内精气的增多,他一次性可以画出两张召神符而不伤及本源。     在混沌气的修为时,他画一张召神符就将消耗掉四分之三的精气,而现在他一次画两张召神符体内精气仍有结余,也就是说在与人对敌时,如果有时机,他完全可以画制两张召神符,同时召来两个神仙并肩作战。     “如果能在对敌时快速画出召神符就好了。”陈津感叹道。     符篆的有效期大约是三天,画制的符篆若是三天内用不上,那就作废了。现在陈津画符全部是用笔和纸来完成,在临战对敌时现画肯定来不及,所以他都是在平时画出符篆,存储下来以备急用,可是通常用不上,符篆只好可惜的废弃丢掉,画符时施放的大量精气也白白消耗。     如果有方法能在临敌时有针对性地快速画出符篆来,那就好了――现画现用,用什么画什么,这样精气就不会被浪费,修为速度又会得到提升。     “有什么方法呢?”陈津琢思索半天,毫无头绪,只好睡去。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学识完全派不上用场,一些东西他根本无从想象。     在林中睡了一夜,天亮后陈津吃了些自带干粮,便匆匆上路,如果路上不耽搁,今天天黑前应该可以赶到定州城。     没有张楚之流暗中跟踪,陈津一路倒是很顺利。尽管如此,到了定州城时,天色已黑了下来。城内华灯初上,气象万千,这个大城的繁华超出了陈津的想象,尽管是在夜晚,街道上仍旧是行人不断,车水马龙。各大赌坊、青楼、酒馆等会馆门前人影绰绰,生意兴隆,就是在路边还有掌灯卖小货、小吃的街摊,好不热闹,像是逢年过节才会有的夜市。     看见那小吃摊,陈津不禁有些嘴馋,他还没吃晚饭呢。买了两串臭豆腐,陈津边吃向卖豆腐的大娘问道:“大娘,定州城平时也这么热闹吗?”     “哪能?”卖豆腐的大娘见陈津礼貌,客气答道,“这不是赶上云家招婿嘛,定州城一下来了不少人,我们也就赶着这个时机出个夜摊,挣上几个银钱,补贴家用。”     “那云家具体的位置在什么地方?”陈津又问道。     “出了西城门,往西北方行个七八里路,便是云家山庄了。”卖豆腐的大娘打量陈津几眼,道,“小伙子,你也是来应招云家女婿的?”     “不是。”陈津摇摇头,也不多话,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云家并不在定州城内,看样子今晚得在定州城内住一宿了。     算算日期,云家明天下午开始迎客,正式招婿则在后天上午,许多先到的应招者和观礼者晚上大概都选择在这定州城内住宿。     陈津正在牵马去寻找客栈,忽然发现前方四个人向这边走来,他们一边说笑,一边打量着路边的小摊,似乎在寻找好吃好玩的。     这四人中其中的一人陈津认得,正是灵隐派的肖红烛,想来另外三人也是灵隐派的弟子了。
推荐阅读: 《战魂啸》 《无上武修》 《狂妄武尊》 《魔经鬼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