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九章 山林危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九章 山林危机

    更新时间:2011-08-18     简单吃过晚餐后,陈津靠在一个树干上,清心静气地欣赏着即将被夜幕笼罩着的山林。     晚风徐来,树叶轻摇,倦鸟归巢,虫儿低鸣,感受到大自然的亲切,享受着这恬静时光,陈津身心无比放松。     夜晚很快来临。     月亮升上了天空,月光轻柔洒下,树影婆娑,夜色分外幽静。     觉得心身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陈津拿出六块四品精石,摆放在身前,然后盘膝坐好,准备冲击阴阳液境界。     四品精石不但蕴含的精气多,而且可以提供给机体更大的能量,准备用六块四品精石来冲击阴阳液境界,这是在大肆挥霍,是在浪费资源。     陈津也知道这是一种浪费,不过他是第一次晋升境界,怕有所闪失,即使浪费些,也再所不惜。     宁神静气,捏碎一块精石,浓郁的精气便散发出来。陈津按照《养精术》所记载的炼精法门,开始吸入精气,将精气存储在丹田中。     一块四品精石的精气还没吸收完,陈津便感到丹田中的精气已经满满当当,滚滚荡荡。他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敢有丝毫停滞,继续吸入精气。在吸入四品精石精气的同时,他的精力也在慢慢增加,精力增加了,他便将更多的精气压缩在丹田。     到后来,陈津用尽全力也只能一丝一丝地将精气缓慢存储进丹田中,仿佛天边的乌云慢慢在像丹田中汇聚,让原来就浓黑厚重的精气变得更加的厚重。     “怎么还不晋升?”陈津脸上渗出汗珠,出现痛苦之色,如果再继续吸入,丹田就将被精气涨爆。     “不好!”陈津暗呼一声,他发现自己丹田中原本就不稳定的精气此时变得加的不稳定,像一只小鹿躁动不安,胡乱冲撞,似乎要随时冲出体外,“《养精术》,恐怕又是修习《养精术》带来的恶果。”     “现在该怎么办?”旁边没有明师相助,陈津心中现出一丝恐慌。     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一个黑衣人影从天空降下,一掌向他头顶拍去。     体内动荡的精气陈津根本无法控制,面对这突然袭来的一掌,他已无计可施。在这危乎性命的紧要关头,陈津已顾不上去冲击境界,随手拿起身旁的妖刺向头顶刺去。     从天空降下的黑衣人,看见刺来的尖刺,手掌一挽,便将妖刺拍开,而后掌势如初继续向陈津头顶拍去。     不过中途变势,让他掌上的力道减去了六七分。     啪!     黑衣人一掌重重拍在陈津头顶。     陈津感到脑袋一阵嗡嗡作响,头眼昏花,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神智似乎也将消散。     他已无力再去内视丹田中动荡的精气。     如果他神智还处在清醒状态,一定会发现,随着黑衣人一掌拍下,他丹田中即将冲出体外的精气像遭到棒喝的小鹿,又重新在丹田中安份下来。     就在陈津将要昏迷的一霎那,脑袋中突然想起一声噼雳。这声噼雳将他的神智唤醒,同一时间,他看到自己丹田中亮起一道闪电。     炽亮的闪电划过,丹田浓墨的精气被劈成两半。浓墨的精气液化成一黑一白、一清一浊两种液体,像一个圆润的太极图案,缓缓转动着。     道生一,一生二,这一刻他晋升到了阴阳液境界。     晋升到阴阳液境界,陈津的精力跟着增长,丹田中渴望吸入更多的精气。     “在我一击之下,你……你不但没死,反而晋升了?”黑衣人没能一掌将陈津毙在掌下,飘身站在陈津身前,惊讶地看着他。     “张楚?”陈津抬起头,看见站在身前的黑衣人并没有蒙面,赫然是流云峰的弟子张楚。     张楚阴狠地笑道:“我一掌没有拍死你,你别感到庆幸,这样只会增加你再次面临死亡的痛苦。”     陈津冷然道:“你不蒙面,看来今天不杀我你是不会罢休的。”     张楚看着陈津像看着一只已经到手的猎物,好整以暇道:“我一路跟踪你,就是要找个偏僻无人的地方,把你给杀了。你虽然晋升到了阴阳液境界,不过你这个符篆师与我相差太远了,况且你才刚刚晋升到阴阳液境界,体内精气并不多,我杀你如杀鸡。”     陈津沉着道:“张楚,我和你并无怨仇,你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你没听说过嘛,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你做任务一下得了那多上品精石,实在让人眼谗啊!”张楚瞥了一眼地上的精石,恨恨道:“居然用六块四品精石来冲击阴阳液,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啊!我还从欧阳师兄那里听说,你这次去东门村做任务,很可能还得到其它宝贝,杀了你这些都是我的。”     “欧阳远?”陈津知道,张楚固然有贪欲,不过其中也有欧阳远挑唆的因素。     张楚仰头看看夜色,阴险笑道:“在这无人的山林中将你杀了,谁又会知道是我张楚干的呢?今天你死定了!”     “是啊,如今做什么都不会被人发现。”陈津嘴角划过一抹邪笑,缓缓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篆,夹在指尖。     张楚视之,不屑笑道:“初期符篆师就能画制那几种治病的符篆,你以为能降住我?”     陈津淡然笑道:“你错了,这并不是治病的符篆,而是召神符,召门神的符篆。”     “你唬谁呢?门派早试过你,你根本画不出召神符,有本事你就召出神仙来让我看看。”张楚一副死活不信的模样。     “那今天就让你亲眼见识一下。”陈津目光一寒,捏诀吟咒:“门神,出来吧!”     念完咒语,符篆陡然冒出火光,速迅燃烧。     张楚不以为意,以一副“看你能搞出什么名堂”的神态轻松欣赏着这一切。     符篆烧尽,火苗跳动了一下泯灭。     呱――     突然之间,林梢传来一声乌鸦的叫声,叫声低沉哀怨,听得人毛骨悚然。     与此同时,陈津和张楚惊讶地发现了天空中的异样。两人不约而同向天空望去,只见月夜下,一团黑云像慧星一样,拖着一条尾巴,划着一条弧形轨迹像这边坠下。     “难道这小子真能召出神仙?”张楚不再轻松,神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呼――     那团黑云降落在两人中间,微微抖动下,黑云散去,现出一个人影。     来人身形消瘦,穿着一袭宽大黑衣,束着黑色头巾,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颊,仅露出半张惨白消瘦的脸庞。他狭长的眼睛周围有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眼圈,阴冷的目光从发隙里透出,带着一丝狠毒。在他的肩头,站着一只黑色乌鸦,正探头探脑地不断打量着四周。     黑衣、长发、白脸、黑眼圈,目光阴冷,乌鸦站立肩头,这人身上透着森森鬼气,像来自幽冥地域的恶鬼。     陈津纳闷问道:“你是我召来的吗?”     “不错,我正是你召来的。”黑衣人冷声说道。     “这就是你召来的神仙?”张楚打量黑衣人几眼,咧着嘴对陈津道,“你耍的是什么把戏?居然弄来这么一个鬼东西。我是名门正派弟子,岂会怕这些霄小魔鬼?我一掌就能打得他烟散云散。”     这个人的确不像是神仙,身上哪有一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不过陈津听说他是自己召来的,稍稍放心些,问道:“那你是谁?”     “夜游神!”黑衣人气语不善,这句话明显是冲张楚说的,大概对他刚才所说的“霄小魔鬼”很不满意。     “一个名号就想唬住我,你当我这几年的道是白修了么?”张楚抽出一把长剑,居然是一把上品灵器,扬剑指着夜游神道,“今天我就剥你的皮,抽你的筋,看看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阿鼻地狱》 《武炼巅峰》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