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八章 暗流涌动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八章 暗流涌动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17     回到独秀峰,陈津不由有种回到家的感觉,虽然长弓常说一些让他伤的“肝肠寸断”的话,但他仍然感到无比的温暖。穿越前,卖画回到家中,爷爷不也是经常指着没卖出去的画打击自己几句吗?     吃饭的时候,陈津从怀里掏出几大绽银子,这是在兹阳城卖三件中品灵器所得。将银子拍在长弓面前,陈津豪爽道:“师父,这是孝敬您的,还账买酒应该足够了。”     “看来这次任务你收获不小啊!”长弓笑得合不拢嘴巴,将银子全数收入囊中,也不去追问银子的来源。     陈津将明天要去定州城云家送香沁石一事和长弓说后,长弓眯着眼睛道:“嗯,该去,该去。云家是符篆世家,为师当年和他们当代家主云边鸿论符三天,从他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这些年来,云边鸿在符篆术上的修为愈发出众,云家的地位也跟着蒸蒸日上,成为各大门派拉拢的对象。你若是能得到云边鸿的一二指点,一定会受益菲浅,不过……我看你小子难入他法眼,即便如此,去了长一番见识也好。”     “云边鸿到时候肯定忙着选婿,哪儿会有时间指点我?”陈津怏怏地应一句,他心中也十分希望能得到高人的指点,可是他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根本不会有那个面子。     笠日清晨,陈津和宿醉未醒的长弓打声招呼,便下了独秀峰,沿着即定的路线前往定州城云家。     柔媚的朝阳透过薄薄的晨雾,洒在参上峰的一条幽静的林间小道上,太霄掌教贞吉和主管任务的宋长老缓步而行。     贞吉负着双手,慢悠悠道:“太霄两年招收一批弟子,弟子在太霄门修行五年下山谋事,自我任掌教以来,已培养了十多批弟子,如今的这批新弟子修行最为迅速。”     宋长老点了点头道:“这批新弟子的确是才华出众,这次外出历练,不少弟子修为都提升了,大有迎头赶上老弟子之势。”     贞吉道:“先辈曾预测这几年是道之觉醒的年代,看来所言非虚。不过新弟子要赶上老弟子也不是易事,在道之觉醒的年代,老弟子的修为同样在快速提升,你不也是如此嘛。”     宋长老谦虚笑道:“虽然我无法感知掌教修为境界,但我知道,掌教最近修为精进了不少,我那些末微修为在掌教面前不值一提。”     贞吉笑而不语,接着道:“听说独秀峰学习符篆术的陈津完成了那个四级任务?”     “嗯,这小子运气不是一般的好,不但完成了那个探查村民失踪的任务,还顺路寻到了香沁石,我已派他把香沁石送去云家了,此时应该已经出发了。”     贞吉望了宋长老一眼,继续前行,说道:“有没有发现他画召神符?”     “没见也没听说过他会画召神符,掌教放心就是,若发现他有这方面迹像,我会第一时间收拾他。”宋长老话语森严,不带丝毫犹豫。     “不要让他觉察出我们对他有敌意,这个弟子若在符篆术上修行有所成就,当为门派之喜,若是修行毫无建术,对门派也无损失。”     “掌教的意思我明白。”宋长老恭敬道。     太霄长教贞吉与宋长老一路谈话,威严自然而发,让人敬畏。他侃侃而谈,言语细腻,所说之事,皆与门派息息相关。从中可以看出,他这个一教之尊,虽然高高在上,却对门派之事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清晨小道,薄雾弥散,阳光洒落,行走其间,心旷神怡,仿佛人已溶进山林之中。     走了几步,宋长老突然问道:“牧野答应去应选云家女婿,是否是掌教亲自说动的他?”     贞吉停下脚步,轻轻叹口气道:“牧野和欧阳远两人同时对文芩有爱慕之意,若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必将闹得势若仇敌。他们两人都是门派中出类拔萃的人才,少了谁都是一大损失啊!为了避免这种局面发生,现在就必需有一人退出。     我和牧野详谈之后,他虽有不甘,不过也还是答应。如果这次他能成为云家女婿,在云边鸿的帮助下,他今后的修为必定一片坦途。另外,牧野若能成为云家女婿,我们太霄门和云家的关系也会更加亲密。现在符篆师稀少,若能得到云边鸿的帮助,我们门派的实力将会大大提升。”     宋长老佩服说道:“掌教深谋远虑,我辈所不能及啊!”     贞吉脸上显出少有的凝重之情,长长叹口气道:“我不能不多想啊!道之觉醒,妖魔也不再沉睡,从各地情形来看,妖魔蠢蠢欲动,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六十年前,妖魔侵袭中原,东明教背信弃约,以致太霄损失惨重,我不能让这种悲剧再次发生。”     宋长老这次没有插话,静静地听着。     贞吉接着道:“上次正邪大战,东明教临时背约,置我们于危难而不顾,这使我便明白了一个真理――盟友不可信!在大战之后,各教派划分地域,割据称雄,却无能力治理一方,使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为了恐固势力,他们甚至不惜勾结妖魔,暗杀正道人士。如今观天下之势,唯有统一中原,方能使百姓安居乐业,方能齐心抵御妖魔。”     宋长老想了一下道:“掌教所言甚是,确实应该铲除多余教派,让天下尽归一门。只是大业幸劳,任重而道远啊!”     “虽是幸劳,不过若能完成这等伟业,我等必定功德无量,在得道成仙羽化飞升时,也不会因为功德不够而身死道消。”贞吉目光透过薄雾,仰望天际,似乎在那云层深处,已看到自己飞升时的英姿。     宋长老道:“既然要统一中原,那么我们何不拿东明教开刀,也好报了六十年前的那一箭之仇。”     贞吉收回目光,淡然一笑道:“不急,在铲除其它势力之前,我们需摆平太霄门内的不安份因素。”     宋长老皱眉道:“掌教是指解悬峰?”     贞吉并没正面回答,仍是不疾不徐道:“解悬峰如今虽是太霄门下,不过他们毕竟是外来势力,在解决一些问题的观点上与我们多有不同,久必成患啊!”     说话间,两人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在林间小道的尽头。     看似风平浪静的太霄门,实则已是暗流涌动,蕴酿着一场滔天巨浪。     这种重大事情,陈津目前还无法得知,他骑在高大的黑色俊马上,往定州城的方向驰去。路上无人作伴,颇感无聊。     行至傍晚,骑了一日的马,陈津已感到有些困乏。在天黑前应该可以赶到前面的村庄,不过陈津取消了这打算,他打算就在这林中过一夜,明天再起程出发。     他感到自己距离阴阳液境界已十分的接近,今晚利用精石的辅助冲击一下,或许就将突破。现在该找一处无人的幽静地方,养精蓄锐,为晚上的突破做准备。     在陈津策马进入山林后,一个人影尾随在他身后,悄悄地跟进入了山林中。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