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五章 化险为夷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五章 化险为夷

    更新时间:2011-08-16     肖红烛铿锵激扬的演说,让围观的人群对灵隐派的实力充满了赞赏。正在肖红烛得意的时候,霎那之间面色巨变,吓得花容失色。     一个身影,突然从地底迅捷地窜了出来,一把尖刺至下而上,刺进了肖红烛的衣衫里。     尖刺紧贴肌肤而过,肖红烛甚至能感到尖刺上散发出来的凉意,差一点就将刺入肉里。     一惊之下,肖红烛一飞冲天,可是那尖刺一挑,竟然将她上衣衣衫挑开了。     半空中,肖红烛衣衫凌乱敞开,露出里面一件红色抹胸。这件小小亵衣难掩一片雪白的春光,一对丰挺乳|房更是呼之欲出,让围观男性者无不瞪大眼睛,欲望升腾,大呼:今天真是艳福非浅啊!     肖红烛虚立半空中,既羞又怒,看清从地底冒出来的人她更是吃了一惊:“陈津,你……你居然没死?而且还钻到我脚下突施暗袭!”     “怎么?受惊了?”陈津手握妖刺,丝毫不敢放松。     人群人早已惊呼一片:     “那太霄门那小子没死!”     “真是命大啊,那么厉害的地裂术都没弄死他。”     “大地已经复原了,他是怎么在地底活下来的?”     “……”     苏文芩看见陈津突然出现,心中惊喜交加。这个家伙似乎每次都有出人意料之举,这次不但没葬身地底,而且从地下突施暗袭,挑开了肖红烛的衣衫,让她狼狈不堪。     陈术立摸着胡须,一副难以明白的模样。     欧阳远神情古怪,想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可心底明明是恶恨。     肖红烛气得直喘粗气,玉面生煞,盯着陈津道:“别得意太早,三招之约,你才刚刚躲过一招呢!藤绕术!”     别看这女人平时娇弱俏丽,临战之时却是凶狠异常,此时也不去管凌乱的衣衫,迅速捏诀施术。     嗖!嗖!嗖!     三条藤蔓扭动腰枝从地上冒了出来,陈津来不及反应,已被藤蔓缠住了双脚。     “这女人还真是难缠!”陈津被藤蔓缠住,用力挣扎,仍是无法摆脱藤蔓的束缚,心中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只听欧阳远此时喊道:“肖师妹,你这已经是第二招了,三招之约,你只剩下最后一招了,若我陈津师弟抗住了,你可就输了。”     藤缠绕一出,陈津虽然被束缚在地上无法动弹,可他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欧阳远的喊话,看似在为陈津鼓劲,其实是在提醒肖红烛,最后一招,你可要全力而为。     肖红烛身处半空,眼中厉芒闪烁,冷冽说道:“陈津,你当众让我出丑,别怪我出手无情。你已被我束缚在地上,第三招,我看你如何能挡住?”     欧阳远,你他妈的可真够阴险的!陈津在心中痛骂欧阳远一句,立即将所有注意力全聚中在肖红烛身上,希望拼尽全力能挡住她的第三招?     第三招又将是什么?     肖红烛并没让他多等,左手捏诀,右手长剑挽个极其繁杂的剑花,然后慢慢划过虚空。     立刻间,晴朗的天空起了乌云,滚滚动荡,越来越浓,乌黑的阴影笼罩住了这么草地。     围观的人群吃惊地抬头望天,他们不明白,别处晴空万里,为何唯独这片小小的区域突然之间乌云密布,似乎大雨即将倾盆。     见此情景,朱粼惊疑地望向秋水崖:“师父,师妹什么时候学会这种道术了?”     秋水崖骄傲地道:“就在上月雷电交加的那个夜晚。你红烛师妹将来必定会大放异彩!有此徒弟,为师也甚是欣慰。”     “闪电术,她居然会闪电术?”苏文芩博学多才,看见天空的乌云,她心中大是惊骇,这是施展雷电术的前奏。     闪电眨眼即逝,因为快,所以极难把握,若想领悟闪电精气,执着的信念、超人的天赋、极好的运气,三者缺一不可,能领悟其中精气者万中无一。当然,闪电的威力也是极其恐怖的,有大能者,能引动万道闪电,一下摧毁一座城池。     “裂云闪电!”肖红烛娇喝一声,长剑当空劈下。     陈术立急忙一挥手,说道:“不必再比了,我们认输。”陈津被束缚在地上,是如何也躲不开这招的,他对这个弟子很有好感,眼看着他送死,余心难忍。     可是已经晚了,闪电的速度是何等的迅疾!     噼啪!     天空传来一声尖锐的爆裂声,一道炽亮夺目的闪电,刺破乌云,划破长空,携雷霆万钧之势劈向陈津。     “完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念头,有些围观者已不忍心闭上了眼睛。陈津被藤蔓束缚无法移动,面对劈来的闪电他避无可避,下一个刹那,他或许就是一堆焦炭了。     看见那闪电银蛇当头劈来,陈津已忘记了害怕,本能地一挺手中妖刺,直指苍天,迎向劈来的闪电。     闪电释放出强烈的电流,发滋滋滋的声音,猛烈地劈向妖刺。在陈津已做好承受电流给身体带来的惨烈痛苦时,却发现身体没有任何过电感觉。     他抬头一看,只见那道闪电劈在妖刺尖上,却无法往下传导。     闪电在天空扭动着身子,发出的电流声更大,似乎在咆哮,带着强烈的不甘。     “妖刺阻挡住了闪电?”陈津惊喜无比,“这妖刺是绝缘的!”     势如破竹的闪电,却被一根毫不起眼的尖刺阻挡住了。这一下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围观者无比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欧阳远双眼中射出恶恨的目光,暗道:可恶,这小子为什么总是能化险为夷呢?     苏文芩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天空中的肖红烛气愤说道:“闪电都劈不死你,你的命还真是硬啊,再吃我一剑。”这次她也不再施展什么道术,一振手中长剑,凌空飞刺陈津,速度极快,剑尖与空气摩擦,带起一抹流光。     这一招简单,却异常致命,被束缚在地上的陈津是如何也挡不住的。如果刚才她不施展裂云闪电而用这招飞刺,陈津已经败了。     长剑袭胸,眨眼即至,可就在这时,一点寒光射向肖红烛手中长剑。     叮――     一声轻响之后,射向长剑之物碎成无数细小的冰晶,原来刚才那点寒光是一只冰锥。     冰冻术!苏文芩出手了。     冰锥粉碎,长剑也偏离了方向,陈津幸免于难。     “说好三招之约,三招已过。”苏文芩冷冷地看着肖红烛。     肖红烛气得一跺脚,恶恨恨地看了陈津一眼,气乎乎地走到秋水崖跟前。     秋水崖爱惜地道:“红烛,不是你技不如人,三招太少,而这小子运气又太好,不必和他计较,道门大会时你再和他一较高下也不迟。”     藤绕术破去,陈津恢复了自由,刚刚种种都是危险万分,此时仍心有余悸。     见师妹三招没讨到便宜,反而落得一副狼狈像,朱粼脸上也是无光,此时站出来,挑衅道:“陈津,我一招就能胜你,有种你就出来和我比试!”     朱粼所谓一招取胜并非无的放矢,通过陈津和肖红烛的比试,他大致知道了陈津的实力。和这个没有攻击手段的沌混期符篆师比试,根本不用那么麻烦,一剑过去,就可解决战斗。     陈津望着他,不喜不怒,默然不语。     “怎么?连一招你都不敢比试吗?没种!”朱粼眼神蔑视,恶毒的言语如刀直接戳向男人的忌讳。     围观人群就想着看好戏,唯恐天下不乱,火上浇油地起哄道:     “一招而已,陈津,和他比试。”     “太霄门的小哥,威风威风要威风啊!”     “怕个蛋,人死鸟朝天,和他打啊!”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出名太快怎么办》 《神变》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