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三章 昂然应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三章 昂然应战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15     新的一周,提前更一章,求点击、求收藏、求票票     ――――――――――――――――     看见陈术立、苏文芩、欧阳远难以置信的目光,陈津肯定地道:“不错,我的确是做完任务回来的。”     欧阳远审视地看着陈津,说道:“刚才听灵隐派的人说,在他们派去的金丹一期长老失踪后,他们又派去了两位金丹二期的强者,你在东门村可否遇到他们?”     陈津一扬眉头,答道:“遇到。”     欧阳远眯起眼睛道:“两个金丹二期两仪境强者的任务被你抢了?说出去恐怕无人会信,你有何凭证?”     这在陈津的意料之中,他早想好了一套说辞,不动声色道:“那两个金丹二期的强者一个叫钟正,一个叫张得蒙,他们还带了两个徒弟,一个叫赵显,一个张宁,如若不信,你可以去问楼下灵隐派的人,这足以证明我遇见过他们。至于村民失踪,是因为被一个妖兽吃了。我在一个山洞中找到那个妖兽时,正巧赶上他身患重病,不过这妖兽比我强很多,在一番苦斗之后,我才好不容易将他消灭,这事村民已经查证过,一切属实。”     “好!”听陈津说完,欧阳远大赞一声,一拍桌子,长身而起,兴奋道:“陈师弟真是英雄了得,给我太霄门大大争脸了,走走,随我下楼。”     在欧阳远的拉扯下,陈津一脸茫然地跟着他往楼下走,不知他想干什么。     欧阳远拉着陈津下楼,在半楼处,他站定身形,看见灵隐派的三人正在吃饭,扬声喊道:“朱粼兄。”     他这一句高喊,不但吸引了灵隐派的三人,而且引得整个在一楼大厅吃饭的人都朝他看去。     欧阳远笑道:“朱粼兄,本着为贵派考虑,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刚才闹过一阵不愉快,朱粼抬眼,没好气问道:“什么事?”     欧阳远道:“朱粼兄刚才劝我们回去,不用去东门村做任务了,现在我告诉你,你赶快通知贵门派去东门村做任务的两个金丹二期的高手,让他们回来吧,因为任务已经被别人完成了。”     “被别人完成了?被谁?”朱粼怀疑问道。     欧阳远拍拍陈津的肩膀道:“瞧见没,就是被他完成了――陈津,我们太霄门的新弟子,混沌气境界的符篆师。”     朱粼终于听出欧阳远的本意,蹭地站了起来,大怒道:“欧阳远,你莫要信口开河,我们门派一个金丹一期的强者都无法完成的任务,他一个混沌气修为的符篆师怎么可能完成?你是在拿他来羞辱我们吗?”     “这是羞辱吗?”欧阳远装着吃惊的样子,“这可都是事实啊,我陈津师弟还在东门村见过贵派两个金丹二期的强者和他们的两位弟子呢,这四人是钟正、张得蒙、赵显、张宁,没错吧!”     朱粼眉头一皱,这四个人的名字一个不错,难道他说的是实情?他不由看向自己的师父秋水崖,秋水崖同样皱着眉头深思着什么。     却听半楼处的欧阳远又道:“贵派金丹一期二期的高手都无法完成的任务,我陈津师弟却完成了。他的能力和才智,远在贵派那些自诩为强者的人之上,见到他,你们也只有失败的份儿。”     欧阳远说的激情四射,陈津面庞却沉了下去,欧阳远这是在偷换概念。本来灵隐派只是任务失败,经欧阳远这么一说,直接变成了灵隐派的诸多高手都不是陈津的对手。     大厅中的宾客早已议论纷纷:     “灵隐派金丹一期长老都无法完成的任务,却被太霄门这个新弟子完成了?”     “并且这个弟子只是一个混沌气修为的符篆师。”     “你们难道没有听出话中的意思?这个弟子抢先灵隐派两个金丹二期强者完成了任务。”     “灵隐派这次丢人丢大了,连一个混沌气修为的新子都能完成的任务,他们金丹二期的强者却完成不了。”     “以后有任务直接发往太霄门算了。”     “太霄门那个叫陈津的新弟子还真是厉害,都强过灵隐派金丹二期高手了,了不得!”这位只是在说做任务方面,并且是指本次任务。     可是这话听在朱粼耳中,却不是这个意思。     欧阳远的一番话,加上宾客的议论,像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扇在灵隐派三人的脸上。三人早已是怒气填胸,秋水崖强忍着,不过手指已将手中拿的筷子捏得粉碎;那个少女杏眼圆睁,柳眉倒竖,随时要发飙的模样。     朱粼气得咬牙切齿,猛一拍桌子,指着陈津,凸瞪着眼狠狠道:“你们太霄门这个叫陈津的新弟子狗屁都不是,他有多强?老子一巴掌都能拍死他,不信咱们就划下道,在门外比试一番。”     “比试,比试……”宾客们无不是爱看热闹的人,按耐不住的跟着起哄。     “欧阳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女声从身后传来,陈津回头一看,苏文芩和陈术立也从楼上下来了。     朱粼吐气扬眉道:“刚才灵隐派的三人没少奚落咱们,我不能让太霄门的声誊遭到抵毁,这次我用陈津师弟完成任务这个实事话说,看他们还怎么得意!”     苏文芩不满地道:“你就没想过,你这么一说,陈津师弟就成灵隐派的公敌了。以后旦凡灵隐派的人遇到他,都会视他为敌,出手教训他。”     “啊?苏师妹,我……我一时激动,光想着为门派争口气,还真没意识到这点。现在朱粼就要和他比试,该如何是好?”欧阳远一副吃惊和懊悔的模样。     陈津心中冷哼一声:做戏的功夫还真不错,你是故意用这一招来整我吧!     陈术立也感到事态的严重,肃容拱手道:“灵隐派的各位,我这师侄欧阳远刚才言语失当,甚是不妥,望请几位海涵,我这就让他向几位斟茶认错,至于比试一事,我看就算了。”     秋海崖紧握拳头,一言不发,似乎不答应。     朱粼怒哼一声道:“灵隐派的声誊已遭践踏,唯有比较方可证明谁是强者谁是废物!”     此时,灵隐派的那个女弟子站起身来,带着满脸煞气道:“和这个混沌气境界的符篆师比试何劳师兄出手,就让师妹和他比试比试。我和他同为这届新弟子,我赢了他,别人也无可非议。”     “好,就这么定了。”秋水崖豁然起身,眼神凌利,战意十足。     “秋道兄,小孩子们一时意气用事,起了争执,你又何必计较当真?你我今日都还有事在身,比试之事还是取消为宜。”陈术立有些替陈津担忧,毕竟符篆师在初期没攻击力可言,并且他已看出,那个灵隐派女弟子年纪轻轻,修为却出类拔萃。     灵隐派女弟子一指陈津,不屑道:“和他比试,根本不会浪费多少时间,三招足矣!我知道你们是怕了,若不敢应战,就让他跪在我面前,大叫我三声姑奶奶,并且当着众人面说‘我陈津是废物,根本不是灵隐派弟子对手’。”     面对灵隐派女弟子咄咄逼人的势头,陈津也不再忍让,上前一步问道:“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灵隐派女弟子扬起下巴,耻笑道:“想套近乎吗?还是想认我这个姑奶奶了?也好,我就告诉你,本姑娘名叫肖红烛。”     陈津眼眸射出一道精光,昂扬道:“肖红烛,我陈津应战!”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