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二章 不要怀疑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二章 不要怀疑

    更新时间:2011-08-14     看着扑来的七八个气势汹汹的兵士,陈津不敢恋战,当前保命要紧。     连摆摊卖的上品灵品也来不及收拾,陈津急忙翻身上马,狠踢马腹,黑马夺路狂奔,一直冲出城去。     至于城隍,陈津知道,自己召来的这些神仙――五百灵官、土地公、门神――都是分身,全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主儿,不必担心会被刘汉金杀了。     逃到兹阳城外,陈津回头望了一眼城廓高耸的兹阳城,心中无比愤慨:居然把我追得如此狼狈,连上品灵器都顾不上收拾,可恶!如果把那三件上品灵器换成精石,我的修为快速提升就有保障了。     怕有追兵出城追来,陈津不敢耽搁,长长吐出一口胸中闷气,催马飞奔。     一直飞奔了上百里路,陈津估摸追兵大至不会来了,这才放缓了马速。这时已是日当正午,腹中不由饥饿起来。     恰巧前面有一个山岔路口,一座酒楼就耸立在路过,里面的饭菜香味已经飘了出来。     由于所处地理位置优越,又是午饭时间,酒楼门口食客频至,看来这酒楼生易很是不错。     陈津拨转马头,径直来到酒楼门口,交待店小二照料好马匹后,便迈步进了酒楼。     酒楼分上下两层,也没幽静雅间,两层都是大厅,坐满了客人,推杯换盏、吆喝谈论之声响成一片,虽显嘈杂,但也热闹。     这种环境陈津并不反感,没穿越前去小饭馆吃饭都这幅场景。陈津想看一下周围风景,便向二楼走去。     楼梯刚走到一半,陈津便听到从二楼大厅传来两拨人相互冷嘲热讽的声音。     “太霄门的几位,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你们已经晚了,我们灵隐派派去的人先几天就到达东门村了,探查东门村村民失踪之谜的任务肯定要被我们灵隐派完成。”     “这个任务的难度极高,你们灵隐派有这个能力吗?你们先前不是已经折了几批人吗?”     “所以这次我们派去的是两位金丹二期的强者和两位优秀新弟子,足可以应付任何危机。”这人自信满满,而后语调一变,说道:“你们之前去的不过是一个混沌期境界的新弟子,而且还是修习符篆术的,恐怕他早就被妖兽吃了,你们现在去,连他的骨头渣子都找不到喽!”     呛――     一声宝剑出鞘的声音,接着一个女声怒叱道:“事情还没有定论,再敢胡言乱语,我割了你的舌头。”     陈津早听出来了,太霄门和灵隐派的两拨人在楼上相遇了,此时闻得这个女声陈津一怔,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是苏文芩师姐的声音,她也在?”     “哟哟哟,苏师妹,你一向沉静如水,怎么为了一个小弟子生这么大大火气啊,看来你和那个新弟子关系非浅呐。”一个灵隐派的人声音轻佻,言语中暗含的意思大家都听了出来。     一个愤怒的声音喝道:“朱粼,你再敢抵毁苏师妹的人品,别怪我翻脸无情。”     “欧阳远,早听说你对苏文芩师妹用情至深,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灵隐派的朱粼嘿嘿一笑,又将话头转到苏文芩身上,继续说道,“苏师妹,都说你聪明睿智,今日怎么这么不明智呢?你们肯定已经知道东门村任务的难度远远超过了预估,那任务连我们金丹一期的长老都有去无回,难道你认为一个修习符篆术的废物可以完成任务吗?哼哼,这任务也只有我们派去的两个金丹二期的强者可以完成。”     “粼儿,不得无礼,太霄门还有长辈在此,不要再多言了,事态如何,他们心里很清楚。”说话的应该是太霄门的长辈,明着是在责备弟子,不过其中暗含讥嘲的语意众人都听了出来,只听这人又道:“太霄诸位道友,楼上稍显拥挤,我们还是分开为好,你们且在楼上吃,我们去楼下吃,今天这顿饭算我请。”     “啊呀,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就却之不恭了。文芩呐,今天你秋师伯请客,想吃什么好的就尽管要。”     听到这个玩世不恭的声音,陈津知道这是苏文芩的师父陈术立。     “呵呵,各位尽管吃,我秋水崖这点钱还是有的。诸位慢用,我们这就下楼吃去。”     陈津正上着楼梯,刚好与从楼上下来的灵隐派众人碰面。     当先的是一个长着胡须的青衣道长,他身形挺拔,神态倨傲,想来应该是灵隐派的长辈秋水崖无疑。在秋水崖身位跟着一男一女两名年轻弟子,那男弟子趾高气扬,大抵就是朱粼了。     三人看也没看陈津一眼,与陈津擦肩而过。     陈津上到二楼,见陈术立、苏文芩和一个他没见过的年轻男子正围坐在桌子边上。     “陈院主,苏师姐。”陈津走了过去,各气地打了声招呼。     “陈津?”苏文芩愕然起身,上下打量陈津几眼后,喜不自禁道,“你……你从东门村回来了?”     “来来来,坐下说。看你这满身尘土的,被狗撵了?”陈术立见到陈津也是笑逐颜开,不禁开起了玩笑。     “被一群恶狗追的。”想到兹阳城那帮徒,陈津心中仍是愤恨,落坐后问道:“师姐,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苏文芩也看出陈津奔波了一路,为他倒了一杯茶后,说道:“你走后四天,门派接到消息,说东门村任务的难度远远不止七级,门派商定由我师父去查看,我也顺便跟来了,我们急匆匆一直紧赶,没想到你居然平安回来了。”     陈术立一边喝茶一边说道:“长弓那小老头这回总可安心喽,他知道东门村任务难度等级后,硬说门派让你去送死,在太和大殿闹了一整天。看你这灰头土脸的,肯定没完成任务吧?我告诉你,据分析那任务还真是藏有莫大危机,没完成任务那是正常,你小子能捡条命回来就该烧高香了。”     “灵隐派金丹一期的长老都折在那里,你却安然回来了,陈师弟,你是不是根本没去东门村啊?”     说话的正是那个陈津不认识的青年男子,他调侃似的说道。     陈津听出话中的不善,不禁眉头一皱。     苏文芩不悦地扫了青年男子一眼,向陈津介绍道:“陈津,这是流云峰大师兄欧阳远,修为和道术都在我之上,他才是太霄名副其实的第一弟子。”     “苏文妹,你太谦虚了,我哪能及得上你,与你交手我总是败下阵来。”欧阳远仪表堂堂,面带微笑,一副谦谦君子模样,不过他看陈津时却掩不住眼神中那一抹恶恨。     陈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道:刚才有人说他对苏文芩师姐用情至深,怕是他看到苏师姐对我关切,心里的醋瓶子打翻,进而对我产生了恨意。     其实苏文芩并不是顺便跟来的。她知道门派派人去东门村查探任务,并不是关心陈津安危,而是关心任务背后的利益。如果因巨大的利益而引起争斗,谁又会去在乎一个小弟子的死活呢?     在她多次请求下,陈术立才答应带她来的。苏文芩一路焦急,忧心重重,在见到陈津后却如释重负,心情爽朗,其中的关切之情让欧阳远心中很是不爽。     “哟哟哟,苏师妹,你一向沉静如水,怎么为了一个小弟子生这么大大火气啊,看来你和那个新弟子关系非浅呐。”     猛然记起朱粼刚才说的那句话,欧阳远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心中对陈津的恨意又增加了几分。     不过欧阳远并没有把恨意挂在脸上,仍是一副谦谦君子模样,含笑对陈津道:“陈师弟,我刚才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并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不过也不能不让人多想,灵隐派先是两个弟子去探查任务失踪了,后来派去的金丹一期的长老也跟着失踪,而你这个沌混期的符篆师却安然回来了,这其中缘由着实让人费解。”     陈津不喜欢欧阳远的“假”,在心里哼一声,道:“不要怀疑我,我不但安然回来了,而且是完成任后回来的。”     “什么?你完成了任务?”     一时间,陈术立、苏文芩、欧阳远都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陈津。
推荐阅读: 《子虚》 《涅槃之梦》 《狩猎在地球末日》 《异界之狂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