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一章 城隍降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一章 城隍降临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14     陈津曾在穷奇山洞召来过一次门神,这家伙盔甲鲜亮,仪态威武,如果召他出来,光凭气势恐怕就将这些人给镇住了。     可是他失望了,纸符烧尽,也不见空气中有任何动静,更没看到门神的影子。     “他娘的,不会关键时刻召神失败了吧?”陈津心中不由出现一丝慌恐,开始横量,以自己的实力能不能冲出这几个人的包围圈。     刘汉金见陈津怔怔失神,以为他在虚张声势,耻笑道:“你的人呢?不会是吓得不敢出来了吧?”     陈津心中也大是汗颜。     就在所人的注意力被这边场景吸引住时,旁边不处的一座城隍庙中,其中塑造的城隍像忽然动了一下,一个身影从城隍像上站了起来,接着跳下供台,施施然向庙外走去。     这身影居然和城隍像是一个模样。头戴乌纱帽,身穿金色衣,黑髯垂胸,手捧笏板,一脸正气,俨然一副士大夫上朝的模样。     “是你召我?”一个低沉的声音猛然在陈津耳边响起。     陈津闻声回头,便看见一个士大夫模样的中年人站在自已身后,吃了一惊,问道:“你……你谁啊?”     “我是城隍。”声音浑厚,正气浩然。     “你……我……”陈津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召神符篆上精气不稳,门神没召出来,倒是把城隍给召了出来。虽然气势弱了些,不过传说城隍是地方守护神,监察民情,剪除凶恶,想来应该不会太弱。     人群中拜过城隍的人已觉得眼前这个人好生熟悉,可他们又怎敢想象是城隍降临了呢?     城隍不屑的目光扫过刘汉金等人,眯起眼睛对陈津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帮你惩治他们?”     发现城隍满脸写着“不乐意”,陈津依然道:“他们仗势欺人,鱼肉百姓,如今还要砍了我的手,没收我的财物,我恐不是他们对手,让你出来是想让你助我一臂之力。”     “这也太儿戏了吧?”城隍傲然挺首道,“我是有大|法力、干大事情的人。”     “有大|法力、干大事情?”陈津心中暗喜,听城隍的口气,这个文官模样的神仙道术似乎很厉害。虽然发现城隍的不乐意,不过从召神的第一天起他就豁出去了,也不怕这些神仙事后给自己穿小鞋,反正召他们出来,他们就得听自己的。     抬眼看着城隍,陈津微带怒气道:“这点小事,你帮还是不帮?”     城隍瞪了陈津一眼,无奈道:“好,我就出手帮你教训他一下。”     城隍一现身,刘汉金便放了一道灵识过去,以他的修为,居然探测不出对方的修为,心中顿时狐疑不定:一是这人的修为高出自己两个级别以上;二是这人根体没有修为,平凡人一个。     正在刘汉金犹豫要不要出手试探之际,城隍己大迈步朝他走去,扬起手中笏板,作势欲打。     刘汉金心中一紧,对方步伐平常,招式无奇,但却有一种无论如何闪躲也无法避开的感觉,自己所有的闪避路线似乎已被对方封死。     笏板当头拍下,未及头皮,向下的气浪已激的刘汉金发髻崩散。     啪!     惊恐中的刘汉金避无可避,城隍手中的笏板重重拍在他头上,发出一声清亮的脆响。     鲜血飞溅,脑浆横流的场面出人意料的没有发生,刘汉金除了发丝散乱外,别无异样。     城隍大概也没料到,怔愕之际,刘汉金一拳冲出,崩在他胸口上。城隍闷哼一声,蹭蹭退了五六步才站定。     “原来虚有其表罢了,哈哈哈。”刘汉金一击得手,大笑不止,狂傲得不可一世。他把上衣一脱,身上肌肉居然泛着一层金属光泽,又用脚尖挑起陈津摊位上的一把上品灵器级别的长刀,二话不说,哐哐在自己胸口砍了几刀。     刀砍在身上居然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胸口完好无损,连刀痕都没留下,刘汉金狠厉说道:“我刘汉金也不是吃素的,从小我就引动陨铁灵气来淬炼身体,就算是上品灵器也不能伤我分毫。”     陨铁稀少,能引动陨铁灵气者更是少之又少,以陨铁灵气粹炼的身体,比用岩石灵气淬炼的身体更加强硬。     城隍被打退回来,脸上带有不甘之色。     没打之前牛皮吹上天,一副道法高深的模样,结果一动手就败下阵来,这也太窝囊了!陈津忍着怒火,没好气地对城隍道:“兵器不行,你就用道术搞死他,你不是说自己是有大|法力的人吗?”     城隍斜眼瞅了一眼陈津,手捧笏板,肃然而立,并没有出手施展道术的意思。     “你难道……根本没有什么大|法力吧?”陈津心中惶恐,若这城隍连个道术都不会,那自己今天恐怕要栽这儿了,刘汉金的实力比自己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我岂能诓你?我当然是有大|法力。”城隍信誓旦旦道,“我现在就可以引来护城河的水,将整个街道淹没冲毁。不过那样,就有无数的百姓跟着遭殃。”     陈津算是彻底服了,原来这就是他所谓的大|法力,在这种情形下,大|法力不敢施展,还有个屁用?     我的召神术啊,关键时刻又掉链子了,今后,一定要让丹田中的精气稳定下来。     就在陈津大感头疼的时候,刘汉金怒喝一声,气恨道:“敢用板子打我头,今天你们两个就把小命留下吧!”眼睛一瞪,一拳呼啸着朝陈津冲来。     城隍也确是护主,见此情景,斜刺里,笏板再次朝刘汉金头上拍去。     陈津知道城隍难是敌手,此时再也不敢袖手旁观,反手拔出背后妖刺,刺向刘汉金胸口。     他已打定主意,此番两人联手,只要逼退刘汉金,他立即翻身上马,策马飞逃。     面对两人联手,刘汉金放任城隍的笏板打在头上,他已领教过,这笏板无法对自己身体造成伤害,此时要注意的是这个青年的兵刃,他摆摊卖上品灵器,谁知道他手里会不会有智器,智器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的。     刘汉金狂傲,但并不傻,手臂一挡,即将陈津刺向胸口的妖刺挡开。     “不过是把灵器而已!”刘汉金借机看清了陈津兵刃的成色,当下再无忌惮,手掌变爪,朝陈津喉结抓去。     爪势凶猛,劲气破空,扑面生疼。     城隍此时已无能威力,急得大叫:“小心!”     兵器无法对刘汉金造成伤害,陈津此刻也是束手无策,就在这时,脑海中猛然响起一道声音:“刺他!”     “刺!”陈津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是自己的想法,还是别人的意思,手中妖刺毫犹豫的照着刘汉金抓来的的手掌刺去。     “没有用的,我的身体,手掌最硬。”刘汉金爪势不变,依抓向陈津喉结,根本不去理会迎上来的妖刺,大不少将这小子的兵器夺来。     嗤――     爪与刺相接,发出一声轻微响声。     “啊――”     刘汉金暴出一声惨叫,声音凄厉无比,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情。     只见半截妖刺穿过他的掌心,从他手背刺出。     城隍双眼猛然睁大,似乎看见一件奇异的事情。     陈津愕然,他没想到自己的妖刺能刺穿对方身体最坚硬的部分,并且很轻易的就刺穿了,并没有感到多大阻力。     “怎么可能?明明是一把灵器,怎么会如此锋利?”刘汉金脸色极其痛苦,忽然,他瞳孔骤然放大,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惊骇,“这尖刺有古怪!”     顾不上疼痛,刘汉金急忙把手掌从妖刺上抽出来,放在眼前一看,壮实厚大的手掌在短短瞬间竟然变得干枯苍白,像是精血被吸走一样。     陈津低头看了一眼妖刺,上面没有丝毫血迹,心中也十分惊异:“这妖刺还真够妖的!”     “兄弟们,一起上,杀了他我重重有赏!”刘汉金忍着疼痛,呼喝一声,带来的七八个兵士抽出长刀,一齐朝陈津扑去。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