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四十章 公然*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四十章 公然*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13     这个少年十六七岁样子,面黄肌瘦,比陈津矮上一头,大概是父母希望家里粟谷多一些,所以就给他起了个“粟多”的名字。     陈津并没有让粟多还钱的意思,微笑着看粟多道:“钱不用还了,赶快把药材拿回家救汉你爹爹吧。”说完,转身回到自己摊位前。     粟多看着陈津的背影,心中充满感动,自言自语地轻声念了一句:“我会记住你的。”     在陈津摊位旁,是一个卖木雕小玩意的老头,他同样关注着刚才的一幕,此时无奈地长叹口气,向是在对陈津道:“刚才那孩子的父亲原本生的只是小病,由于无钱医治,病情逐渐恶化,如今怕是已病入膏荒,药石不能及,医者无术了,哎,倒是苦那个孝顺的孩子。”     陈津答腔问道:“老丈,这里百姓的生活水平如何?”     老头苦笑道:“治病无药,耕种无地,经商税多,。”     简简单单十二个字,道尽百姓苦处和执政者的腐败无能,陈津好奇道:“难道这个国家的皇帝就不派人来管管?”     “国家?”老头惊异地打量陈津几眼,“小伙子,你是不是从没在世上走动过?”     陈津知道说错了话,嘿嘿傻笑几声,撒谎道:“实不相瞒,我家祖祖辈辈都住在深山里,以打猎为生,父母偶尔会去趟集市,但从不向我讲述外界的事情,所以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无从得知,还请老丈不吝赐教。”     看到陈津刚才的善举,老头对他很有好感,向陈津靠近些讲道:“如今那里还有什么国家,六十年前,妖魔大举入侵,大罗王朝在内忧外患下土崩瓦解,后来中原修道门派奋起御敌,才将妖魔击退。击退妖魔后,各大修道势力瓜分中原,各自统领一片区域,虽未称王称帝,实则已是一方诸侯。”     这种王朝覆灭,番王割居,军阀混战的局面,历史上出现过太多次,陈津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这样的一个世界,思索片刻,沉吟道:“原来是这样,那这片地域有哪几大势力?谁的实力又强些?”     老头似乎对当下时局十分了解,详细讲道:“摩罗河以南有三大势力,分别为太霄门,灵隐派和东明教,孰强孰弱不好定论。六十年前,正邪大战,太霄门本已与东明教结为盟友,商定好计谋,言定共同御敌,可是东明教最终却以借口没去参战,实力保存了下来。那一战,太霄门损失惨重,如果不是解悬门的人援救,太霄门恐怕已经灭亡了。大战之后,太霄与解悬并为一门,才有今日的太霄门。”     “解悬门?”陈津想到,在太霄门有一个解悬峰,想来解悬峰的前生应该就是解悬门。而萧寒就是解悬峰的弟子,在门内试练时,正是他出手相助,自己才从丁一辉手下逃生。     萧寒之所以相助自己,是听了宇翔老师的吩咐,以两人关系看来,太霄与解悬合并前,宇翔老师应该是解悬门的人。     听这老头一番说道,陈津对这个世界的格局多少有了些了解,立即又问道:“那这兹阳城是谁的势力范围?”     老头道:“这兹阳城属于东明教的管辖地域,城主叫吕方,身出东明教,道术厉害,父亲是东明教的护法长老,修为更是高深。”     两人正闲聊着,忽然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走了过来,站在摊前打量着陈津货摊上的宝贝,而后目光紧紧盯着那摊位上的三把上品灵器。     这个少女衣饰华贵,一看即知是富家小姐,陈津心喜来了顾客,忙问道:“小姐,是要买一把兵器吗?”     少女瞅了他一眼,也不答话,朝身后招了招手道:“表哥,快过来!”     这时,从人群中快步走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带着一脸讨好的笑容道:“表妹,你看中什么东西了尽管和表哥讲。”     少女一指陈津摊位,撒娇道:“表哥,看这三件上品灵器的刀剑,如果我有一把,一定会让燕姐她们羡慕死的。”     少年看见三件上品灵器,眼睛也是一亮,他何尝不想要一把上品灵器?     陈津见机,忙做推销:“这三件上品灵器都是珍品,我每件只卖二百两银子,你们也可以拿精石换,出手晚了可就要被别人买走了。”     少年面色一寒,抬起头骄横地瞅着陈津道:“你还想卖钱?在这城里卖东西,你交税了吗?算你运气好,赶上本少爷今天心情好,这样,你给我两件上品灵器,我就算你交税了。”     “交税?两件上品灵器?”陈津不怒反笑,这分明是公然*嘛。再次打量这少年,陈津发现他不过处在混沌气境界初期,而自己已经是混沌气后期,虽然自己不会什么道术,但动起手来,也不会输给他。     “你敢笑我?”少年怒上眉稍,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他娘的,你的三件上品灵器,本少爷今天都要了。”说着,伸手就要去抓摊位上的上品灵器。     陈津一把捉住他的手腕,反手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少年根本没防避,他没想到在这城中竟然还有人敢打他。他一手捂着生痛的脸颊,一手指着陈津叫道:“你还敢打我?”     “我打得就是你。”陈津凛然道:“小小年纪,就如此骄横,欺负人欺负惯了吧?这次就给你一个教训。”     “你……你等着,我叫我爹爹来。”少年摞下一句狠话,转身跑入人群。那少女幸灾乐货地朝陈津撇撇嘴,说道:“你惨了。”说完也跟着跑开了。     陈津怒打少年,旁边商贩心中大快不已,不知这少年平时压榨他们多少税了。这些商贩在拍手称快之余也不禁为陈津担心起来。     老头焦急地劝道:“小伙子,收了摊赶快躲起来,他爹爹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是啊是啊,小伙子,快躲起来吧!”旁边一群人劝说着。     陈津好奇问道:“这小子有什么来头?”     老头道:“他的爹爹是守城校尉,是三目珠境界巅峰的强者。不说他爹爹,他还有一个叔叔,修为也是了得,到了阴阳液境界的后期。小伙子,他们其中任何一个来了,你都不是对手,他们一家和城主吕方还是亲戚关系,平素里连这小孩子都仗势欺人,百姓敢恨不敢言啊!”     陈津听了只乍舌,在别人地盘,惹得人又有这等权势,徒自逞强留下来,还真讨不了好去。他也不是榆木疙瘩,当即准备收摊离开,却听人群中传来一声怒喝:“打了人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只见一个坦露胸怀,肌肉隆起的壮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他身旁跟着那少男少女,另外还有七八个穿着盔甲、腰挎长刀的兵士,成扇形分开,将陈津包围。     老头看见来人,在陈津耳边小声道:“来得是他叔叔刘汉金。”说完,急忙随着众多路人一齐退开,让出一个大圈子。     “打了我的侄儿,不给个说法就想拍拍屁股走人,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刘汉金双手叉腰,恶狠狠地瞪着陈津,“就你这修为也敢在兹阳城闹事,真是不知好歹,你哪只手打得我侄儿,剁下那只手来,再留下所有东西,我放你离开。”     “是右手,他右手打的我脸,”那少年见自己人多势众,咬牙齿切地指着陈津道,“敢打本少爷,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仗势欺人的东西,难道你就不怕我也有人?”陈津看见来的这些人中,他叔叔修为最高,但也只处在阴阳液后期,心中顿时大定――如果自己召来神仙,能不能打得过不好说,但若逃跑,刘汉金和他带来的几个混沌气修为的兵士绝对挡不住。     “你也有人?”刘汉金不禁多打量陈津几眼,能一下拿出三件上品灵器的人,肯定会有些背景,不过这可是他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当下扬言道:“有人,有人就叫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敢在此地撒野!”     陈津左手背在身后,手中早已捏了一张召神符,心中默念一句:“门神,出来吧!”     在众人没有察觉之际,他身后的符篆已开始燃烧。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