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三十九章 满载而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三十九章 满载而归

    更新时间:2011-08-13     看着妖刺飞回到穷奇身边,陈津倍感惊异,这妖刺似乎不想跟随自己:是嫌我修为太低不配拥有你吗?     穷奇爱惜地看着飞回的妖刺道:“强者并非天生,一时弱,不代表一世弱,相信我,跟着他,他会为你提升品质。”     曲指轻轻一弹妖刺,穷奇又道:“去吧,以后他就是你的主人。”     妖刺显得无奈,摇摇晃晃又飞到陈津跟前,似乎极不情愿。     陈津这次一把抓住妖刺,再也不容它飞走,他居然和这把兵刃斗起了气,对着它气狠狠地说道:“别瞧不起人,我要是用不顺手,你缠着我要我也不要你。”     妖刺在陈津手中挣扎似的抖动了一下,一道灵识传入陈津心中:“谁稀罕你,哼!”     陈津不以为意,觉得这是自己潜意识猜想的结果,顺手从山羊老者的尸体上扯下一破布将妖刺一裹,背在背上便不再去理它。     这一人一刺还成冤家了?穷奇视之,摇头一笑置之,转而将目光落在仍在打坐的万紫初身上:“你这丫头老夫也很是喜欢,刚才让你的宝衣有所损伤,怕是需要一段时间耗费诸多精气才能修复,也好,为了弥补你的损失,我就将我的这对翅膀送给你。”     “你……你把你的翅膀送给我?”万紫初难以置信,她是云峦岛妖族女帝,又有先人与穷奇相识,自然知道穷奇翅膀的厉害之处。     “我之将死,已无能力挥动双翼,何不成人之美?去吧!”穷奇肩膀一抖,背后双翼便脱离躯干,飞向万紫初。     在陈津瞠目结舌之下,那双羽翼竟然完好的长在了万紫初背上。     翅膀呼的一声,猛然扇动一下,然后合起,消失不见,只见万紫初枣红色的衣服上多了一对翅膀的刺绣图案。     这显然也是穷奇施展的道术,可见他刚才说自己已经无还手之力也是假,如果那时陈津若真是出手杀他,死的必定是陈津。     前有金色葵花,后有穷奇双翼。     意外获此至宝,万紫初惊喜交加,无言以对。     陈津不甘心地瞅了一眼背着的妖刺,撇撇嘴道:“那对翅膀要是给我该多好啊,它比你这把妖刺肯定好用多了!”     “小子,你是在瞧不起我吗?”一个念头在陈津脑海中泛起。     穷奇看看万紫初衣服上的翅膀图案,又看看陈津背在背上的妖刺,似乎完成了一桩很大的心愿,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陈津忽然发现穷奇的脸色开始暗淡,欣慰的笑容逐渐焕散,身躯也从脚开始如烟般消散。     陈津伸手想要拉住他,却发现触不可及。     当烟散尽,室中不在存有一丝穷奇的气息。陈津和万紫初都傻傻地看着那空空如野的石床,一切都很静,仿佛穷奇从来没来过。     陈津怔立半晌,唏嘘一笑,在万紫初鄙视的目光下,他将山羊老者和钟正等人尸身上的财物洗劫一空。     可惜几件贵重的宝物,如钟正|法器级别宝剑,都已在流光下损毁,不过陈津还是捞到了不少精石和一些品质差一些的法宝。     他的那个储物袋已经装得鼓囊囊的了。     打扫完战场,陈津便向山洞外走去,路过万紫初身边时,他停下脚步道:“云峦岛妖族女帝?等我实力再强些,我会去云峦岛找你。”     万紫初得意笑道:“我就说嘛,我天姿国色,貌美无双,魅力不可阻挡,你怎么可能抵挡住我的诱惑?到头来不还是惦恋着我,想要与我相见。”     陈津乍舌,丢过去一个白眼道:“你太自恋了,我去云峦岛是为了找另一个人――花泪语!”     万紫初脸一黑,如果精气恢复,她已经暴起宰人了。     此时,她只能恨恨地看着陈津扬长而去,扬声喊道:“为什么我能迷惑住天下人,却迷惑不了你这个微不足道的小修士?”     “若还有机会再见,我会告诉你的。”陈津头也不回,脸上带着一抹揶揄的笑意,他就是想调戏一下这个高傲自恋的妖族女帝。     从山中回到东门村,陈津找到族老,先是弄了一身衣服――一日多来他还一直裹着万紫初的披风,然后让族老召集来全村人,当着面村人的面宣告吃人妖怪已被消灭,大家从此不必再忧心。     至于穷奇所说,被吃的人皆是看似忠厚,实则暗地里坑害村民一事,陈津只言不提,并非是怕村民不相信。     这种事情查证起来并不困难,但是一旦查证属实,肯定会寒了这些纯朴村民的心,到时人人互不相信,人人互相提防,纯朴民风将不复存在。     有村民问起灵隐派高人的去向,陈津表示并不知情,他总不能说灵隐派的高人为抢妖怪的宝贝被妖怪杀了吧,那样就会有人问:妖怪为什么没杀你?妖怪的宝贝呢?是不是全在你那儿?     有些事情解释起来很麻烦,带来的后果会更很麻烦。以后若是有人发现钟正等人的尸体,大可说是遇到了偷越边境的妖族――其实他们也确实是遇到了,并且是遇到了妖族女帝。     听见妖怪一被消灭,村民欢声雷动,少年英雄的赞声不绝于耳,更有热情村民具鸡酒来款待陈津。     在村里歇息一宿,笠日在村民的欢送下,陈津挥手作别。     这次外出历练,陈津先是从万紫初手中抢到了香沁石,意外完成了一个七级任务,后又寻找到了穷奇,完成了村民失踪的探查任务,初次历练就同时完成了两个任务,让他心中暗爽不已。     想到任务中丰厚的收获,他更是乐的心花怒放,心情大好。     任务完成,他也不再着急,把从尸身上收刮来的东西清点一番,留下精石和几件自己能用上的东西,其余的打算全部卖掉。     距离东门村一百多里地,有一个较大的城填,名曰兹阳城,陈津来时曾路过那里,今次打算去那里把东西卖掉。     陈津意气飞扬,纵马飞驰,小半日便到了兹阳城。     来时着急赶路,只在城里吃了顿便饭,今日他倒像一名游客,骑在马上打量周围建筑和风土人情。     兹阳城城廓高耸,城内街道宽阔,楼房林立,一派繁华气象,但在穿流的人群中,陈津却发现不少衣衫褴褛的穷苦人家。     这繁华似乎只是表象而已,繁华的背后隐藏着更多的贫穷,一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不平心理油然而生,这给陈津大好的游览心情蒙上了一层阴影。     兴致被扫,陈津无心再去欣赏此地“繁华”,思考着去哪里把东西卖掉。     在此地,陈津人生地不熟,没有货物销售渠道,去拍卖行手续复杂还耽误时间,略一思量,他向人打听了集市的位置,便策骑而去,准备去集市摆摊卖货。     穿越前陈津摆摊卖过字画,此时重操旧业,他是驾轻就熟,不一会儿就在集市热闹处找了一个摊位,摆好东西,静等顾客上门。     他摆出的东西都是同级别中的精品,立即吸引了几个路过修士的兴趣,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陈津卖出了三件中品灵器,一下子就赚了百两银子和几十块六品精石,成了一个十足的暴发户。     蓦然,熙攘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暴喝:“好小子,拿了药不付钱就想跑,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陈津循声望去,只见人群中,一个魁梧的壮汉抓着一个少年的后衣领,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少年给提了起来。     “我爹爹病的很重,再不治就会死的。”少年被凌空提起,双腿在空中乱蹬,但他却把怀中的一堆药材牢牢抱住,大有打死不松手的势头。     “我管你爹是死是活,敢从我这里抢药,我就要给你苦头尝尝。此风不正,日后还不知会有多少人来我这里抢药材。”壮汉提着少年,手臂一伸,让这少年与前面的石柱来了一个正面相撞。顿时,这少年鼻血横流,额头起了一个大包。     少年血流满面,死死抱着怀中的药材,回过头,坚定无比地道:“等以后我有本事了,会还你钱的!”     “等你有本事?哼!”壮汉不屑地哼一声,怒道,“再不把药交出来,我就将你撞死在这石柱子上!”     说着将少年举高,一副要使大劲道的模样。     “慢着!”陈津冷喝一声,寒着脸走了过去,对那壮汉道,“你放开他,药材多少钱?我给。”     壮汉打量陈津几眼,一把将少年扔在地上,朝陈津伸出肥大的手掌,道:“一共是十两两银子,拿来吧!”     陈津如今也算是个有钱人,气愤地瞅了壮汉一眼,抛了十两银子过去。     壮汉接过银子,像赶苍蝇一样朝倒在地上的少年挥挥手:“快走快走,别躺在门口影响我生易。”     陈津扶起少年道:“少兄弟,伤得重不重?”     少年怀中抱着药材,低头把鼻血蹭在衣袖上,抬头望着陈津道:“我叫粟多,敢问大哥尊姓大名?以后我会想办法将钱还给你的。”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战魂啸》 《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 《涅槃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