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三十八章 门神显灵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三十八章 门神显灵

    更新时间:2011-08-12     万紫初一直声称自己身上没有法宝,原来她身上所穿的这件绣有葵花的枣红色衣服便是法宝,而且极为不凡,在流光袭来时,葵花离衣飞出,挡在两人身前。     流光射在旋转的葵花上,葵花花瓣被切的片片飞舞,但是光刃也被旋转的葵花绞的一阵动乱。能轻易斩断下品法器的流光刃,一时间竟然斩不开葵花!     陈津惊骇地发现,无数的精气从万紫初浑身上下散发出来,汇聚成一条闪烁着光芒的浪潮飞向葵花。     这是以自身精气来滋养法宝,让法宝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如此,法宝才与流光刃成势均力敌之态,双方一时间,谁也无法奈何谁。     “好!”见此情景,陈津心中缓了一口气,喝道:“挡住它,再坚持一下流光就粉碎了。”     如果说陈津体内存储的精气是一个小水潭,那么万紫初体内的精气就是一片浩瀚汪洋,两人修为高低,当下立见。     不过,万紫初的精气奔流而出,流失之巨之快,难以形容。     陈津惊叹万紫初修为之高、精气之多时,却发现万紫初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变得煞白,气息急促,虚汗淋漓,晶莹的汗珠从俏丽的脸庞不断滚落。     这是体内精气衰竭,苦苦支撑难以为继的表现,陈津知道,万紫初已经到了极限,在锐利的流光刃的攻击下,不出五秒,必定花殇人亡。     “我已经坚持不住了!”万紫初对敌之际分出一丝意念,对陈津道,“问你一个问题,我天姿国色,貌美无双,魅力不可阻挡,你为何能抵挡住我的诱惑?赶快告诉我,好让我死亦冥目。”     “都要死了还这么自恋,能活下来,我自然会告诉你!”陈津知道到了生死攸关之际,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本性,一张符篆出现在他手中,掐诀喝道:“门神门神,速速显灵!”     由于画制召神符需要精气量巨大,为了避免过期浪费,陈津身上只存有一张召神符。这是一张召唤门神的符篆,符咒念完,符篆蹭的一下冒出火苗,迅速燃烧起来,火光映照下,万紫初苍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惊讶,陈津则神情凝重,不知道这次是召出来门神还是土地。     如果是那土地老头,出来也只有被腰斩的份儿。     该死的精气,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掌控他?     符篆眨眼间化为灰烬。     卟。     半空中的气流一声轻微爆响,一个手持浑铁点钢叉的大汉显现出来。     “神荼来也!”大汉暴喝一声,凌空而动,手中大钢叉劈向那道流光。     叮――     钢叉与流光相触,竟然发出一声金属撞击的声音,随着声响,流光焕散,化为柔和的光线消失无影。     这个大汉正是左门神将军神荼,银盔银甲,面如生漆,两眼接耳,颌下一部络腮胡须硬如钢针,显得生猛无比。不用说,这也只是一个分身而已,他本无能力劈碎流光,不过流光与葵花成相持状态,他增加的这一分力道,打破了两者间的平衡,二打一的局面下才将流光粉碎。     流光消散,万紫初已是精疲力竭,身子晃了几晃,依着山壁才站稳,急忙盘膝坐下,就地打坐。     半躺在石床上的穷奇咳嗽几声,神色痛苦不堪,显得更加虚弱,看样子发出那道流光刃后,他也处在崩溃的边缘。     此时站立当场的只有完好无恙的陈津和生猛的神荼。     神荼看看穷奇,又看看万紫初,眉头一皱,惊讶道:道:“两个大妖?不过你们都消耗惨重,此时不是我对手。”     询问的眼神望向陈津,神荼一副惟命是从的模样问道:“召我出来,是否要杀了这两个妖族?”     陈津还未开口,半躺在石床上的穷奇苦笑几声道:“今天之事,倒还真让我吃了一惊。身为云峦岛妖族女帝,修为果然不凡,那道流光刃虽然不是我巅峰时期的实力,不过却是我蓄势而发,你居然能够挡下倒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更没想到,你这个妖族女帝会去救这个正道小弟子,真是奇了怪了。”     万紫初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道:“我不过想从他口中知道些事情而已,之后我会让他尸骨无存。”     “尸骨无存?”想到万紫初弄出的那朵紫色食人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强大的大鼻子给吃了,陈津心中又冒出冷汗,如果用那食人花来对付自己,还不把自己当糖豆吃了?那当真是尸骨无存。     “好,不愧是云峦妖族女帝。”穷奇目露赞许之色,“明知这小子现在有能力杀了你,你非但不谗媚求饶,还如此坦露杀机,如此气慨倒是难得。”     “小子,”穷奇又好奇地看向陈津,“你明明是正道太霄门门下弟子,可你居然会使被正道严令禁止的召神邪术?想来是隐藏极深,若是那些正道中人发现你会召神邪术,必将你斩杀或囚禁终身。”     陈津气度沉凝,泰然道:“何为正?何为邪?我所行事,只在乎一心。”     穷奇闻言微感愕然,转而眼中闪现出欣赏之色,随即苦笑道:“此时我是真的没有还手之力了,她也是如此,现在这里你最厉害。我知道你是接了任务来这里,你杀了我不但能完成任务还能得到我的宝贝,而你杀了这个妖族女帝,更能名动天下。一下杀死两个大妖,功德何其之大?还犹豫什么?动手吧!”     陈津哂然一笑:“是功是过,谁人来定?我说过,我所行事,只在乎一心,妖之善者便为友,人之恶者即为敌。你杀那些狡诈村民,也是为全村着想,本心不恶,只是手段偏激些,再说,你已是即将老死的老者,我岂能忍心对你痛下杀手?你的财宝我很想要,但那毕竟是你的东西,让我去抢一个心地不坏的垂暮老人的东西,让他忧心而死,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不过,在你死后,那些东西便成了无主之物,殓葬你之后,我会将财宝取走。”     不知为何,一股苦涩泛上陈津心头。看到孤独终老的穷奇,陈津脑海中浮出自己那年迈的爷爷的身影。     轻叹口气,思绪回到现实,陈津瞥了一眼万紫初道:“她虽然要杀我,但刚才她确实救了我一命,我又岂能恩将仇报?这也算是还她一个人情,至于以后见面是打是杀,各凭本事,不必留情。”     陈津侃侃而谈,言语诚挚。这个修为低微的小人物,此时却散发一种别具一格的人格魅力,深深感染了穷奇和万紫初。     半躺在床上的穷奇直身坐起,看向陈津的眼神多了几分爱意,“你这小子我喜欢,早知你是这副品性,刚才我就不会向你出手。我愿培养你成长,可惜……”     陈津忽然发现,穷奇神情变得有些异样,那是濒死前的神情,凄凉但很平静。     穷奇话锋一转,欣慰笑道:“今天我真的要死了,死前能见到你们两个很奇特的人我很开心。世人都把荣华富贵,美女珠宝看得很重,可却不知道比它们更重要的东西有很多。你们看……”     穷奇指着墙角,原本装着金银珠宝、法宝武器的水晶棺,此时竟然变成了两个很普通的矩形巨石。穷奇道:“你们看到的珠宝装备只不过是幻象,它本质只不过是普通的大石头。”     陈津讶然,穷奇这个上古奇兽行事果然让人捉摸不透,如果死去的山羊老者和钟正等人知道自己是为了抢几块石头而丧命,恐怕会气得吐血再亡。     穷奇朝陈津招招手道:“你过这边来。”     陈津没做犹豫,坦然走到石床之前。     穷奇黯然道:“我也许用不了一刻就将死去,也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只有一把炼制失败的武器。”     探手从身后拿出一把三尺来长的兵器,穷奇又道:“这把武器非刀非剑,见过的人都叫它妖刺。说起它的来历,倒是让人感叹。我早年全身长着刺猥一样的尖刺,后得遇高人才得以蜕去。有一日,一个炼器大圣人看中我蜕下的刺,说是炼器的绝佳材料,遂用蜕下的刺为我炼制兵刃。因我原本为水神共工的怨气所化,属性为水,偏阴,又因炼火选用不当,长久使用文火,导致武器成型后未有预估品质,那炼器大圣人也因此悔恨而死。”     “不过那炼器大圣人临死前曾说,这把武器灵性超常,只是属性暗藏,在吸收足够的精血后,品质会慢慢提升,属性也会显露出来。我与人对敌,不喜用兵刃,也就没有为它提升品质,今天我就把这把妖刺送给你,修道路远,好自为之。”     “去吧!”穷奇抬手一挥,那把妖刺便飞到陈津面前,悬停在半空。     陈津细细打量着这把妖刺,它有三棱,成灰白色,没有毫光绽放,没有争鸣相和,看上去煞为平凡。陈津也算半个军事迷,这把兵器给他的观感就是一把加长版的军刺,在上一世,这种三棱军刺有一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外号――放血王!     在陈津打量这把妖刺时,妖刺悬浮在他面前似乎也在打量着他。陈津很喜欢这把兵刃,可就在他伸手去抓时,妖刺如一条鱼儿,尾巴一摆,转身飞回到穷奇身边。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狩猎在地球末日》 《武炼巅峰》 《狂妄武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