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三十二章 凶险任务(一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三十二章 凶险任务(一更)

    更新时间:2011-08-10     陈津在门派领的坐骑是一匹黑马,在修真界只能算作普通的代步工具,但在百姓眼中,却是难得的良驹,日行也能在百八九里,并且不知疲倦。     比普通坐骑好的是一种独角马,日行在一千三百里左右,这两种坐骑善负重长途奔跑,耐力极佳,比一般的灵兽要强,但爆发力则弱些。     莫愁的白羽雕以速度见长,比独角马要快上许多倍,但是白羽雕如果驮上莫愁飞一天,肯定会体力不支坠下来。     单论速度,闪电鸟比白羽雕还要快上几倍。     闪电鸟体型不大,从名即可看出,速度快若闪电。这种鸟有灵性,识路,无攻击性,主要用作传递书信。     在陈津离开太霄门四日后,一封书信经闪电鸟传到了太霄门。     主管任务的宋长老展信阅完,神情大变。     “宋长老,出什么事了?”     和宋长老一起的还有几位长老和院主,从宋长老的神情他们看出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你们看看。”宋长老将书信交给众人传阅,然后道:“信上所说,灵隐派也接到探查东荒岭东门村村民失踪之谜的任务,他们先是派出三名弟子去探查,结果三名弟子不知所踪,而后一名金丹一期三星境的长老带着两名弟子去探查,结果也不知所踪,现在又派了两个金丹二期的人物去探查。”     “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士,连金丹一期三星境的修士也不知所踪?”几个长老骇然变色。     一个长老抖着信道:“信末还说,发现有妖族贵族偷偷越过界碑,似乎也在朝东荒岭聚集。”     “难道东荒岭有什么宝物要现世?”几个长老面面相觑,信息有限,一时难以定论。     另一个长老思索道:“这任务的危险程度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估,以现在情形来看,远远不是七级的难度,至少也是四级。”     宋长老忽然记起什么,问道:“探查村民失踪之迷的任务是谁接的?”     “好像……好像是独秀峰的陈津。”     “哦?”宋长老眉头一皱道,“这个弟子在符篆术方面有些天赋,不过门派并没有师资力量去栽培他,能有成就更好,半路荒废也在意料之中,现阶段他一无是处,这个任务是他所不能胜任的。”     一个长老掐指一算道:“算算时间和路程,再有一日,他就将到达东荒岭地带。”     宋长老当机立断道:“通报各峰主和长老会,另外派人,火速赶往东荒岭,如果有宝物或是有大功德可得,绝不能让他人抢去。”     太霄门内紧张危急的气氛陈津没有感到分毫,七级的任务实在让他产生不出紧迫感,他骑在马上时而纵情奔驰,时而悠闲慢行,在第五日的傍晚,终于找到了隐藏在东荒岭下的东门村。     东门村有近百户人家,本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幽静村落,在夕阳的映照下,却透出了一份诡异的静谥。     陈津拍马走近村落,向一个孩童问明了族长家的位置,便催马前去。     将马拴在族长家的院落外,见院门虚掩着,陈津走上前,扣门喊道:“有人在家吗?”     “你是……”一个老者将门拉开,上下打量着陈津。     “老伯,我是太霄门弟子,听说你们村子有村民失踪了,我是领了任务来调查的。”陈津如实禀报来意。     “原来是名门修士,有劳了,快请进。”老者侧身,客气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慢着!”     就在陈津举步要迈入时,院入传来一声冷喝。     陈津抬头循声望去,只见从院内走来四个人,两个中年,两个少年。两个少年全是一脸傲气,一表人才;两个中年,一个大鼻子,一个身材干瘦。     当陈津看清那个干瘦中年人样貌时,眼角不由抽搐了一下,闪现出一股恨意。     老者忙向陈津介绍道:“这四位是灵隐派的高人。”     不用他介绍,陈津已经认出了那个干瘦的中年汉子,正是灵隐派的钟正。     初来这个世界时,陈津曾混在宁府做一个小厮。那日灵隐派和太霄门去宁府收徒,陈津想拜在他的门下,却被他一掌击飞,后又暗算自己。陈津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但这种耻辱他一直牢记在心。     此时再见钟正,恨意不禁油然而生。     “混沌期的小修士。”钟正打量陈津几眼,板着脸冷声道,“劝你一句,尽早离开这里。”     陈津心中有气,说道:“门派派我来执行任务,我岂能一无所知地就回去?”     “我师父让你走,你就赶快走,还磨蹭什么?”一个少年跨前一步,狠狠瞪着陈津,“这个任务很危险,你要有自知之明。”     陈津嘴角一丝冷笑:“一句危险就能把我吓走吗?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小马过河的故事,我不亲自试一下,怎么知道水的深浅?”     “好,那我赵显就让你知道一下水的深浅。”少年赵显目光骤然一寒,陡然一拳击像陈津。     砰――     陈津被一拳轰飞。     不说如此近的距离,不谈下手突然,就是在陈津严防的情况下,他也无法躲开这一拳。     赵显出拳时,陈津看见他的手臂和拳头全部石质化,这是岩石灵气的道术。赵显这一拳力道之大,之猛,之硬,让陈津胸骨疼痛欲碎,如果不是自己身体足够强壮,此时肋骨至少得断两根。     陈津感觉得到,赵显的修为至少在阴阳液境界。     受到一拳的撞击,陈津本可以施展出水灵之盾,不过转念一想,即使施展出水灵之盾恐怕也会被钟正轻易破去,于是暂时打消了施展出水灵之盾的意图,静观其变     “咳~”陈津一拭嘴角血迹,挣扎着站起来,没有丝毫惧意道,“我是代表太霄门而来,你不让我做任务,难道就不怕引起两派纷争?赶我离开,无非是怕我完成了任务,你们脸上无光。”     “放屁!”赵显提拳又上前一步,狡辩道:“我们是怕你莽撞无知,打草惊蛇,破坏了我们的任务计划。”     陈津问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计划?说出来,我不去破坏就好。”     灵隐派几人同时一怔,他们到如今也只是知道一些基本情况,正捋头绪阶断,并没有什么详细的计划。     被陈津一语点破,钟正面显怒色:“无礼小辈,我们门派的计划岂能向你透露?看在同是正道门派的份上,今天我不为难你,赶快离开。”     这还不算为难我?陈津心中嗤笑一声,道:“既然你也说了我们是正道,何不同心协力,集众人之力,早日为百姓解忧?再说,你又不是此间主人,有何道理让我离开?”     钟正转向老者道:“族老,我们的能力孰强孰弱想必你已看得分晓,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留他在此,只会坏了我们好事。若是影响了我们的任务进展,你们村子的危机不知何时能弄清楚,赶快让他离开吧!”     灵隐派的一个弟子随手一拳就将陈津击飞,族老自然看出了谁强谁弱,面对钟正话中的软钉子,无奈地想让陈津离开,可又难为情。     陈津开口道:“老伯,你不用为难,我去村里其它人家住即可。”     “住在村民家,你有能力护他们的安全吗?”钟正不屑,转而又不冷不热对老者道,“族老,他入住的那户村民若是遇到危险,我们可不顾了。”     “这……”连番的逼迫,让老者左右为难,最终痛苦地朝陈津挥了挥手,道:“小伙子,你走吧,离开东门村!”     灵隐派四人用一副“小样,你能斗得过我”的表情看着陈津,陈津深深看了他们一眼,又看了看满脸歉意的族老,妥协地叹了口气,他不想让这个期盼全村村民平安的老者为难。     默然转身离开,牙齿一咬,陈津目光闪过一丝邪恶的笑意。     虽然离开了村子,但陈津并没有想过要放弃任务,他在村边上遇到了一个村民,向他详细了解了一下村民失踪的始末及近来村里的一些反常状况。     这是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庄,失踪的村民都是品性善良之人,为了村里乡亲的生计,他们常往县城里跑,给村里产的山货找好的买家。他们皆是身强力壮的汉子,有的是进山采药后就没回来,有的是在惩治恶徒后不知所踪,有的是在田地里做活时不见了人,甚至有一个是在新婚之夜消失。     根据这些繁乱的线索,陈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眼看天黑了下来,就在村庄后的山坡上找个地方露宿。     吃着自带的干粮,睡的是坚硬的土地,地上的杂草划在脖子上很不舒服,自己原本应该有更好的住宿条件,可这一切都被灵隐派四人给剥夺。     “你们虽然让我睡不安稳,但我会让你们睡得死沉死沉的。”     族老的院子灯火明亮,想来灵隐派的四人正在享受晚餐,陈津恨恨地看了一眼,暂时不去计较,双手枕头,渐渐睡去。     在冰冷的夜风中醒来,陈津看了一眼夜空,月至中天,被云雾遮掩,星儿稀疏,暗淡无光,天地一片寂寥,山下的村庄偶尔会响起一两声响亮的犬吠。     “行动!”陈津从地上弹地,借着夜色,潜行到族老院子前。     院子不大,屋檐下吊着一盏灯笼,在夜风中轻轻摇晃,各间屋子都熄了灯烛。看清了客房的位置,陈津跳进院子里,向客房的位置摸去,灵隐派四人肯定住在那几间厢房中。     还没至客厢前,陈津已拿出了几张安睡符……     ――――――――――――――――     (二更在中午,满地打滚求红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