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三章 太霄弟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三章 太霄弟子

    更新时间:2011-07-26     “好!好!”灵隐派的钟正看着画卷连声赞叹,“真是惟妙惟肖,形神兼备,和莫师姐一般无二,哈哈……”     画纸上,一个手执拂尘的中年女人冷艳霸道,煞气十足,刁钻狠毒的眼神、不可一世的神情,无一不与莫愁毫厘不差,仿佛莫愁亲身入画一般。     太霄门随来的几个门徒心中也不禁赞叹画得实在太像,可是却不敢说出来,莫愁已经气得咬牙切齿,眼中闪烁着如刀一样的冷寒锋芒,这小子也太不知趣了,凭他的画功,为何不画得温婉动人些?     “好,好,很好!”莫愁气得鼻孔似要喷出火焰,连吐几个“好”字,拂尘拂过画卷,画卷立即化为毫尘消散在空中,然后转眼着着宁财神道:“宁元公,你这个小厮我很是喜欢,我道院正好缺一个下人,可否让他跟我去给我干些粗活?”     “能为仙长办事,是他的造化。狗津子,你就随仙长一起去太霄门吧!”一个下人,对宁财神来说可有可无,死不足惜――只要莫愁这个姑奶奶不在府上动手,我哪管这个下人以后的水深火热。     陈津知道,今天没有随了这个恶婆娘的心意,入了太霄门,她肯定会变着法的折磨自己,可自己如今没有反抗的资本,只能成俎上鱼肉。     咸鱼何时能翻身?     太霄门众人并没在宁府多做逗留,当天中午就带着宁正锋和陈津离开了宁府,去到了太霄门辖下的一个小教派。在这个小教派中一共聚集了太霄门此次在南域招收的二百四十八名弟子。     这些弟子有男有女,全是同辈中的翘楚,大多都能感应四、五种灵气,像宁正锋这样能感应六种灵气的资质绝佳的人也有七、八个,这些年轻人聚在一起,谈论的话题自然极为广泛:     “我十岁时能感应四种灵气,十三岁时就能引动灵气淬炼身体,如今我还修习了‘奔雷掌’,看我的……”一个少年说着,猛然一掌击在一块石板上,石板顿时四分五裂。     “能感应四种灵气有什么可吹嘘的?这次有八个人能感应六种灵气,再说,你那‘奔雷掌’功法也很是一般。”     “再强的功法在道术面前都不值一提,我这次进入太霄门,就是想学无上道术。”     “听说莫愁师父道术高超,在太霄门中能排前十六,不过我不想学道术,我想学炼丹,炼丹有成,那可是财源滚滚。”     “有人去太霄门学习符篆术吗?”     “脑子有病,现在谁还会学习符篆术?这种道术吃力不讨好,也许穷一生之力都无法绘制出道韵来,白白消耗了大好青春。”     “嘿嘿,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当然不会傻到去学符篆术。哎,你们看,那个弟子怎么在洗马?”     “他不是弟子,是莫愁师父招的一个杂役,连一种灵气都感应不到,他不洗马谁洗马?”     “大家快去收拾行李,马上就要出发去太霄门了,洗马的,莫愁师父让你去把马车收拾干净。”     陈津猜的不错,一路上,那个臭婆娘拿他当牛马,驱使他做这干那,更可恨的是那些新弟子的吃喝拉撒也得由他负责,稍有违抗,臭婆娘就会施展出各种折磨人的道法制约他,让他身心痛苦不堪。     这种比旧社会奴隶还要苦上十倍的日子持续了十四天,一行人乘着马车抵达了霄琅山。     太霄门就座落在巍峨壮观的霄琅山上。     霄琅山主峰“参上峰”高耸入云,山势陡峭险峻,在主峰参上峰周围环绕着三十六座从峰,每座从峰上都建有授道院,分别由太霄门的三十六位监院主持,每峰分职不尽相同。     新招收的弟子照例会先带到主峰,拜见过掌教之后,进行隆重的入道仪式,然后分发到各座从峰上的授道院,跟从自己的师父学习各种本领。     到了霄琅山下,车马难以上山,莫愁发出一声呼哨,天空中立即传来一声尖锐的嘶鸣,一只巨大的白羽雕俯冲而下,巨大的翅膀一震,稳稳悬停在莫愁身前的半空中。     莫愁拂尘轻挥,飘然跃到白雕背上,然后对身后几个太霄门的老弟子道:“你们几个带着这些新招收的弟子上山,我先走一步,在太和大殿等着你们。”     白雕又是一声长鸣,展翅冲入云霄,眨眼不见踪迹。     “哇,这就是莫愁师父的坐骑吗?好厉害啊!”     “莫愁师父更是厉害,乘坐白羽雕,好似要羽化飞升一般。”     “……”     一群新招收的弟子仰望天空白羽雕消失的方向惊叹连连,为能进入这样强大的门派修道感到莫*幸。     看过《阿凡达》、武直―9、歼―20的陈津,此时亲眼目睹这只巨鸟心中仍极为震憾,不过对莫愁心存恨意的他转瞬便在心中戏虐地比较,不知道巡航导弹能不能把那只白鸟打下来?     “别在发呆了,起行上山。”在太霄门老弟子的带领下,这些新招弟子沿着崎岖山道向上攀行。     参上峰高达千余丈,虽然山高路险,却难不住这些新招的弟子,他们都能引动天地灵气淬炼身体,身体素质早已超越凡人,可是陈津这个自认为身体素质还算过硬的凡人在上到半山腰时已经累的腿脚酸软,汗流直下,落在了队伍末尾。     在太霄门几个老弟子剑刺脚踹的“鞭笞”下,陈津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终于爬到主峰顶部。     这里殿宇繁多,丹墙翠瓦,规模宏大,最夺人眼求的还属那座气势雄伟、尉为壮观的太和大殿。     陈津来不及体会置身云端,让一切世俗烦忧尽消足下的意境,就被一个太霄门老弟子在屁股上踢了一脚:“快随我去太和大殿!”     迈上十几级台阶,正要跨进太和大殿门口时,精疲力竭的陈津被门槛绊了一下,噗的一声栽爬在大殿内。     “累死了~”陈津如一滩烂泥扑倒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大口喘息着。     大殿内无数道异样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在他身上,或慎怒,或疑惑……     “一种灵力也感应不到,资质如此之差的弟子是谁招收的?”一道威严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     陈津抬头看时,宽广可容纳近千人的大厅内,左右坐着两排貌视太霄门的高层人士,他们身后站着各自门徒,新招收的弟子则齐整整跪在大殿上,首座高榻上坐着一位三缕长须、精神矍铄的老者,他端坐如岳,气势沉炼,双目开合间涌现出无比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造次,刚才就是他在说话。     “禀掌教师尊,”坐在右侧第五把交椅的莫愁起身施礼道,“他并不是招收的弟子,是我新招的一个杂役,没想到他被人带到了这里,请掌教师尊恕罪,我这就把他送回我的道观。”     “既然来了,听听我教的功德与戒律也好,让他站在角落静听,不要妨碍入道仪式。”太霄掌教贞吉天师轻轻挥手,示意此事微不足道,无须介怀。     陈津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左右看看,发现末尾坐着一个精神萎靡不振、道髻歪斜散乱的干瘦老者,在他身后空空荡荡,无任何一个门人,陈津自然而然走到他身后,站在这片空处。     太宵门的入道仪式极其繁杂,旁听的陈津在心里惴摩一下,大致把仪式分成以下几项:     一、介绍太霄历史:建立多少年,某代掌门做出了些什么发扬教派的伟绩,某代弟子修     道有成,震慑寰宇……     二、宣扬太霄功德:几几几年妖魔动乱,太霄斩杀了多少;几几几年太霄卫道,击溃谁     谁谁……     三、诵读太霄戒律:不准干这,不准干那……     四、入门弟子盟誓:我以维护太霄荣誉为已任……如违此誓,如何如何……     这些东西向来是形式大于作用,陈津向来不喜欢。在庄严肃穆的入道仪式之后,便开始按新弟子的资质或意愿分配修行道院,这个环节则随意许多,交头接耳、相互谈论不休。     “孟则玉、古万辰、薛杰……曹真、方寒,你们入住万丈峰,师从万铁院主,主修炼器;刘至善,王雪……程万里,你们入住玉笔峰,师从李药方院主,主修炼丹;”一位执事手执卷宗,一一点名分配,“王月儿、岳小成……宁正锋,你们入住紫竹峰,师从莫愁院主,主修道术。”     分配过程中,分到高资质弟子的院主们极为高兴,那些仅分到能感应四种灵气弟子的院主们则显得有些失落。     新入教的二百四十八名弟子分配完毕,在坐的有三十六位从峰修道院院主,其中有三十五位院主或多或少都分配到了弟子,唯独陈津身前这位精神萎靡的老者一个弟子也没分到。     太霄掌教贞吉看着老者微微叹了口气,然后目光扫过一众新入教弟子,问道:“你们这些弟子中可有愿意改学符篆术的?”     所有弟子一起摇头,齐声答道:“弟子不愿学习符篆术。”     老者微眯着眼睛,露出一个早己知晓答案的笑容,默然无语。     太霄掌教贞吉无奈看着老者说道:“长弓,你已看到,没有弟子愿意入住独秀峰随你学习符篆术,不是我不为你寻找。”     老者似乎不死心,躬着腰,负着手走到莫愁身前,打量她身后的弟子。     莫愁抬眼瞅着老者,冷冷说道:“长弓,你不要打我弟子的主意,我教出的弟子,绝对好过你教出的弟子!”     老者长弓又将目光转向其余院主,那些人无一例外的冷眼相对,对这个老者毫无礼貌可言。     一个院主冷嘲热讽道:“长弓,这些资质上佳的弟子若跟你去学习符篆,不但会毁了他们自己前途,于门派的人才培养也是不利,如果你极想找个弟子,我看你就收站在你身后那个杂役为弟子算了。”     “这个主意不错,这个杂役资质平庸,交给长弓,也不怕人才被浪费。”其余院主嗤笑着附和。
推荐阅读: 《战魂啸》 《异界之狂龙逆天》 《阿鼻地狱》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