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十八章 宝宝睡觉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十八章 宝宝睡觉

    更新时间:2011-08-08     陈津所画的符篆中混杂着成功安睡符,失败安睡符,还有极少数的昏睡符,由于分不清楚,所以想施出昏睡符只能靠运气拼人品,有可能第一张就是昏睡符,也有可能最后一张才是昏睡符。     “二十五个呼吸的时间是吧?”土地老头一咬快要掉光的黄齿,道,“我尽量坚持吧,不过你的安睡符篆最好有用,否则我也救不了你。把符给我,你尽量退得远远的。”     陈津知道自己凑近战团,不但帮不上忙,反而会被刘长老顺带干掉,于是将二十张符篆全部交给土地老头,道:“符咒是……符咒是‘小宝宝,睡觉吧’。”     “这……这就是符咒?”土地老头哭笑不得。     “我也没想到会对一个胖老头施符。”陈津难为情地解释。     “想用安睡符睡我?你们太幼稚了!”刘长老爪子一挥,五道火焰如利箭一般射向土地老头,土地老头一死,陈津根本逃不掉。     土地老头大概知道射来火焰的厉害,惊得眼睛一瞪,身子一转,瞬间没入土地中――比出来时快多了。     五道火焰射空,射在地上,顿时在地上留下五个深深的细洞。     “哪儿去了?”刘长老错愕。     就在这时,刘长老感到身后有异动,回头一看,那土地老头从身后地上冒了出来,捏着一张符对自己念道:“小宝宝,睡觉吧!”     “这都什么符咒啊?”符咒念完,土地老头心头泛起恶心的感觉,“叫一个肥胖的老头‘小宝宝’,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老头子有怪癖好呢?”     纸符烧燃,刘长老无任何异样。听见那肉麻死人的咒语,刘长老也感到无比厌恶,大声道:“别再念这恶心的符咒了。”手爪一挥,五道火焰又射向土地老头。     “你以为我愿意念啊?”土地老头反驳一句,在火焰及身之前,又没入了土地中。     土地老头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进入土地,仿佛鱼入水中,轻松自如。以此来躲避刘长老,刘长老一时拿他也没办法。     可土地老头钻来钻去,也没办法伤害到刘长老,如果有迷雾术,他或许能够借着迷雾实施偷袭。     “小宝宝,睡觉吧!”土地老头又从刘长老身后冒出来,念咒施符。     “别念了!”刘长老除了身上起鸡皮疙瘩外,没有任何反应,挥爪又射出五道火焰。     “小子,你难道是想恶心死他的同时也恶心死我吗?”土地老头说这句话时,陈津正拼命的往远处逃。土地老头对天发誓,从出生还现在,没说过这么肉麻的话,还是对另一个胖老头说。     刘长老不断地挥爪射火,一道道火焰纵横交错;土地老头活个像地鼠,为了躲避射来的火焰,不断钻入地下,然后又突然冒出来,两人你来我往,几息的工夫,地上全是火焰射出的小洞。     “你躲吧,我先杀了那小子。”刘长老失去了玩打地鼠的游戏的兴趣,把目标转移到正在逃跑的陈津身上。     刘长老手爪一挥,五道火焰射向陈津,就在这时,土地老头蓦然从地底钻出,挥动手中的拐杖砸向刘长老的手腕。     刘长老手腕一偏,射出的五道火焰也随之偏移,四道射在陈津身侧的一棵粗树上,在树上留下五个烧穿的洞孔,还余一道则射在陈津的屁股上。     “啊!”陈津惨叫一声,股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棍在屁股上划过。他扭头一看,只见屁股上出现一道深深的烙痕,冒着焦糊难闻的味道,还好没有伤着骨头,那道火焰斜擦着屁股蛋而过。     虽然不致于丧命,但那疼痛让他脸色苍白,汗珠直滚。     如果不是土地老头出手及时,那五道火焰肯定会从陈津的屁股射入,从小腹钻出,创伤可想而知。     “早知道你会出来的。”刘长老眼神一冷,似有预谋一般,在土地老头拐杖砸在他手腕的同时,他已挥动另一只手爪,催动指尖的火焰射向土地老头。     火焰射入土地老头的大腿,焦糊味传来。原来这老头也是血肉之躯,火焰的热量侵入血液,燥得土地老头脸色通红,鼻孔冒烟。刘长老也不好受,他并没有躲过拐杖的攻击,拐杖砸在他的手腕上,让他有种骨碎的疼痛。     “去死!”刘长老疼的火大,精气质变形成的火焰又在指尖形成,炽热的火焰犹如他愤怒的情绪――比刚才更加旺盛。     “如果下一张符篆无效,我也无能无力了,小子,你真是一个倒霉的符篆师!”土地老头这次没有钻入地下,事实上,他虽然腿部受伤,但仍能勉强钻入地下避难,不过,如果刘长老再向陈津射出火焰,他却无法及时地在从地里钻出来相救。     这个土地老头虽然只是土地的一个分身,他的死亡无关痛痒,不过,这毕竟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老头,与常人又有何区别?     陈津这一刻,被土地老头视死如归,舍命相搏的气慨所感动。下一张是不是昏睡符他也不知道,他想出手相助土地老头,无奈自己什么道术都不会,心中顿生懊悔,此次如果逃过一劫,不但要学习符篆术,还要想办法学习道术。     刘长老扬起的手爪指尖上火舌吞吐,像一条条噬血的腥红舌头。面对火舌,土地老头神情凝重,捏符掐诀,孤独一掷地喊道:“小宝宝,睡觉吧!”     喊完咒语,土地老头手中的纸符轰然燃烧起来,火光比之前的所有的符篆燃烧时更炽更亮,带着一丝爆炸性的力道,像压仰的怒火突然暴发,带着冲动愤怒的情愫。     “昏睡符!”陈津瞳孔放大,欣喜如溺水之人遇到浮木,生死全凭这张符了,希望昏睡符对金丹期的修士也管用。     纸符燃烧,陈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刘长老看上去并无异样,仍然对着土地老头叫嚣道:“我再也不想听到这恶心的符咒了,去死……吧。”     刘长老杀气腾腾地喊完“去死”两字,“吧”字的声音陡然减弱,话音落下,他眼皮无比沉重地眨了一下,凭借着金丹修士强大的精神力,他再次睁开眼皮,不过却很无力。     “这是怎么回事……”刘长老说完,眼皮再次合上,来不及去听答案,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耶!”陈津兴奋地挥了一下拳头。由于屁股受创,他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走到土地老头跟前,打量着他的伤口,问道:“土地,你没事吧?”     土地摇了摇头:“我不过是一个分身而已,我受伤或者死亡,只会让本尊消耗些法力而已。你小子的安睡符到还真有几分独到之处。”     “呵呵……”陈津得意地呵呵傻头,强敌倒下,两人心敌大好。     陈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土地,既然你监管着这片土地,想必清楚这片土地以前发生的事情,这满地的白骨是怎么回事?”     一番战斗,加上风一吹,落叶被揿起,地上许多白骨裸露出来,触目惊心。     土地老头感慨地长叹一声:“当年正邪大战,一个人类符篆师在此独拒群魔。那一战,他以一己之力鏖战八百妖魔高手,杀得妖魔尸体堆积如山,血染焦土。可猛虎难敌群狼,他最终因为精力衰竭而陨落。”     聊聊数语,陈津已经可以想象出当年那一战的惨烈,那位符篆师的英勇形象已印如他的脑海。或许同为符篆师的缘故,陈津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崇高的敬意。     从土地老头的话语中,陈津也听出了一些蹊跷,他眉头一皱,问道:“为何他是独战?难道正道其它人就不来援手吗?”     土地老头感慨良多,再叹口气,道:“因为他能召神,在正道眼中,他是邪道。”     “召神?难道召神就一定是邪道吗?”陈津心中气愤,自己捡到的召神图篆,想必就是那位先辈临死前,怕图篆被妖邪得去,扔到了枯井中的。借着召出土地之机,陈津严肃问道:“土地,你也是神仙,我召你出来,你心中是不是很不乐意?将来会逮个机会给我使绊子吗?”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狩猎在地球末日》 《楚天孤心》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