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七十四章 凌道邪君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七十四章 凌道邪君

    更新时间:2012-02-16     帝国那个攻击石壁修士发现中原四大门派的人忍着笑,正用一种可悲的目光着自己,拍了拍胸脯,摊开手道:“为什么以这种目光看我?我安然无恙啊!”     话音未落,只见他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与此同时,失声惨叫一声:“啊!”     这一下只是开始,紧接着这个修士又是抽搐一下,惨叫再次响起,这次更为凄厉,脸庞都痛的扭屈了,显然是痛苦之极。     接着这修士不断抽搐起来,每抽搐一下,都发出一声惨叫。陈津惊奇发现,这个修士的抽搐居然有快有慢,富有一种节奏感,有时是头颈抽搐,有时是手脚抽搐,有时多个部位同时抽搐,顿时手舞足蹈起来,看上去极为好笑,像是再跳一支机械舞,只是那痛苦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粟。     夏长羽看向四大门派中的人,皱眉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应该知道的。”     无极门掌门太冲真人道:“先前我们找到这处时,也有人忍不住想要打碎石壁,结果也落得这个下场。在门上设置这道禁制的人脾气很是古怪,他不要人性命,只用光芒射中人身体的各处穴道,要人尝尽痛苦为他表演一段舞蹈,算是对他不敬的惩罚。他抽搐个几百下,痛苦之后就没事了。”     夏长羽急忙问道:“怎么化解?”     太冲真人道:“我们不知道,但你可以试试。”     夏长羽知道那是高人施的手段,想来不能轻易化解,当下静静看着那个跳机械舞的修士,却是无可奈何。     太冲真人已有前车之鉴,他让夏长羽去化解其实是在害他,如果夏长羽强行去制止,只会要了那个修士的性命。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个修士跳完一支机械舞,后来已有人忍不住笑了不来,不是没有同情心,而是那个修士的舞蹈结合痛苦的表情实在太逗乐了。     在那修士跳完后,虚脱似地瘫软在地上,满头大汗,不断喘息着。     夏长羽问道:“怎么样?”     那修士心有余悸道:“刚才那一下下的真是太疼了,差点要了老命,还好现在没事了,精气运转也正常。”     夏长羽微微侧头,沉声对身后众人道:“不要在冒然出手,这是高人的洞府,如果能轻易破开,早有人破开了,岂能等到你们?”     言毕,拿出白玉道:“诸位拿出开启宝库的玉石,准备打开宝库吧,我先放!”手掌一伸,刻着“人”字的白玉平稳地飞向石壁中间的白色凹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拿着玉石,将玉石稳稳地放进了凹槽中。     白玉放进白色凹槽中,绽放出一篷白光。     四大门派中四人合力打开一个重重封锁的暗金色铁匣子,从中拿出一块刻着“地”字的黄玉,放进了石壁最下面的黄色凹槽中,立即一篷黄光绽放出来。     万紫初也不多说什么,捏个指诀,一条长着花朵的青藤从地上冒了出来。万紫初拿着刻着“天”字的青玉,将青玉放在花朵上,那花朵一张一合,将青玉含住,送到石壁上方的青色凹槽中,一篷青芒绽放出来。     三块玉石归位,所有人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石壁,等待着石门打开的瞬间。     忽然,青色、白色、黄色三种光芒交织在一起,旋转起来,越转越大,石壁上出现一个迷蒙的洞口。     “打开了!”天水教主罗达惊喜地张大了眼睛,身形一动,冲进了迷蒙的洞口,天水教其余也跟着冲了进去。     “我们也进!”无极门太冲真带着无极门的人一头钻了进去。     “宝贝可不能让他们先得了。”灵隐派的暮光招呼一声帮众急忙闯了进去。     夏长羽看见那个三个光芒交织出的迷蒙洞口正在逐渐变小,面色微变,道:“这洞口马上就应该消失了,我们赶快进去!”     陈津亦是发现了这个现象,和众人碰了个眼色,百秀城的人也急匆匆地飞了进去。     六方势力的人刚从洞口进去,那三色光芒交织出的洞口迅速缩小,后来三种光芒一闪,消失不见,先前的石壁仍然是石壁,并且没有了凹槽,连先前放进去的三块玉石也不见踪影。     开启宝库的三块玉石消失,如果有人再想进去,恐怕难如登天。     ※※※※※※※※     一泓细小的清泉从高山上流淌下来,流过一块突出的石头,落入一个浅浅的水池中,水声叮咚作响,悦耳动听。水池上雾气氤氲,经过阳光的照射,变成了淡淡的紧色。     一个懦雅的老者坐在水池边上一个石台上,正气定神闲的为池边百多个修士讲道。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弱而不争,随波逐流,非道也……”     一句句充满哲理的话语随着清脆的泉水声沁入人心,洗礼着沾染铅华的心灵。     一个小童从紫色的雾气外走了进来,禀报道:“师父,东郭先生来访。”     话音刚落,一个提着酒壶的酒糟鼻老头晃晃悠悠走了进来,灌了一口酒后才道:“易老弟,打扰了,上次那局败棋我想到了破解之道了,今日再来切磋。”     “今日讲课到此为止,你等下去自行领悟去吧!”姓易的儒雅老者朝弟子轻轻挥了挥手。     “是师父!”众弟子皆识趣地施礼后离开。     酒糟鼻老头走到姓易老者跟前,大咧咧坐在道:“易老弟,你看中的那个年轻修士如今怎么样了?”     儒雅老者淡淡笑道:“近日事务繁忙,我已多日未曾观注他了,算算时日,该是他们去凌道邪君的洞府寻宝的日子了,在这那里,我已经无法探查了。”     “去凌道邪君的洞府寻宝?”酒糟鼻老头吃了一惊,撇了撇嘴道,“这下他们有苦头吃喽!”     儒雅老者认同地点了点头:“凌道邪君,自封凌道,意为凌驾于道之上,脾气古怪,性格多变,能像文人一样安静,亦能像巨妖一样张狂,所修符篆术更是惊天地,泣鬼神,在他即将得道成仙之时,天庭恐他成仙后不服管教,扰乱天庭,是以降下天罚欲将其毁灭,可是没想到天劫匀被凌道邪君一一化解。天庭不得已派仙人下界讨伐,结果天仙纷纷战败。未成仙,已灭仙,凌道邪君让仙人战粟,我亦自愧不如。”     酒糟鼻老头灌了一口酒,回忆起往事,不禁唏嘘道:“是啊,当年凌道邪君的事震惊了仙界,有人说他早就建造了通天之路,只是不愿飞升而已。后来凌道邪君留下洞府,人却杳无影踪,有人说他是害怕了大仙的讨伐,躲藏起来了,也有人说,他逍遥自在去了。”     “他脾气古怪,所做之事不能以常理判断,我们又岂能猜测到?”儒雅老者感慨地摇头笑笑,叹了一声又道,“凌道邪君失踪这么多年,所留洞府却是无人打开。今天这些人寻到凌道邪君留下来的钥匙,闯进洞府,其中肯定是珍宝与危机并存。这一劫,也不知他能不能躲过?我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如果他躲不过去,可就浪费你的一番苦心了。不过事在人为,多想无益,走走走,我们下棋去。”酒糟鼻老头催促道。     儒雅老者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向紫色薄雾外走去。     ※※※※※※※※     陈津随着百秀城的人从迷蒙的洞口飞入,落地后,发现眼前居然是一个诺大的广场,场地中立着数百根粗壮的石柱,其间稀薄的白色雾气在地面飘荡,似虚似幻,仿佛来到了传说中的仙境。     六方势力的人如今都站这片广场上,不断地打量着四周,放眼望去,这个广场的周围尽是一片浓厚的白雾,难以看到尽头。     有人惊喜喊道:“洞天,这是洞天啊,里面肯定有很多宝贝!”     洞天是高于福地一级的秘境。福地就是一片空间,只是被一些大能施了禁制隐藏了起来,而洞天,则是更大能人或仙人用大|法力在山洞中开辟出远远大于山体的空间,其中有河流山岳,玉宇金台,灵宫巨府,更传闻洞天中有洞室通达天上。     陈津回头一看,心中顿生寒意。身后是漆黑的岩壁,无门无缝,进是进来了,但怎么出去呢?不是那高人想把打他宝贝主意的人诱骗进来,全部困死在这里吧?     在惊喜过后,亦有人发现了退路的问题,惊恐道:“退路没了,我们怎么出去?”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无上武修》 《魔经鬼谭》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