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八章 修为尽失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八章 修为尽失

    更新时间:2012-02-10     鲁旺与申泉、狼傲互换个眼色后,迅速从靴子里拿出一把钥匙,抛给陈津道:“大哥,用它打开困仙石铐,赶快带着花前辈和珠儿离开!”     “这就是你们的决定?”陈津没想到他们会是这种决定,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在钥匙抛来的瞬间,齐尊也发现了这边状况。     “快把陈津给我抓住,不能让他跑了!”齐尊大斧向前一指,大长老辛风子和三长老向朔同时出手向陈津抓去。     陈津此时还没来得及打开困仙石铐,体内精气无法运转,任何道术都施展不出来,情况一下陷入万分危及当中。     “大哥,你快些打开,我们挡住他们。”鲁旺、申泉和狼傲似乎早料到这一步,见辛风子和向朔攻来,毫无畏惧的冲了上去,想将他们拦,为陈津打开困仙石铐争取时间。     可是一经接触,鲁旺三人立即被击伤,但犹自不退。     “你们真是胡来!”     以鲁旺、申泉和狼傲三人的修为实力,又如何挡得住辛风子和向朔?何况在高台周围还有其它妖族修士,短短的几会合,必将被杀。可是事已至此,陈津也别无选择,急忙拿起钥匙往锁孔中插去。     鲁旺擅于炼器,以前就曾经制造出万能钥匙,可是陈津将鲁旺抛来的钥匙插入钥匙孔中,拧了几下,仍然没能将困仙石铐打开,短短的几下未拧开,头上已经急出汗水来。     每多担耽误一秒,情况便危及十分。     “大哥,倒拧一下再正拧试试。”鲁旺发现陈津没有打开困仙石铐,也不由着急起来,这毕竟不是原配的钥匙,不能顺畅打开也是正常现象,不过再打不开,逃走的时机就没有了。鲁旺话刚说完,向朔一拳将他轰飞出去。     “鲁旺!”陈津痛心大叫一声。     此时他知道不能再去想其它的了,立即按照鲁旺所说,把插入钥匙孔的钥匙先是倒拧,然后正拧……     忽然一声厉喝传来。     陈津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只见齐尊如一只大枭飞临到自己面前,一个硕大的拳头轰然当胸袭来,拳未至,强劲的精气已激得尘土飞扬。     轰~     陈津来不及反应,被一拳轰倒在地,强大的冲撞力带着他的身子在地上滑行几十米方才停下来,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沟壑。     陈津喷出一口鲜血,想挣扎着站起来,却是两眼一黑,昏迷了过去。     “想逃?哪儿有那么容易!”齐尊狞笑着吹了一下拳头,再次向陈津飞去。     “快去救他们!”城门楼上云边鸿看见了这边发生了战斗,急切向灵隐派的须虑和肖红烛求救。     肖红烛刚要飞去,须虑一把将她拉住,严厉道:“你不想活了?妖族实力太强,我们去了只有白白送死!”     “我得救他。”肖红烛挣开须虑的手向着陈津飞去。     肖红烛争强好胜,却并非冷血之人,在她看来,在场诸人,她的修为最高,实力最强,如果她不去,陈津是真的没救了。     当初她和陈津有过三招之约的比试,结果三招未能打败陈津,而后潜心修炼,一心想在道试大会上击败陈津,结果如愿以偿,但是后来他知道陈津的实力远在她之上,道试大会上之所以能取胜,她甚至怀疑是陈津故意输的。     而后陈津搅动天下风云,一桩桩事情都显出他在不断进步,肖红烛也一直把陈津当成追逐的目标,希望有朝一日能真正胜过他。肖红烛争强好胜,崇拜强者,对门派中众多的追求者不屑一顾,但在追逐陈津的过程中,久而久之逐渐生出一种别样的情怀。     有几分崇拜,有几分爱慕,有几分尊敬,有几怨念,有几分不服。     她想自己去超越陈津,又怎么让陈津就这么死去?     在齐尊一拳轰倒陈津,又向陈津飞去时,她已义无返顾地飞身而去。     可是她却无力地发现,齐尊距离陈津的位置近,以自己的速度,显然是无法赶去了,一阵心痛感袭上心头。     就在这时,她忽然发现一道黑色的身影超越了自己,向着陈津的位置飞去。     “谁?”     由于速度太快,肖红烛一时没能看清,当她看清超越自己的是刚才站在城门楼上的那个名叫龙娅的少女时,吃惊道:“好快的速度,这显然不是她两仪境初期该有的实力,她……隐藏了修为。”     不仅肖红烛吃惊,站在城门楼上的众人,除了粟多、白无瑕、夏蜜外,皆是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少女竟然有这么快的速度。     齐尊正要抓向重伤昏迷的陈津,突然看见一个黑衣人影袭来,他没想到百秀城中还有这么快速度的人,看样子修为不在自己之下,顿时吃了一惊,放弃再去抓陈津,吓得飞身倒退。     “火龙飞舞!”龙娅张口一吐,喷出一道炽烈的火焰,火焰化成一条火龙,袭卷向齐尊。     这条火龙并非只具形态,而是实实在在具有了龙的灵气,威力比那些有形无灵的火龙强上何止十倍。     站在城楼上的人由于距离太远,无法感应到火龙中龙的灵气,但是齐尊却是感应到了,骇然道:“她……她具然能够引动龙的灵气?”     他又怎么知道,龙娅本身就是龙族。     那条火龙咆哮着冲向齐尊,齐尊大斧连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火龙劈散,这还是因为龙娅身上伤势未愈,否则,他想劈散这条火龙,还将费上一番工夫。     这一耽搁,城门楼上的其余人也都飞了过来,并且楼门打开,一队威武雄壮的士兵冲了出来,其中有人族,也有妖族,有些人手拿强弩,有些人手持宝刀,杀声震天。     如果被百秀城的人包围住,想走就来不及了。齐尊看大势已去,气恨地咬了咬牙,不舍地看了一眼昏迷在远处的陈津,无奈地喝道:“撤!”     在百秀城的大队伍赶到之前,齐尊带着几大长老和妖族修士,迅速退到河边,乘上早备在那里的大船,逃之夭夭。那些逃得慢的妖族修士被追来的百秀城队伍一阵强弩劲射,死伤不少。     “陈津!”     “陈公子!”     “……”     百秀城一群人围在陈津身边,不停呼唤着。     陈津无力地睁开眼睛,看见那一张张无比关切的脸庞,露出一个微笑,双眼难以支撑地又合上了。     粟多抢上前,探查过陈津的脉博和丹田之后,颓伤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云边鸿赶忙问道:“他怎么了?是不是没救了?”     众人的目光全部紧张地盯着粟多,心中都有个不好的预感,却又不愿去相信,希望粟多能够打消他们不好的猜测。也难怪这些人会往不好的方面想,从地上的那道沟壑来看,陈津受到的伤害很重很重,一般人也许当场就毙命了。     粟多沉痛到失神,呢喃道:“性命可以救治,但是……但是他恐怕是中了齐尊那招可以破坏人修为的道术,大哥他现在――修为尽失!”     “啊?”众人俱都惊诧失声,虽然这种结果他们早就预料到。     灵隐派的长老须虑也上前来探查,众人重新又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这时人们都希望他站起来,指责粟多的诊断是错误的。可是他却摇了摇头,叹息着站起来道:“他修为的确丧失了。”     众人沉痛的胸口仿佛又被人打了一拳,痛得险些难以站立。     一个被人看不起的小人物,在心酸艰辛的人生路途上,通过摸爬滚打,不懈努力,终于修炼到了虚谷境草谷期,正要大展宏图时,却修为尽失,多年努力付诸东流。这种打击也太大了,老天为何如此不公?     众人不禁黯然落泪,一片悲戚。     即使伤愈后从头修炼,要经历过多少个岁月才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人生可没有那么奇遇等着你,也许几十年,或者一辈子都无法达到这个修为。     在众人的悲痛中,须虑却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百秀城原本是灵隐派的地盘,是陈津强抢而来的,陈津如今落得这个地步,让他心里如何不高兴?直在心里骂道:活该,这就是你这妖孽的报应!离开启宝库的日子不远了,今天你修为尽失,百秀城少了你这个难缠的人物,实力下降大半,看来百秀城即使进入到宝库,里面的财宝也没你们的份儿了。等寻宝结束,我灵隐派就收回百秀城!     越想,他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不过悲痛中的人们并没有发现。     粟多从伤痛中回过神来,抹了一把眼泪道:“他伤得太重了,赶快把他抬回城里救治,否则命都难以保住。”     ※※※※※※※※     两天后,陈津在粟多的精心治疗下幽幽转醒,睁眼一看,发现床榻前围满了人,有些人的眼睛布满了血丝,显然很久没有睡过了。     看见陈津醒来,这些人却是笑不出来。     陈津气色虚弱,忍不住咳嗽几声,然后摆出个笑脸,打趣道:“这是怎么了?好像我死了似的,即使我死了,百秀城不是还有人们吗?八月十五开启宝库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你们不用去修炼吗……”说完突然怔住了,气息开始变得凌乱,那是因为他的心已经乱了。     “我……我的修为呢?”     ―――――――――――――     (盆友们,偶需要你们的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