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五章 要见万东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五章 要见万东

    更新时间:2012-02-07     “陈津。”     苏文芩看着陈津,并不是在回答那两个新弟子的问话,而是轻轻地叫了一声。     “他……他就是陈津?那个叛变太霄门的妖孽?”太霄门那个拿刀新弟子吓得面如死灰,不由又向苏文芩身后缩了一步。     陈津的名号他如何没听过?在他入太霄门时,陈津的恶名就已经传遍太霄门,并且经久不息。会召神邪术、斩杀太霄长老、要协太霄掌教……哪一件事不是大逆不道?哪一件事不是惊天动地?     陈津在太霄门中俨然成了一个嗜血如命、好杀成性的妖孽!     拿刀弟子庆幸刚才师姐及时出现,否则今天必然要丧生在这个妖孽刀下。     另一个弟子小声道:“武哥,昨天我还记得你信誓旦旦说如果遇见陈津,一定要将他斩杀了,攒下一个天大的功德,现在正是好时机啊!”     “小奇,你他娘的就会说风凉话,有种你上,你知道他什么修为吗?”     这两个弟子此时畏缩在苏文芩身后,无人敢上前再叫嚣。     陈津也没把这两个弟子放在眼中,看着苏文芩,带着淡淡苦涩道:“苏师姐,没想到在这里能与你相见。我并不知道他们是为你抢位置,否则我怎么为难他们?”     苏文芩回头瞪了躲在身后的两个新弟子一眼,很是不满。她向来喜欢清静,这次前来办事,没有去城主府住宿而是找家客栈过一夜,就是想低调些,待办完事情立即返回太霄门,以她性格又怎么会让两个弟子为她抢位置呢?那两个新弟子不过是自作主张想讨好苏文芩罢了。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外面传言你已经死了,并且白玉也被别人抢走了,现在看来这些都是谣言。”苏文芩轻轻从楼上走下来,想装着清冷,但眼神中明显带着关切与激动。     苏文芩想在陈津旁边坐下,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在旁边一张桌子边。     陈津知道,苏文芩并不是讨厌自己,也不是对自己怀有仇恨,之所以相峙而坐,是因为她忠于太霄门这个正道,又岂能与自己这个妖邪为伍?     苏文芩坐下后,森冷道:“这里如今已经是太霄门的地盘,我希望你快些离快,我杀不了你,但不代表别人也杀不了你。”     那个两个弟子怔怔站在楼梯口不敢下来,小声地嘀咕道:“莫愁师父一大早就出去了,如果她回来,一定可以将他斩杀。”     “除了莫愁师父,如果飞岩太上长老在此,照样能够灭了他。”     “那是,太上长老何等高强,一招就能灭了他。不过,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寻找飞岩太上长老,不知道他追杀玄真派的落网之鱼,现在情况怎么样?”     他们声音虽小,但陈津却听得清晰,暗道:原来莫愁那恶婆娘也住在这家客栈,并且他们这次来是为了寻找飞岩等人。苏师姐逼我离开,是在为我安全考虑,肯定是怕我遇上太上长老飞岩和莫愁。     这时,白无瑕、龙娅、粟多、夏蜜从楼上下来,立即发现客厅的气氛有些不对。夏蜜眼珠转动,恨不得发生大的火拼,她也好趁机逃跑。     苏文芩打量一番白无瑕等人,略感惊讶,问道:“你们是要去星罗域?”     陈津道:“我们是刚从星罗域出来。”     苏文芩秀眉微微皱了皱,问道:“在星罗域,你们可否遇到太霄门的人?”     陈津道:“你是说欧阳远的外公飞岩吗?”     “飞岩太上长老是欧阳远的外公?你们已经遇见了?那为何你又……”苏文芩倍感惊讶,她聪明睿智,一下就想明白其中关键。失踪的欧阳远是陈津所杀,这件事情在太霄门已经传开,如果飞岩是欧阳远的外公,他怎么可能放过陈津?她没问出来的是“那为何你又安然出来了?”     答案她已经隐隐想到,那是一个可怕的答案。     陈津并没有直接说出答案,只是平静道:“如果你们要去星罗域寻找他们,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耽误工夫了。”说完深深看了一眼苏文芩,起身对白无瑕等人道:“付了房费,我们去别处吃饭吧!”     他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如果一会儿莫愁回来,以她“天下妖邪,斩尽杀绝,决不姑息”的脾气,一定会对自己出手,那时,苏文芩只会更加难做。     在陈津要离开时,苏文芩突然道:“你告诉了我一件事情,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情。”     陈津问道:“什么事?”     苏文芩道:“月弯岛的岛主齐尊抓走了几个百秀城的人,扬言要见一个叫万东的人,如果万东五天后不出现,他会将抓到的几个人全部杀死,抓走的人中,有一个就是擅长炼器的鲁旺。”     “什么?”     听闻这个让人震惊的不好消息,陈津和粟多同时叫了出来,为之色变。夏蜜却是一副幸应乐祸的样子,暗道:到时让齐尊把我也换回去。     陈津急忙问道:“已经过了几天了?”     苏文芩道:“已经过了三天,还剩下两天。”     “还剩两天?”陈津顿时感到时间万分紧迫,当初从百秀城到这里时可是用了三天,现在必须用两天时间赶回去,向众人一挥手,喝道:“时间来不及了,带上早饭,我们赶紧走。”     让客栈伙计包了些干粮,众人急匆匆往外走,刚要跨出客栈门口,一个中年女人迎面走了进来,显些撞个满怀。     “莫愁?”陈津看见这女人,眉头微微皱起。     莫愁看见陈津,先是一惊,然后满脸煞气道:“陈津?你这妖孽,竟敢闯到太霄门的地盘来了,别人怕你用白玉威胁,我可不怕,为了斩妖,我可以不顾一切,今天我看你还往哪里走?”     陈津冷冷道:“今天我有急事,不想和你罗嗦,让开!”     “你想出去,那就只有横着出去。”莫愁堵在门口并不让开,煞眉一竖,拂尘挥出,卷向陈津。     陈津毫不避让,一拳轰出,一个深旷的山谷在他身后形成,里面的精气滚滚荡荡。     那一拳轰出,携带的精气自成空间,将卷来的拂丝笼罩,处于空间中的拂丝本来凌厉异常,此时却有气无力的软了下来。     拳头在莫愁脸前停下,激起他的发丝飞扬。     莫愁顿时惊愕当场,眼中带着惊恐和难以置信的神色。     陈津再也不多看她一眼,带着众人从她身旁挤了过去,快速离开。     “他……他修炼到了虚谷期?”莫愁仍然是难以相信。刚才她杀心大起,竟然没有事先去探查陈津的修为,当他看到陈津身后的虚谷时,被深深震惊,那是虚谷期的征象。     虚谷期的修为,再加上符篆术和召神术,莫愁深之,现在自己已经杀不了他了。     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太霄弟子,如何成长成了一个如此可怕的妖孽?     只到苏文芩和那两个新弟子走过来,莫愁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高手间的短暂交锋,这两个新弟子并没有看得真切,一个新弟子问:“莫愁师父,你怎么不将陈津这个妖孽拦住?是不是他太厉害了?”     另一个弟子道:“你懂个屁,如果擒住他,百秀城的万紫初很可将青玉毁去,莫愁师父这是在顾全大局。”     先前弟子又问:“苏师姐,陈津现在是什么修为?我们探查不出来。”     苏文芩道:“我也探查不出来。”     “苏师姐两仪境后期的修为也探查不出来?”那弟子自作聪明道,“听说当初云家山庄大战时,陈津这妖孽就隐藏了修为,将两仪境的修为变成了三目珠的境界,这次他干脆将修为彻底隐藏了,是阴险啊!”     莫愁眼皮一抬,森然道:“不是他隐藏了修为,而是他晋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那新弟子好奇问道:“什么新的境界?”     “虚谷期。”     新弟子又问:“虚谷期是什么境界?”     莫愁也不向他解释,神色凝重道:“这件事情必需向掌教汇报,开启宝库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让他对陈津做好防范。”     ※※※※※※※※     陈津等人心急如焚,也不打尖,也不住店,喝了喝有水,饿了吃些自带的干粮,马不停歇,昼夜兼程往百秀城赶。如此长途不停歇的赶路,如果换作一般的马匹,早就累趴下了。     粟多问道:“大哥,齐尊要找万东还不是你,看来他只知道万东,而不知道万东就是你,那他为什么要单单找万东呢?”     陈津想了想道:“我在福地中蒙着面,没有人知道我是陈津。不过我想陆近圣后来肯定猜到我是万东,我在福地中抢走了精石小岛,齐尊是不是来找我要精石小岛的?但是精石小岛就在百秀城中,他也不必找我啊!”     夏蜜得意笑道:“你们不用在乱想了,齐岛主对帝国忠心耿耿,他找你不为别的,就是单纯的为了杀你,你可是帝国追杀的对象。我当初邀请他加入帝国,真是一个明智之选。”     陈津邪邪笑道:“齐尊对帝国忠不忠心,一试便知。到时我拿你威胁他,如果他不放人我就杀了你。如果他忠心,肯定会为你安危着想,如果他不忠心,哼哼……你说我这个主意好不好?”     夏蜜气道:“陈津,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想到用我这个弱女子当人质,可耻!”     陈津并不理她,催马疾驰。     ――――――――――――――――     (有些发烧,脑子有些迷糊,这两天码不出两章了~~~)
推荐阅读: 《异界之狂龙逆天》 《魔经鬼谭》 《神变》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