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四章 请你让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六十四章 请你让位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2-02-06     进入星罗域以来,时时要提防妖兽出没,陈津等人精神一直紧崩,加之后来又经过连番大战,众人身心早就疲惫不堪了。     在龙域休息的这一晚上,美美吃过晚饭后,大家精神都放松下来,各人在黑龙殿寻到住处,很快便酣然入梦了。     陈津心中却充满感慨,长夜漫漫,他也不着急睡去,独自飞到宫殿屋脊上,沐浴着皎白的月光进行修炼。惊龙枪又被他缩小成发簪,随意地插入发髻中,妖刺此时像一只温顺的小猫,静静躲在他的身边。     一个时辰后,陈津停止了修炼,仰面躺在屋脊上,看着满天的星辰,陷入沉思中。     “高高在上的神仙们,你们是否留意到我这个藐小的凡人?或许我永远也无法飞升,达到你们所在的高度,但我会一步一步努力地走下去,靠自己的双手拼出一番事业,为了自尊的生存,为了自我的证明,为了伴着我的人,还为一颗不安份的心。”     想着想着,便躺在屋脊上睡着了,睡梦中,他梦见自己站在众神之巅,又梦见自己被打入地狱受刑。     第二天清晨,众人做了一个简单的木筏,沿着水路返回。     在路过与太霄门的人大战过的地方时,龙娅带着深深的愧疚道:“能否停下船,我想去祭拜一下何先生。”     何年纪就葬在旁边的山腰。     想到何年纪的死,陈津心中一阵刺痛,听到龙娅说要去祭拜,陈津也正有此意,众人停船上岸,来到何年纪葬身之处时,龙娅含着眼泪,敬而重之地拜了又拜,愧疚与沉痛写满了脸庞。     祭拜完何年纪,众人重新回到木筏。走完水路,找到来时隐藏在山林中的独角马,骑马而行,直到走出星罗域,也没遇上一个妖兽,返回的路途倒是平安无事。     等众人回到启明城时,天色已晚,找到一家大的客栈,各自歇息,明日一早再起程回百秀城。     第二天,陈津早早便起床了,在街上转了一圈回到客栈,发现粟多和龙娅这两个伤员还没起床,白无瑕倒是起床了,只过在梳妆打扮。     陈津对白无瑕道:“我先去楼下要些吃的,再过一会儿你将他们叫醒,来楼下吃早点。”     白无瑕点头应诺。     客栈的一楼下大厅中,由于时间尚早,大多住宿的客人还没起床,此时大厅中并没多少人。陈津找了一处临窗的桌子坐下,坐在这里,可以看见客栈旁边的小花园,清晨凉爽的微风吹来,带些着些许花香,让人心醉。     渐渐的,陈津发现已有不少住宿的客人下楼用餐,客栈一楼大厅也逐渐热闹起来。     “喂!”     陈津正欣赏着花园中沾着露珠的花朵,突然一声粗鲁的声音将他的情致惊飞。     陈津回过头,发现两个青年站在桌子旁边,一副很生气的模样。     一个青年用刀背敲了敲桌子,气焰嚣张道:“哎,小子,这是我家师姐喜欢的位置,烦请挪个地儿!”     陈津打量这两个青年一眼,从他们的穿着看,这两人是太霄门的正门弟子无疑。不过陈津之前并没见过他们,猜想应该是自己离开太霄门后新入门的弟子,探查过他们修为,发现这两个太霄门的正门弟子不过是三目珠初期的修为。     这两个太霄门的弟子也已经查探过陈津的修为,发现陈津没有任何修为,于是就把陈津当成了城中的普通百姓,是以才敢如此目中无人。     陈津恼怒太霄门的人杀死了何年纪,对太霄门怨气很深,此时又见这两个年轻弟子如此嚣张,忍着心中的气,不动声色道:“实在抱歉,我也很喜欢这个位置,不能让给你们。”     拿刀弟子吼道:“你这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要你让你就赶快滚蛋。”     陈津仿佛听到一个大笑话,道:“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我先占的桌子,这桌子当然是我的,为何我要滚蛋?”     拿刀弟子瞪眼道:“你难道不知道启明城是太霄门的地盘吗?你狗眼瞎了吗?难道看不出小爷是太霄门的弟子吗?你也不查查小爷是什么实力,还敢跟小爷顶嘴?”     另一个弟子嘲笑道:“他百姓一个,当然查出不我们的修为。”     拿刀弟子道:“你听好了,小爷如今是三目珠的修为,实力比你强,说话你就得听。”     “小武,小奇,大清早的在吵些什么?”一道声音从楼上传来。     陈津抬头一看,神情为之一怔,一道靓丽的身影站立在楼梯口。对方看见陈津,身子一僵,亦是怔立当场。     四目相对,默然无语,一股别样的情绪在两人心头泛起,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还是所谓的相见不如不见?     想恨他,却是魂牵梦萦;想忘却,却记得更牢;想不见,却是日日期盼。苏文芩看着陈津,眼眶有些湿润。     拿刀弟子看见苏文芩,有些着急,似乎又怕苏文芩听见,低声对陈津吼道:“我师姐来了,快滚开!”说着就去推陈津。     陈津恼他打扰自己与师姐相见,猛然转头,眼神陡然射出凌厉的杀气,同时一股狂暴的精身射出。拿刀弟子推在陈津身上,犹如触电一样,一下被震飞出去。     由于反震的力道太大,拿刀弟子震飞时撞到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弟子,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咔嚓一声,压碎了一张桌,两人同时掉在地上,狼狈不堪。     “敢打太霄门的弟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那两个弟子怒上心头,也没想太多,扬起刀就要像陈津冲去。     可是他们刚要迈步,突然天空刀影重重,将他们笼罩在其中,他们刚要奋起反抗,却发现体内精气无法运转。     “留他们性命!”站在楼梯口的苏文芩突然喊道。     呼!     天空中层层刀影骤然一收,合成一把硕大的刀影猛然停在那两个弟子的额头前,由于停的太猛,天空出现一阵嗡嗡的刀颤声。     那两个弟子何曾,见过如此恐怖的道术,再看见陈津杀气弥漫的眼睛,顿时吓得面无血,瑟瑟发抖,原来刚才看走眼了,这……这是一个超级强者啊!     陈津手持破虚刀,冷冷道:“今天看在我师姐的份上,留你们一条小命,滚!”     由于昨天来投栈时天色已晚,苏文芩已经回屋歇息,所以陈津并未遇到,只到刚才才知道,原来住的是一家客栈。     那两个弟子如逢大赦,连滚带爬地向苏文芩身边逃去,有一个颤声问道:“师姐,他……他是谁?”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