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精神压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五十八章 精神压迫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2-02-03     康崩的一番话,像一把无情的刀子,刺进了白无瑕的心头,陈津发现白无瑕的气息已经有些散乱,不由担心起她会一时失控大声叫出来。     更可恨的是康崩并没有就此打住,只听他接着道:“白无瑕做出谋杀王子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我相信这是她的个人所为,并非是白家策划的,白家事先也不知晓,可是除了我,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白家是清白的,毕竟白无瑕是白家的人呐!白家因她而受此不白之冤,真教人感到惋惜。”     白成业眼中闪过果决的光芒,沉声道:“白家一定会大公无私,绝不姑息,家主让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我亲手捉住白无瑕和万东这两个奸邪,以示白家的公正、严明,以及对帝国的忠心。他们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好,好,白家真是好手段。”康崩大笑起来,白家若没有白无瑕,很快就将消沉,也算是报了在道试大会上被白家打败之仇。笑罢,康崩突然想到什么,狠毒说:“万东这小子一定要由我亲手来宰掉,他敢斩掉我儿清晨一条手臂,我就要了他的一条小命!”     陈津记得,先前在普罗岛时,自己召出东华帝君,将康清晨的一条手臂斩掉了。心道:帝国这伙人原来不单是为了星罗域而来,还是为了追杀我和白无瑕。虽然现在离的远,无法探查康崩的修为,不过听龙娅先前所说,康崩不但是虚谷期草谷境的强者,而者还有一件道器。     想到这里,陈津不禁将目光落到康崩的腰间,那里缠着一件黑色钢鞭,暗道:如今我们几人的实力和他们相差甚远,如果发生战斗,只有落败的份儿。看样子这伙人并没有从黑龙族的宫殿中收到宝贝,希望他们能就此离去。     目光扫过趴在屋脊背面隐藏的一众人,陈津又在心里祈盼道:千万别弄出任何声音,否则被他们发现,我们就大事不妙了。     “这个万东,真是可恨!”康崩想到家族道试大会上,之所以败给白家,也是因为万东,心中越想越气,五指成爪,抓在黑龙龙头上,使劲一拧,咔吧一声,将石龙的龙头给拧了下来。     这石龙可是黑龙族的图腾,康崩坐在黑龙的身上,龙娅心中就有气,此时见他又将黑龙的头给拧了下来,顿时怒气涌上心头。龙娅虽然心中清楚,此时要克制自己,千万不能冲动,但是身负重伤,此时怒气上涌,此时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糟了!”     隐藏在屋脊上的陈津、粟多、白无瑕的心一下腾了起来。     夏蜜眼中却放去喜悦的光芒。     “谁?”康崩听到咳嗽声,骤然向屋脊看去,同时一掌拍出,强劲的精气冲向屋脊。     “当心!”     在精气冲来之前,陈津带着夏蜜冲天而起,白无瑕带着粟多和龙娅也同时飞起。     轰隆~     众人刚刚飞起,那股精气就已袭来,不但震碎了屋脊,而且连带墙壁一起震倒,瓦砾碎石散了一地,刚才完好的房屋,此时已成了一片废墟。     陈津等人从空中落下时,就站在这片废虚上,脸色难堪。康崩随便发出的一掌就有如此威力,真正实力可想而知。     看清站在废虚上的这几人时,帝国之人皆是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他们万万没想到,在此时居然能遇到这些人。     “白无瑕?万东?”康崩愕然之后发出一声大笑,“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们,真是省去我不少时间啊,我还一直担心找不到你们呢!”     当看到被陈津挟持的夏蜜时,康崩皱起了眉头:“你是……”     夏蜜立即提醒道:“康侯爷,我是夏蜜。”     “公主?”康崩刚才就已经认了出来,只是不敢相信而已,惊诧问道:“公主,你怎么被他挟持了?”     夏蜜郁闷道:“此事说来话长,现在不是讲述的时候。”     “公主,不要担心,我来救你。”康崩眉头一扬,就要出手。     “别动!”陈津把手中的妖刺紧紧顶在夏蜜脖子上,立即威胁道,“小心我的妖刺将你们可爱的公主脖子刺穿,难道你没听你那断臂的儿子说过,我这妖刺可是吸血的。”     康崩眼睛眯起,射出两道更为凶狠的目光,冷冷道:“归一境中期,没想到你居然修炼到了归一境的中期,在帝国时你虽然隐藏了修为,但是想必那时你还不到归一境吧!”     “你还挺关注我的啊!”陈津打趣一句,又道:“现在你们公主在我手上,不想她死的,就给我乖乖的退出龙域。”     “笑话,你以为你能威胁得了我?”康崩脸色陡然一沉,两掌同时拍出。     陈津隐约看见康崩的身后猛然出现一个山谷,这山谷比月弯岛主齐尊当初显现出来的山谷更大,并且康崩身后出现的山谷不是空的,而是生长了许多参天大树,其间充满了精气。     那两掌拍来,陈津感到无数的参天巨木倾倒,向自己砸来,大有将自己埋葬之势,强大的压迫感压他得喘不过来气,仿佛睡梦中出现的一场恶梦。     这场恶梦很短暂,当陈津从恶梦中醒来时,只感到自己浑身渗出冷汗,再一看,自己挟持的夏蜜已不在跟前,急忙向康崩看去,夏蜜不知何时已到了他的身旁。     刚才那一幕陈津浑然不知,但是旁边的白无瑕却看得清楚,在康崩拍出那两掌之后,陈津好像很痛苦,一时僵住了,竟然忘记了去控制夏蜜,以至于夏蜜轻易地便从他的妖刺下逃脱了。     陈津心有余悸,暗道:刚才那是什么道术?准确来说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的压迫,或是精神上的攻击,短暂的控制了我的自主思维,好可怕!     “我看你还有什么好依仗的?杀!”康崩抽出腰间黑色钢鞭,向着陈津抽去。     与此同时,白成业拿出一把在阳光下仍然闪着寒光的铜剑攻向白无瑕,白无瑕又怎会束手就擒,长剑一挥,发起了反击。     白成业一边攻击,一边怒道:“你这逆女,你败坏白家名声,连累白家受罚,如今不但不知悔过,还拔剑反抗?我今天就代家主将你就地正|法。”     “我逃亡的这些日子,一直担心着白家人的安危,而你们呢?你们难道就只关心你们自己吗?你们何曾问过我受得委屈?我这个庶出的女儿为白家尽心尽力,可是我娘死后,你们谁又将我真正当成白家的人了?”白无瑕长剑接连变幻,每一剑都带着压抑许久的愤怒。     “难道这就是你谋杀王子的动机?”白成业的铜剑也带着恨意劈斩而来。     听到这句话,白无瑕痛苦的皱起了眉头,心是彻底的死了,长剑从下往上一撩,精气化成一头生着尖利犄角的羚羊,仰头顶向白成业。     白成业长剑挽出个剑花,精气化成一头精瘦的鬣狗,冷笑道:“专咬你这羚羊!”     白无瑕毫不畏惧,长剑斜指向天,一道精气冲出,化成一条巨大的蝰蛇。     这是服下蝰蛇王的灵气本源后,所施展出的精气演生出了蛇的本质,就像陈津服下了八爪章鱼的灵气本源后,可以生出八条手臂一样。     白无瑕勉强可以算作是是归一境中期的修为,而白成业却是在归一境的后期浸淫了很多年,照理说实力应该在白无瑕之上,不过白无瑕有了蛇的灵气相助,与白成业斗在一起,还要略占上风。     但是在帝国另外一个归一境初期的修士和一个两仪境后期的修士加入后,白无瑕面对三人联手攻击,立即陷入被动之中。     帝国一个两仪境中期的修士见粟多只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并且受了伤,扬起大刀,向着粟多砍去。     粟多虽然受伤,却是凛然不惧,手腕微动,十多根银针不知从何处已到了他手中,使出全身的力气射向攻来的帝国修士。     粟多现在受伤,灵针的威力大不如从前,加之那修士的修为高出他不少。当银针射到对方面前时,对方长刀带出一股强劲的精气劈下,便将那十多根银针劈落到地上,然后长刀毫不留情地再次向粟多头上劈来。     ――――――――――――――――――――――     (五分钟后还有一章,两章连发)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