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太霄旧帐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五十一章 太霄旧帐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2-01-29     黑衣少女飞到竹排上后,经过介绍,陈津得知她的名字叫做尤娅,她的爷爷和父亲都是修道人士,却不属于任何门派,尤娅从小在他们的指导下修行,倒也取得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成就。     由于尤娅的加入,百秀城的五人队伍变成了六人,共乘一艘竹排,顺着狭窄的河道继续前行。     先前已听玄真派的那两人说过这条河沟里有恐怖的妖魔,所以众有打起十二分精神,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戒。     顺着阴暗的河沟行了几十里路,只见前方河沟两旁出现一片狼籍的场地。断枝碎藤铺了一地,几株粗大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倒在地上,压在一片被烧焦的藤蔓上。     虽然没有看见尸骨,但陈津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一片战场,并且战斗就发生在不久之前。陈津警惕地提醒道:“看来玄真派的人就是在这里遇到了妖魔,大家要留意四周动静,小心妖魔窜出来伤人。”     夏蜜着急叫道:“哎,陈津,我说你还有没有点良心?赶快把本公主的困仙石镯打开,我感到危机越来越浓烈了,那妖魔或许就在我们身边。”     尤娅惊慌地四周打量着道:“妖魔在我们身边?在哪儿?”     陈津笑道:“尤娅,你别紧张,她不过是想骗我帮她打开困仙石镯好觅机逃跑。但提高警惕是没错的,走了!”竹篙在岸边一撑,竹排借力向前飙出。     经过这片战场,众人加倍小心,继续前行,走了没有两里路,蜿蜒的河道上突然驶来一艘竹排。     由于河道弯曲,之前两艘竹排互不相见,等看到时,两艘竹排已相距很近。     陈津惊诧地看着对方船上的四人,凝眉道:“太霄门的人。”     对方船上的四人身穿太霄门的服饰,原本穿在身上应该光鲜精神的衣裳此时却是凌乱破烂,他们四人身上都带着伤,看来是经历过一场大战,还没来得及整理。陈津看着对方船头站着的一位老者,依稀记得他好像是太霄门的一位太上长老,曾听人喊过他飞岩长老。     对方船上的人看见陈津同样吃惊地道:“陈津?”     陈津原本是太霄门的弟子,又干出了一些轰动门派的大事,太霄门之前还对他下达过追杀令,他们自然能够认出陈津来。     陈津放出一道灵识去探查,居然探查不出飞岩长老的修为,他可不认为飞岩长老没有修为,唯一的解释是飞岩长老已经修炼到虚谷期了。     虚谷期是修道的另一个高深境界,有返璞返真之象,陈津虽然是归一境中期的修为,却是探查不出来。     除了这个虚谷期的飞岩长老,太霄门另外三人中有两人是归一境初期,一人是两仪境后期。     陈津在心中横量道:这个太上长老不知是虚谷期第几层的修为,另外三人的实力也不可小觑,他们的整体实力在我们之上,不过他们受了伤,不知道他们实力下降了多少?     太上长老飞岩看到陈津后,原本颓伤的老脸忽然绽放出兴奋的光彩,半讥半讽道:“陈津,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你这个太霄逆徒。啧啧,这才多久没见,你居然修炼到了归一境中期,的确是让人刮目相看呐!不过遇到我,你的修为就到此为止吧,因为遇到我,你的生命也将终止。”     陈津好像没听到他说话,好奇地打量他们几眼,轻笑道:“各位师门前辈这是在哪里吃了败仗啊?是不是想从我身上找回点颜面啊?让我猜猜,你们应该是来追玄真的派的人,结果没追到玄真派的人,反而闯进了厉害的妖兽领地,这是被妖兽打败,灰溜溜地想往回逃啊!”     陈津这番猜个八九不离十,太霄门原本十多个高手来玄真派的人,结果在岔路口选择了走宽阔的河道,不但没追到玄真派的人,还不幸遇到了厉害的妖兽和帝国的人,结果落得大败,只有他们四人逃到了这条窄河沟子里,想沿着这条河沟返回,却不想在这里遇到了陈津等人。     飞岩脸上略带怒气,耻笑道:“许久不见,你顽劣的性子居然也涨了不少,真是个妖孽。今天我就将你斩杀,一是为太霄门清理门户,二是为了结一笔旧帐。”     “旧帐?”陈津这下是真的迷糊了,他和飞岩并没有交集,在此之前甚至连话都没说过,能有什么旧帐,不禁问道:“我和你有什么旧帐?”     飞岩眼中迸射出浓烈杀意,冷冷道:“欧阳远你还记得吧?”     “欧阳远?”陈津还真记得这个人,太霄门杰出的弟子,心地阴毒,几次三番想要置自己于死地,逼自己跳下太霄门禁谷的就是他,在道试大会时,他更是联合另外几个弟子想要斩杀自己,结果被自己召出五百灵官斩杀,不知道飞岩这时提起欧阳远是什么意思?     飞岩怒哼一声道:“欧阳远是不是你杀的?你否认也没用。在道试大会时,欧阳远无故失踪,门派查了许久没有得出结果。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我得知,那天晚上欧阳远联合其它几位弟子去找过你,想来欧阳远当时还不知道你已经修炼到了金丹期,并且会召神邪术,结果被你给杀了。”     “那是他咎由自取。”到了如今地步,陈津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竹篙一横,道:“飞岩长老贵为太霄门的太上长老,想必不会为一个弟子的死如此上心,不知飞岩长老和欧阳远是什么关系?”     “欧阳远是我外孙,只是外人很少得知而已!”飞岩每个字都带着恨意,“今天你可以死得瞑目的吧!虽然我受了些小伤,但你仍不是我对手,和我比你差远了。”     陈津邪邪笑道:“我暂时还有要事,不想和你动手。如果你执意出手,别怪我将白玉捏碎,到时你们都进不去宝库。”     飞岩大笑道:“你这小孽畜,不要拿此来威胁我,贞吉和我有些过节,我想他是不会让我进宝库的,既然这样,我何不将它毁去,让你们都进不去。有种你就把白玉捏碎,这正合我意。”     陈津神情不由凝重起来,刚才他轻松自若是因为有持无恐,可现在情形急转直下,看来是免不了一战。     对方可是虚谷期的高手啊!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