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十五章 谁在阴谁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十五章 谁在阴谁

    更新时间:2011-08-07     四个弟子死子非命,凶手修为高深,手段残忍,试练虽然残酷,但也不应如此。     “事情似乎另有蹊跷,我们得禀报门派。”萧寒面色严峻,拿出求救红烟筒,准备请门派长老前来此地,至少该把这四具尸体收走。     就在萧寒要引燃红烟筒之际,树后传来一阵喋喋怪笑,笑声中一个人影一闪而至,落在三人面前。     他一指点出,一缕火线射向萧寒手臂。     萧寒猝不及防,手臂被火线射中,顿时生出一股钻心的灼痛,手掌不由自主地张开,握在手掌中的红烟筒掉到地上。     嗖――     那人手掌一抓,隔空将落在地上的红烟筒抓到手中。     萧寒心中大惊,从那缕炽热如烧红的铁丝一样的火线上,他感觉到,来人的修为极其可怕,不知要高出自己几个层次。     “想求救?没门!”来人手心燃起一个火球,迅速将求救红烟筒焚为灰烬,从始至终,没有冒出任何红烟。     “刘长老?”     来人是一个矮小肥胖的灰衣老者,王月儿一眼便出了他,心中满是欢喜。     这次门内试练,门派安派了七个长老扮演妖魔,给试练弟子增加难度,这刘长老便是其中之一。试练出发前,王月儿的师父莫愁曾告诉过她,在试练中,如果遇到这个刘长老,刘长老会给予照顾的。     “刘长老,我是紫竹峰莫愁的弟子,王月儿。”王月儿急忙表明身份,期盼着刘长老给自己帮助,嗯,最好是先把萧寒和陈津一举擒住,让自己抢了他们的精石。     刘长老看了王月儿一眼,便无趣的将目光转向萧寒。     “我的烈火刺居然没有洞穿你的手臂?”刘长老显然他对萧寒比较感兴趣,接着道:“以你身体的强度足以傲视门内所有新弟子,将来或许会有一番成就,不过……现在你们都得死!”     “地上四个狮子峰的弟子是你杀的吧?”萧寒冷声问道,答案已经很显然,那四个弟子中有人被烧焦了,而刘长老使用的正是火灵道术。     刘长老阴森森一笑:“他们毫无还手之力,杀他们实在无趣。”     七位长老扮演妖魔,目的是给新弟子的试练增加困难,何时到了要致新弟子以死命的地步了?这个长老似乎有些问题,变得以嗜血为乐!     想到此处,陈津、萧寒、王月儿三人不寒而粟。     与此同时,陈津和王月儿同时看到了刘长老眼中那并非装出来的杀意,毫不迟疑,同一时间掏出求救红烟筒,准备引燃求救。     “找死!”刘长老看见两人举动,双掌同时拍出,两股强劲热浪奔腾袭向陈津和王月儿。     热浪滚滚,陈津心中一慌,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在这种突然、速度又奇快的袭击下,能闪躲开来的机率微乎其微,不过陈津顾不上考虑这些,身子一晃,就要闪开……     可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王月儿一把将陈津拽过来,挡在自己身前。在这临危之际,王月儿把陈津当成了人肉盾牌。     砰――     灼烫的拳劲轰击在陈津胸口,将他连同躲在他身后的王月儿一起轰飞。两人还在半空中时,刘长老双手一抓,将他们两人的红烟筒一齐吸在掌心,现在三个人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咚――     陈津和王月儿同时掉在地上,陈津嘴角鲜血横流,面色痛苦,王月儿并没有被拳劲直接击中,受到的伤害并无大碍。     “月儿,你刚才把你的精气送到我的体内了?”陈津深情望着王月儿,眼中充满感激。刚才王月儿拉陈津做挡箭牌时,陈津分明感觉到一股如竹一样坚韧的精气涌入到自己的丹田之中,如果没有这股精气,自己胸骨恐怕已经粉碎了。     “只有我们两人联手,方能挡住他的一击。”王月儿淡淡一笑,心里却道:如果不帮你一把,刘长老的拳劲很可能透过你的身体伤害到我,我这是在利用你,傻瓜!     “月儿,你真好!”陈津感动的泪花在眼眶中打转。而后,他勉强站起身,双掌在胸前化圆,一股淡淡的灵气被引动,萦绕在他身体周围,成弧形流转,慢慢形成一个光罩。     嗡~     光罩化实,一个淡蓝色的水泡形成,将陈津包裹其中。刘长老的一击,让他有了使出水灵之盾的条件。     “我挡住他,你们快走!”水灵之盾一经形成,陈津便向萧寒和王月儿喊道。     萧寒担忧道:“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你又不是没见识过我水灵之盾的坚韧程度,你们走了,我难道还不能逃走吗?”陈津一脸淡然,显得信心满满。     “好,你见机就逃,我先去找到其它小队,让他们用红烟筒求救。”萧寒知道此时不是磨趁的时候,再耽搁下去,三个人的小命都得交待在这里。     他也不招呼王月儿,身子一纵,如疾石投林,快速而去。见他走,王月儿也不迟疑,同样跟去,两人速度尽然不相上下。     “想走?”刘长老眼睛射出狠光,想要动身去追,陈津已带着水灵之盾向他撞去。     “小子,你找死!”刘长老丝毫没把陈津放在眼中,随手一拳朝陈津轰去。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拳劲击在泡泡上,被泡泡一震,竟然消散了,泡泡并未如想象中那样炸破。     “小子,原来你是有所依仗,难道你认为我破不开你这泡泡?你不过是混沌气的境界而已,和我相差太远,看我挥手破了你的泡泡。”刘长老右手泛起一道火光,从上至下斜劈,口中喝道:“火焰刀!”     顿时,一个刀形火焰,点燃周遭空气,猛然劈向陈津。     滋啦――     火焰刀劈在水灵之盾上,水火相触,发出长长一道声响。     在火焰刀的劈斩之下,水灵之盾这次受了极大重创,再也无法轻松化解力道。水灵之盾先是一瘪,然后四周呈不规则的晃动,最后,没被卸掉的劲气冲得水灵之盾向后滚动。     七八米后,陈津方才定下,水灵之盾险险破碎。     “没破?”刘长老心中无比惊讶,这个泡泡竟然没破?竟然没破?他不是那个陈津吗?他的实力好像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弱,甚至很强大。     “这老头太恐怖了,我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再有一次这样攻击,我肯定完蛋!”陈津心中骇然。回头看了一眼,心道:经这一耽搁,萧寒应该已经逃掉了吧!既然他逃掉了,那我也逃吧!     思念至此,没有丝毫犹豫,吸口气,靠着身体的力度和韧度,带着水灵之盾纵跃而起,投向远处密密麻麻的荆条丛。     “你还想逃走?那我就送你一程,让你见识一下,金丹期修士的实力!”刘长老瞳孔中一个火苗闪燃起,双手十指交叉相握,猛然向前推出。     他这个姿势,犹如一头牛犊。     “烈焰犀牛拳!”刘长老拳出,同时一声低喝,一头火焰形成的犀牛在空中奔腾起来,冲向逃走的陈津。     奔腾中的烈焰犀牛迅如奔雷,威势惊天,所过之处,劲气鼓荡,草木皆向两旁分开。     这便是金丹期修士的本领。     精气期的修士只能吸收自然界中无智慧自然物的灵气,而金丹期的修士则可以吸收低级智慧动物的灵气。     将动物的灵气与自然物的灵气融合,发挥出的威力是精气期的修士所不能企及的。     好比烈焰犀牛拳,即带有火可烧灼的特性,又带有犀牛的威猛力道,其中还渗杂有一点点的灵性。     几乎是陈津刚跃起,烈焰犀牛就迅猛追上。     陈津不会身法,半空中无法借力,避无可避。     砰!     烈焰犀牛的头颅撞在水灵之盾上,将水灵之盾爆破。     嗵!     烈焰犀牛撞破了水灵之盾,牛头紧跟着撞在陈津后背上。     陈津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撞击力,像是后背被攻城用的撞门槌狠狠撞了一下,力道透过肌肤,进入内腑,震荡着每一根神经,那种痛很特别,其中还掺杂着火焰灼伤的疼痛。     呼――     一撞之下,陈津像弹丸一样,不由自主地被发射出去,将会掉到何处,根本由不得他。     接收到烈焰犀牛上反馈回来的感觉,刘长老感到拳劲的一大半被那个泡泡抵消,只有一小半撞在陈津身体上,并没有让他当场毙命。     “这小子似乎还有一口气,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哦吼,杀这个小子,比杀其它人有趣多了。”刘长老仿佛找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怪笑一声,向着陈津坠落的位置追去。     ※※※※※※     萧寒与王月儿逃出一段距离后,见刘长老并没有追来,两人都停了下来,心中还如小鹿乱撞,如果不是陈津,或许现在自己已经去地下与狮子峰的四名弟子会合去了。     “不知道陈津能否逃去刘长老的手心。”萧寒无比担忧的低声说道。     “我们回去找他!”王月儿突然开口,态度坚决,不像是在开玩笑。     萧寒转头看着王月儿,内心感动,诚然道:“我一直认为你是在利用陈津对你的爱慕之心,想要图谋他的精石,现在看来,是我错怪你了。你见他有难,不顾危险,也要回去助他,感情之深,是如此的真切,实在让人感动。”     “真切个屁感情!”王月儿忍不住破口大骂,咆哮道,“这家伙人面兽心,他偷走了我全部的精石,九块啊!”     说着,她拿出一个锦囊,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地上,气急败坏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哪里是精石?这不过是和精石样子相近的普通的石头罢了,一定是那家伙趁我睡着了调的包!我说昨晚我怎么会睡得那么死,肯定是他耍了手段,可恶啊!我居然被他骗了!他有没有趁我睡着非礼我?天呐,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要去找他,我要杀了他!”     萧寒看着地上的石块,一阵无语,心中暗暗吃惊,陈津可是一直把他也蒙在鼓里。     “他现在可是已经有十八块精石了啊!不知道是不是目前抢到精石最多的弟子。”王月儿恨得牙痒痒。     “等等,”萧寒眉头一皱,疑惑道,“他怎么会有十八块精石?”     “他自身有一块,偷走了我的九块,你把丁一辉的那块也给了他,刚才他在地上三具尸体上收到了三块,这一共是十四块。在遇到你之前,他还把瑞气峰的四人小队给抢了。”     听着王月儿恨恨地数完,萧寒彻底萌了!
推荐阅读: 《无上武修》 《涅槃之梦》 《魔经鬼谭》 《战魂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