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四十八章 灵柔之道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四十八章 灵柔之道

    更新时间:2012-01-27     末尾的一艘竹排上,一个修士问道:“我们这是到哪里了?是不是快到了?”     另一个修士道:“到了?你想得美,从公主所画的地图上看,我们虽然深入到了星罗域,但是连采集巨鳄卵的位置都还没到达,离中心区域还远着呢!”     又一个修士道:“我们这一路下来,还没有遇着什么怪兽袭击,如果这就是星罗域的中心地带,这里也太名不副实了吧!”     先前修士道:“那些凶兽看到我们如此强大,远远躲开还来不及,哪还敢出面袭击?没有挑战,还真有些无聊,我先在这竹筏上躺一会儿。”说完百无聊耐地躺在竹排尾端,头枕双手,仰望着逐渐变暗的天空。     哗~     修士隐约听到竹排后面有水声,扭头一头,水面上什么也没有,暗道:看来是我多疑了,应该是竹篙划水的声音。     复又重新仰躺在竹排上,这下闭上了眼睛,惬意地感受着从河面上吹过的清爽微风。     一个巨大的阴影从河底慢慢浮了上来,向着最末的竹排迅速靠近。     修士似乎觉得躺在竹排上不舒服,坐起来朝撑篙的修士道:“果子,让我来撑。”     名叫果子的撑篙修士道:“那你得小心点,一篙下去说不定会戳着河里的妖兽,刚才我就隐隐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们。”     “有妖兽?那就太好了,让我用竹篙将它赶出来。”说着话,刚想站起身来,就在这时,哗啦一声水响,一条一丈多长鳄鱼猛然从水中窜了出来,张开的大嘴一下子咬住了那个修士的脑袋。     扑嗵!     大鳄鱼身子一卷,已将那个修士拖入水中,墨绿的水面变成了血红色。出水、咬入、入水,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速度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那被拖入水中的修士估计头颅已被咬掉,是活不了了。竹排也被大鳄鱼强势的突击给震散,竹排上的其它修士吓得纷纷驭空而起。     “孽畜,休想逃走!”站在中间船上的康崩看见这边出了状况,立即驭空飞来,拔出缠在腰间的十八节黑色钢鞭,手一抖,钢鞭节节变长,如一条长蛇飞舞。     “开!”康崩舞动钢鞭,向着河面抽去。     啪!     河水骤然被抽的向两旁分开,中间变成了一条无水的道路,河床清晰可见。一条咬着尸体的鳄鱼似乎感知到这人的厉害,吓得撒开嘴,四肢并用,扭动着尾巴向远处逃窜。     它的身躯虽然庞大,但行动却很是灵活。     “两仪境的妖兽!”几个修士探查出这条鳄鱼的修为,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里就遇到了两仪境的妖兽,那继续深入将会是何等危险啊!     “疾风刃!”一个修士看向鳄鱼想逃,运转精气,双手一撒,一片锋利的风刃射向鳄鱼。     鳄鱼头也不回,听到后面的风声,尾巴一卷,将大多数风刃绞散,还有一部分射在鳄鱼坚韧的皮肤上,对它造不成丝毫损伤。     “果子也是两仪境的修为,使出的风刃竟然对它造不成伤害?”其它几个修为无不惊,这条鳄鱼的防御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眼看鳄鱼就要逃进岸边的石洞中,康崩一抖手中的黑色钢鞭抽了过去,喝道:“在我面前你还想逃走?”     钢鞭带着尖唳的破空声抽向鳄鱼,鳄鱼强劲有力的尾向着钢鞭扫去,想要将鞭子挡开。可是在尾巴与钢鞭子相接时,钢鞭猛然变得柔软无比,一下将鳄鱼的尾巴缠绕住。     鳄鱼咆哮一声,猛然转头,想将钢鞭咬断。     康崩冷笑一声:“自不量力,还想反抗?绑!”     钢鞭如有灵性,鞭头再次节节变长,鳄鱼刚回过头,极度柔软的钢鞭一下就将他嘴巴缠住。这并没有完,鞭头继续延长,在鳄鱼脖子上缠了几周,又将鳄鱼的左前肢缠住,接着是右后肢……     钢鞭缠绕的速度极度,快到让人眼花缭乱,像一条黑色的长蛇在鳄鱼的身上绕来绕去。眨眼间,鳄鱼肢尾都被钢鞭复杂地缠住,翻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康崩眼中闪过一抹毒辣的光芒,握着钢鞭柄的手微微轻扯了一下,喝道:“碎!”     咔咔咔……     只听见从鳄鱼身上发出一连串骨头断折的声音。     康崩手腕一抖,长长的钢鞭嗖嗖地缩了回来,变成原来的十八节,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如蚕丝般的柔软。     那条大鳄鱼已经翻着白眼,如一滩烂泥一样摊在地上,没有了生机。刚才钢鞭看似随意的胡乱缠绕,其实处处都将鳄鱼以反关节的形式绑着,康崩那轻轻一扯,力量虽轻,但足以让鳄鱼全身的骨头尽碎,包抱肢骨、颈骨、脊骨、尾骨。     这好比人的手指被人反折,勿城多大力气就能将指骨折断。     刚才被康崩一鞭抽开的河水此时又重新融在一起,变成一条平静的河流。过了如此之久才融合,也可见康崩修为精深。     “侯爷道法高深,我等万分佩服!”竹排上的一群修士见康崩大发神威,立即齐声恭唯。     康崩也很是得意,手一扬道:“你们以为要学着点,别连一条鳄鱼都对付不了。”     “是。”一群修士又齐声应了一声。     康崩虚荣心似乎得到莫大满足,哈哈一笑,宽厚的下巴顿时变成了双下巴。     由于被鳄鱼毁了一艘竹排,那个竹排上的修士,分散到其它三艘竹排上,继续向前行驶。没走多远,为首的竹排上一个修士报告:“侯爷,前方出现一条岔道,我们该走哪边?”     “地图呢?”康崩招人拿来地图,几人围在一起研究半晌也没得出肯定答案。     毕竟这张地图只是张草图,只画了一个大概,很多河流与支流都没有标注出来,一些方位也不是特别精确。这里路径复杂,又没人将这片区域探索完,又怎么能画出一张详细地图呢?     康崩向前方望去,前方出现两条岔路,左边的河道宽,右边的则很窄,河边生着枝蔓,只能容一艘竹排通过,几乎不能称作河,应该算是一道沟。     “走左边的宽河道。”康崩考虑了一下,指着左边喊道。他想,如果真有厉兽的灵兽,怎么屈居在一个小阴沟里呢?     在这几艘竹排驶远后,天色也已经暗下来了,一堆藤蔓中,两只眼睛闪着精光,里面传出喃喃的低语声:“这帮人好厉害,特别是那个被称作侯爷的男人,他已经修炼道到虚谷期的草谷境了,更可怕的是他手中的那件钢鞭居然是一件道器,缠绕大鳄的手法,分明是灵柔之道。还好他们选错了路径,如果往我们家族方向走去,我还真不好对付。最近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下一帮人会是谁呢?只要他们对我族不利,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说完隐入黑暗中,消失无踪。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阿鼻地狱》 《异界之狂龙逆天》 《子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