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四十六章 酷刑逼问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四十六章 酷刑逼问

    更新时间:2012-01-26     一阵脚步声响起在百秀城监牢的幽长通道里,陈津、粟多和鲁旺三人正从通道拐角走出来。     来到一间监室门前,从门上的精铁窗口可以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被关押在里面。正是帝国的夏蜜公主,她的双手戴着困仙石铐,脸上愤恨之色浓重。     粟多纳纳问道:“大哥,你真要用恶毒的手段对付她吗?”     陈津很肯定地道:“当然。如果她再不说出更好的灵兽卵在哪里,我就用最恶毒的手段对付她。”拍了拍腰间锦囊,阴笑道:“今天我可是准备了各种各样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酷刑,纵然她很有骨气,最后我也会让她连一点尊严都没有。”     粟多有些不忍道:“大哥,你在等等,我很快就能配制出让人说实话的灵丹了。”     陈津道:“等不及了,她已经将那地方告诉了帝国,如果晚了的话,更好的灵兽卵说不定就会被帝国来的人抢走。”     粟多皱眉道:“可是,大哥,这么漂亮的女人被你那个……啊……多可惜啊!”     鲁旺瞪了他一眼骂道:“粟多,你小子是不是被美色蒙住心窍了?想娶媳妇也不能找这样的女人,她在床上杀了你你都没招。”     粟多气道:“亏你们还是男人,连一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这样的美女你们也下得去手?”     陈津恶狠狠笑道:“当然。只要她不说,我会把我准备的酷刑全部让她瞧瞧,比如铁钉插指甲、骑木马、泥鳅钻洞、棒爆菊花等等。”     粟多道:“铁钉插指甲我知道,其余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酷刑?”     陈津道:“不知道没关系,你只要知道后面的每种都比铁钉插指甲更残酷就行了。”     鲁旺以为只是些简单的鞭打、杖责之类的严刑,没想到却是这些乱七八糟的,虽然他也听不明白后面的,但想想那些比铁钉插指甲还狠的酷刑,也有些吃不消,吞吞吐吐道:“大……大哥,用刑正常,但……但不用用这么酷的刑吧?”     陈津一甩手道:“我主意以定,你们不用再劝我了。今天她要是不说,我就让她瞧瞧这些酷刑的厉害。如果你们看不下去,可以先在通道拐角那里等我。”     粟多痛心地叹口气,怜惜地看了一眼监室中的夏蜜,无奈地转身向通道拐角走去。     鲁旺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粟多走了。     陈津开门进到监室中,还没说话,夏蜜已开口骂道:“陈津,你这混蛋,想从本公主这里打听到更好灵兽卵的位置,休想!本公主可不是娇生惯养的公主,有什么恶毒的手段就使出来吧让本公主瞧瞧吧,本公主不怕!”     陈津道:“我劝你还是老实告诉我,否则我那些酷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夏蜜厉声道:“妄想,那些灵兽的卵是属于帝国的,你休想得到。”     “那我就让你瞧瞧我这些酷刑的厉害。”     站在通道拐角的粟多和鲁旺看不到监室中的情形,却能听到声音,此时听到陈津说要用刑,心中开始为夏蜜担心起来。     粟多心疼道:“这个如花似玉、妩媚性感的女人其实并没有多恶,做为帝国公主,他放弃锦衣玉食的生活,却跑到中原来操持劳苦,站在帝国的角度考虑,她应该是一个帝国的女英雄。我佩服!”     鲁旺严厉训斥道:“粟多,你要弄清楚你的立场,帝国可是要灭了我们,说白了,你就是贪恋她的美色。”     粟多凝眉道:“我就是因为有立场,所以才没阻止大哥。不过这么漂亮的姑娘被催残,让我心里怎么好受?”     鲁旺挠挠头,一副苦恼的模样,显然和粟多有同感。     “啊!”监室中猛然传出一声尖叫。     “已经开始用刑了?是哪一种?”粟多和鲁旺心一下揪了起来。     “啊!”监室中又传出一声夏蜜的尖叫,接着是接二连三的尖叫声和骂声:“陈津,你卑鄙!……啊!陈津,你无耻!……啊!陈津,你下流……”     鲁旺和粟多瞠目结舌地互望一眼,均是感到难以置信,心道:大哥真下得去手啊!     监室中的尖叫声和骂声又响了几遍,然后就弱了下去,外面的人已听不清楚了。粟多疑惑问道:“是不是被大哥折磨的有气无力了?”     鲁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女人走了过来,惊道:“白小姐?”     白无瑕走到跟前问道:“陈津呢?”     粟多手指一指道:“正在那间监室中用酷刑逼问夏蜜呢!”     白无瑕紧张问道:“都用的什么刑?”     粟多道:“有一大堆,最轻的是铁钉插指甲,现在夏蜜好像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     “混蛋!”白无瑕骂了一句,向着监室冲出去。     粟多指着鲁旺,指责道:“鲁旺,她也是帝国的人,你居然不拦着她?”     鲁旺气道:“你小子人矮离心近,竟然把我要说的话给抢去了,分明就是你故意放他去阻止大哥。”     “陈津,折磨一个女人,你还是不是男人?我真是后悔我当初救了你。”白无瑕一边骂着,一边向监室冲去。     监室中,陈津合起书本,对夏蜜道:“你知道她是谁吗?白无瑕。还有刚才那个瘦矮个粟多,你要杀他们,可他们都很关心你。”轻轻叹口气,语重心长道:“想想吧!”     白无瑕刚到门口,只听监室门一响,陈津拿着一本书,从容自若从中走了出来。     白无瑕向内看了一眼,只见夏蜜衣衫整齐,身上不见伤痕,忙问道:“公主,你没事吗?”     跟来的粟多和鲁旺也向内望去,见夏蜜体表完好无损,又联想到夏蜜刚才所骂的“卑鄙”、“下流”、“无耻”,心中不约而同地想到:难道大哥对这姑娘哪个地方进行了侵犯?     想到这里,不由以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着陈津。     “白姐姐?”夏蜜看见白无瑕,痛心疾首道,“我得到帝国的消息,说你和一个叫万东的谋杀小王子,叛变了帝国,当时我不相信你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到了百秀城,和‘万东’也就是陈津在一起。”     白无瑕眼中闪过痛苦之色道:“公主,我谋杀小王子的罪名是被人陷害的,那些人要杀我,我是迫不得已才随着陈津逃到中原来的。我今天来不是求你相信我,我只是怕他对你用重刑。看你样子,他并没有怎么残害你,我也算放心了。”说完果断地转身离开。     陈津抬头喊道:“白小姐,我知道掳获夏蜜的行动你不想参加,一是因为你从小与夏蜜认识;二是如果帝国的人不逼你,你不想主动去谋害帝国,因为你不想犯太多的错,你还想回到帝国。不知道去寻找灵兽卵的行动你参加吗?这是你变强的一个途径,不过到时有可能会与帝国来的人产生摩擦。”     白无瑕停下脚步,犹豫了一下道:“我去。”说完举步离开。     粟多问道:“大哥,她已经告诉你更好的灵兽卵在什么地方了?”     陈津微笑着点了点头。     粟多疑惑的目光打量夏蜜几眼,又看看了陈津,问道:“大哥,你用的什么恶毒阴险的手段逼问的她?是不是……”粟多目光落到夏蜜小腹下的部位。     夏蜜朝粟多勾了勾手指头,示意粟多走过去。     粟多老老实实走过去,夏蜜一脚踢在粟多裆部,柳眉倒竖,骂道:“不要败坏本公主的名声!”     陈津看得出来,夏蜜这一脚并没有用上全力,看见粟多痛苦的样子,不禁乐得哈哈大笑。     粟多捂着裆部痛苦地道:“这么有力气,看来一点伤害都没受到,那你怎么就招了呢?”     陈津举起手中的书,晃了晃道:“我把我要用的重酷刑都画在这本书上了,我给她瞧了一瞧,她就吓得说了。”     粟多傻眼道:“这就是你说的把‘准备的酷刑全部让她瞧瞧’,真的只是瞧瞧啊?大哥,给我也瞧瞧,我看你画的是什么酷刑。”     夏蜜惊恐道:“陈津,你要是敢给他看,我饶不了你。”     陈津笑了笑,不置可否,又道:“顺便和你说一声,到时我会带你一起去寻找灵兽卵。”     夏蜜惊讶道:“为什么要带上我?”     陈津坏坏笑道:“你对那个地方知道的最详细,什么地方有危险我估计你刚才没有告诉我,带上你,我们就龙潭虎穴一起闯,有难同当嘛!”     “那有福呢?”     “当然是我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