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十三章 强势登场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十三章 强势登场

    更新时间:2011-08-06     (七夕情人节,有老婆的陪老婆浪漫浪漫,没老婆的我让陈津召个女神给你浪浪)     ――――――――――――――     “你就那么肯定你会比我先恢复行动能力?”丹药入腹,丁一辉居然瞬间就有了说话的力气,更奇异的是,他双手一撑,竟然站了起来,得意地看着萧寒道,“这是我入门前,家父重金买下的一粒三品灵丹,对养精治伤有奇效。如何?谁胜谁败,不到最后岂能妄下定论?”     说话间,丁一辉精气迅速恢复,面色也红润起来,他活动活动手脚,一副安然无恙的模样,刚才所受的伤大致已好了七八成。     灵丹和精石一样,同样分为七品,三品灵丹已是极为珍稀,功效自然超乎寻常。     “糟糕,看来计划要落空了。”躲藏在远处的黑衣少女在爆炸平息后,也冒出头来,静静观看着战场变化。     看见两人重伤无力时,她心中极为欢喜,正欲出手去抢两人精石,却没想到丁一辉服下灵丹后,伤势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     “虽然丁一辉只恢复了七八成,不过以他刚才展现的实力来看,我想要胜他还是极为困难。雀蚌相争,渔翁却无法得利,这么好的机会却生了变故,可惜了!”黑衣少女在心中横量之后,幽然叹息一声。     “战斗虽未结束,不过胜利肯定是属于丁一辉,萧寒铁定被淘汰。此处已再无留恋,不能在这里继续耽搁时间了,我还得去寻找精石和上品灵器。”本欲离开的黑衣少女又看了一眼战场,疑惑地皱起眉头道,“气氛有些不对,丁一辉好像没有罢手的意思。”     丁一辉眼中杀机浓烈,似笑非笑地看着萧寒道:“你的求救红烟筒,不知被狂风卷到哪里去了,我看你何以自保?”     说着提起拳头,恶狠狠地向萧寒走去,在他拳头之外,慢慢地又凝聚出一个硕大的沙拳。     “同门弟子,胜券在握,还要痛下杀手?他的心肠比我还要歹毒,这种人以后需要小心提防。”黑衣少女目光阴冷,没有丝毫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萧寒盯着丁一辉,一副视死如归模样。     “不管过程如何,你输了,你就是比我弱。”丁一辉扬起拳头,惨忍地笑道:“不知道你还能挨住我几拳?”     呼――     在丁一辉拳头正要砸下之际,一个一人多高的光球,泛着淡蓝着毫光,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急速朝他冲撞过来。     “啊!”丁一辉发现时,已躲避不及,发出一声惊呼,硬生生被光球撞开。     几个趔趄后,他方才站稳,抬头一看,这光球是一个蓝色水泡,水泡中站着一个神气十足的青年,赫然是先前被自己一拳击飞的陈津。     水泡中的陈津看着地上重伤不起的萧寒,摆了一个酷酷的姿势道:“抱歉了,萧寒,刚才怕大风吹乱了发型,所以没有及时来救。”     “别耍帅了,赶快逃吧,你和他的实力相差太远了!”萧寒低吼喊道,他气得郁闷,什么怕大风吹乱发型,分明是插不上手。     “这个家伙怎么又出现了?他不是被丁一辉一拳轰飞了吗?为什么又突然冒出来了?还弄出了一个奇怪泡泡包裹住了自己身体。”黑衣少女好奇地打量着陈津。     陈津初始叫嚷着拼命,是想激怒丁一辉,让他打自己一拳,为施展水灵之盾创造出“撞击”的条件,可他没想到丁一辉一上手就使出“怒风卷”将他卷上天空,正在他失望时,丁一辉一记沙拳将他击飞。     也正因为这一拳的撞击,他施出了水灵之盾。     陈津不理会萧寒,朝丁一辉喊道:“喂,你是新弟子中的强者,欺负他这个弱者,不怕被人笑话吗?”这话一语双关,既骂了丁一辉,又解了刚才萧寒奚落自己之气。     “上天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没有本领还学人耍臭屁,真是自不量力。给我老实呆着!”丁一辉狠狠说完,双掌一措,身子飘飞而起,全力拍向水泡,想要一击破了水泡,将陈津制住。     啵~     丁一辉足可开碑裂石的双掌拍在水泡上,水泡不但没有破裂,反而发出啵的一声轻响。同时生出一股反震之力,将丁一辉震飞出去,跌坐在地上。     “怎么回事?”丁一辉站起身,惊疑地打量着那个透明的水泡:这是什么水泡?在我全力一掌之下,非但没有破裂,反而将我弹开。     萧寒也发现了这个泡泡的诡异,关心问道:“陈津,你这泡泡到底能承受多大攻击?”     “能承受多大攻击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肯定破不开。”陈津有足够的自信,天布峰第二第子孟川是阴阳气的巅峰,连他都破不开,丁一辉这个新弟子也只有望之兴叹的份了。     “大言不惭,看我来破了它。”丁一辉不服,这个水泡任谁没试过,都不会相信它能承受多大的攻击力。     丁一辉拳头一拧,体内精气质变,一个密度极高、泛着沙黄光晕的硕大沙拳在他本体拳头外形成,他沉声低喝一声:“破!”沙拳如炮弹一样轰向陈津。     啵~     势大力沉的一击沙拳轰击在水泡上,发出一声轻响。在轻响之后,沙拳粉碎,水泡上仅仅晕发出一圈圈淡蓝色的涟漪,而后归于平静,完好无损。     “我就不信破不了了!”丁一辉不服气,精气化成的沙拳再次形成,“给我破!破!破……”     这次他一连轰出十多拳,可是在一连窜啵啵啵的轻响后,水泡依然完好如初。     “他娘的,这是什么泡泡?这个不起眼的泡泡坚韧的难以想象,比铁石还难破开。不过他在泡泡中,好像并不能出手攻击我,只能任由我攻打,我就不信打不破。”丁一辉脸红脖子粗,气喘吁吁,开始凝聚下一波的攻击。     “打够了吧?也该我发威了!”陈津目光陡然一冽,迅速从特制鹿皮背囊中取一张灵符,捏个手诀,大声喊道,“五百灵官,降临!”     “召五百灵官?”     远处的黑衣少女、萧寒、丁一辉同时大惊:他难道真难能召神?还是五百灵官!     陈津偶然而侥幸的召出五百灵官,将天布峰第二弟子孟川打得惨不忍睹的事迹,门派中人尽皆知,五百灵官的恐怖让人谈之变色。     此时在陈津捏符喊出“五百灵官,降临”时,三人心中均是骇然。     纸符在陈津指尖迅速燃尽,黑衣少女、萧寒、丁一辉不由自主地往天上看去,天神下凡将是何等威势?     一息、两息……     三息过后,天上没有任何动静,根本不见有天神下凡的影子。     三人正在望天疑惑时,陈津带着泡泡,如一头愤怒的公牛,奔腾冲向丁一辉。     “呀啊!”     陈津冲到丁一辉跟前,瞬间撤去水灵之盾,暴喝一声,一拳轰击在还在仰望天空的丁一辉胸口。     丁一辉与萧寒拼斗时受伤惨重,虽然吃下灵丹后神奇恢复了七八成,不过他的体质仍然虚弱,在一轮猛攻之后精力衰减的厉害,此时在陈津拼尽全力的一拳之下,被打得倒飞出去,口中鲜血横流。     不过丁一辉也强横异常,在空中见陈津没有了泡泡防护,凌空一记沙拳同样将陈津打飞。     两人向相反方向倒飞出去。     “陈津,剩下的就交给我了!”萧寒眉头一耸,顾不上去接即将落地的陈津,身子冲天而起,而后看准丁一辉的位置极速下降,口中喝道:“千斤坠!”     经过一番调息,此时他已恢复了大部分精力。     丁一辉刚落在地上,还来不及起身,萧寒已从天而降,砸在他身上。     砰!     萧寒这招千斤坠,犹如千斤石头从空坠下,一声巨响,地上尘土飞扬,丁一辉被砸的没入泥土中,七窍流血。     萧寒骑在丁一辉身上,在他身上一阵摸索,找到了精石,冷傲道:“你败了,精石我拿走了,你是继续试练还是引燃红筒放弃,你自己决定。”     说完,也不再看丁一辉,起身向陈津而去。     陈津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看见萧寒手中掂着一块精石走过来,急忙问道:“丁一辉呢?”     “这是他的精石。”萧寒把手中精石抛给陈津,道,“这是你应得的。”     陈津一把接住精石,继续问道:“丁一辉人呢?”     萧寒也不回头,向后一指:“在那边,估计一时半会儿动弹不了。”     陈津抬眼一看,那里只有一个浅坑,丁一辉已不翼而飞。     “他走了。”陈津痛悔,“他肯定还有快速恢复伤势的灵药,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杀他?”萧寒眉头一皱,“走了便走了,他连续重伤,即使有灵丹妙药,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恢复,我为何要杀他?”     “这个人心术不正,留着是个祸害,他应该不会再回太霄门了。”陈津叹息一声,此次结下了一个仇人,而且还放虎归山了,以后得小心他的报复。     望着萧寒,陈津问道,“你为何要冒死救我?”     “你以为我愿意救你?”萧寒没好气道,“是翔宇老师让我在试练中一定要关照你。”     “宇翔老师?”陈津轻轻念了一声,感激之情溢满胸怀。     “现在我们两人组队,我是队长,你一切得听我的。这里有战斗的动静,我们赶快离开此地。”萧寒傲然向前走去,边走边说,也不去询问陈津的意见。     解悬峰萧寒,与陈津一起坐在石头上聆听宇翔老师讲课的十人之一。     将来被后世誉为太霄十杰中的两人,急匆匆进入密林,继续朝着废墟前进。     隐藏在远处的黑衣少女,嘴角勾出一个阴谋味十足的笑容,身形一闪,也快速进入了密林中。
推荐阅读: 《战魂啸》 《武炼巅峰》 《子虚》 《涅槃之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