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危险重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危险重重

    更新时间:2012-01-10     帝国的实力远在月弯岛之上,这个强大的盟友月弯岛又岂会放弃?对从帝国远来的陆近圣一行人自然是十分优待。     陆近圣一行人的住处被安排在一座独立的小楼内,单人单间,环境优雅,舒适安静。陈津与白无瑕两人自然也享受到了这种待遇。     微风穿过敞开的窗户,吹皱了床头的一袭锦帐,陈津躺在床上,全无睡意,出神地看着屋顶,暗自想到:当前危机重重,帝国逃走的囚犯、盗窃珍宝阁、毒杀小王子,无论哪一宗罪都是死罪,陆近圣目前没有得到消息,暂时将我和白无瑕当成自己人,礼貌相待。但是他现在不知道,不代表以后不知道,帝国的消息随时都会传来,陆近圣若是知道了绝不会放过自己,可怕的是以自己目前的实力,还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棘手的事还有月弯岛的这些人。     陈津翻身下床,来到隔壁房间。     “白小姐。”陈津叩响了房门,轻轻叫了一声。这是白无瑕的房间。     白无瑕开门让陈津进屋,陈津看见白无瑕略显疲态,额头还有一些汗珠,显然刚才是在修炼。     在普罗岛上,白无瑕身体受伤极重,这些日子来,白无瑕加紧修炼恢复,陈津有时也用自己精气帮助她恢复,不过伤势仍然没能完全康复。     陈津坐在桌边,关切问道:“白小姐,你感觉今天伤势怎么样了?”     白无瑕有些无奈道:“丹田、经络、脏腑比前两天要稍好些,不过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来调养,现在平缓的短时间运转精气还行,若要长时间剧烈地去运转精气,很可能会让刚刚恢复的丹田、经络、脏腑再次受损,不过我觉得撕裂福地入口的屏障应该能行。”     陈津神情有些凝重,轻轻点了下头,表示明白。     白无瑕如今的伤势从外表虽然看不出来,但内里仍然存在隐患,就像骨折初愈的病人,大强度的活动,骨头可能再次断裂。也幸好白无瑕的伤势恢复到从外表看不出来的地步,否则被陆近圣发现,盘问起来也是个麻烦。     沉吟少许,陈津道:“明天去到福地,我们不能和他们一起,要想办法尽快和他们分开,避免他们带着我们与月弯岛先进入福地的人会合,那些人中,可是有认识我的人。”     白无瑕道:“你是指月弯岛的三长老?”     陈津点头道:“我抢了他的法宝,夺了他的道术,这家伙是不会忘记我的。现在我是帝国和月弯岛的共公仇敌,两方都恨我入骨,如果我的身份被他当众揭穿,我怕那福地就会成为我的葬身之地。”     “怕了?”白无瑕瞅了陈津一眼,挖苦道,“怕了你可以不去啊?反正他们也不愿意带你去。那个叫吴华的修士因为你的原因去不成福地,心里正怨恨着呢!”     陈津知道先前对她的欺骗,让她心中多少还有些气怨,当在也不在意,笑道:“你难道不怕?我知道怕你也会去,因为你想变强,而我又何尝不是?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去做。”顿了顿又道:“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起早呢!”     苦心建立起来的百秀城并不牢固,没果没有强大的力量威慑,这个人类与妖族共存的地方很可能会被中原的正道、妖族或是帝国剿灭;师父师娘现在还天各一方,自己的诺言还没有实现,以自己如今的实力,还不能排除万难,让他们在一起。     而自己如今还得时时害怕被别人斩杀,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想起种种,陈津变强的心更为坚决。     第二天,东边的海天相接处刚刚出现曙光,前去福地的一艘大船已经准备妥当,泊在码头,只等岸上的人登船出发。     前往福地的人并不多,前来送行的人却不少,就连昨日忙于岛上事情未前来与帝国修士相见的五长老、六长老一大早也赶来了,正与陆近圣说着客套的话。     站在队伍后面的陈津看见拄着拐杖、佝偻着身躯的月弯岛的五长老,眉头不由一皱。     白无瑕觉察到陈津的异样表情,低声问道:“难道你和这个老头也有深仇?”     “这个老头很是阴险,你别看他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其实都是装出来的。他有两幅画,一幅少男,一幅少女,画中带着邪气,少男画可以迷惑女人,少女画可以迷惑男人。如果他让你看画,你千万别看,一旦去看,很可能就会沉迷进去,他在你背后杀了你你也不知道。”陈津提醒道。     他还记得那次与太霄门的弟子夜宿庄园,太霄门的几个弟子就是死于他手。如果不是自己精通画艺,并且男扮女装让这老头拿错了画,太宵门的那十多个弟子很可能就全军覆没了。     陈津早已恢复男儿样貌,但他心中仍有一丝不安:如果这老头发现我就是那晚坏了他的好事、并且逼得他落荒而逃的凶悍姑娘,他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将我格杀。不知这老头会不会认出我来?     心里想着,不由低着头向后退了一步,想躲到白无瑕的身后。     五长老和陆近圣打过招呼,又对站在陆近圣身后的两个两仪境的修士客气几句,然后一抬头,便看见了正往后退的陈津,皱头不由皱了起来,露出回忆的表情。     陈津强作镇定,心道:我换回男人样貌,他不会还认得我吧?     “见过五长老。”白无瑕上前一步,抱拳朝五长老施了一礼,打断了他的思维。     白无瑕也是归一境的修为,又是帝国的人,五长老自然不敢失礼,急忙还礼,然后偏着头看向陈津,问道:“阁下为何要躲我?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陈津低着头,不敢看五长老,装着恭敬道:“我是初次来中原大陆来,并没有见过五长老,之所以要退后,是因为在下修为浅薄,想让白小姐先与五长老见面。”     五长老探查过陈津的修为,发现他只是三目珠初期,心道:要在平时,这小子连上前说话的份儿都没有,退后也属正常,不过听大长老说陆近圣想将这小子也带近福地,想必他在帝国还有些身份,当下微微一笑道:“阁下过谦了,福地之行,愿阁下满载而归。”     大长老看看时候,道:“不要再耽搁了,探查完福地,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转身做个请的手势,对陆近圣道:“陆道兄,请带人上船。”     陆近圣点点头,带着两个两仪境的亲随和白无瑕、陈津率先上船。大长老辛风子带着归一境初期的吴天以及另外两个两仪境的修士随之上船。     送行的吴华对吴天喊道:“大哥,一切小心,我等你好消息!”     吴天带着阴毒的笑意瞥了陈津一眼,意味深长地拿手在自己脖颈上划了一个“杀”的手势,回道:“放心。”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狩猎在地球末日》 《武炼巅峰》 《异界之狂龙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