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小惩戒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小惩戒

    更新时间:2011-12-19     陈津还真有些担心船上这些被协迫来的船员跑去将在普罗岛发生的事告诉陆近圣。     仅陆近圣一人,自己都难以应付,更别说在陆近圣所乘的船上,还有几个两仪境的修士,这些人若在海上想要灭杀我,以我目前的实力是无法逃脱的。     陈津暗道:这些人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目前坚决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和白无瑕已经是帝国追杀的目标了。     为了不使这些船员告秘,陈津想到金豹对这些船员用过的手段,于是依样效仿,不过略有变化,不是用什么金针,而是用最简单的方法,随便弄了一些像药丸之类的东西让船员服下,说这是独门毒药,解毒方法天下只有他会。     那些船员中还真有人生了告秘之心,不过陈津逼他们吃下“毒药”,他们也就老实了。     船在海上航行,陈津一刻也不敢耽搁修炼,时间对他来说极其宝贵,浪费不得。现在遇到的敌人越来越强大,潜在的危机越来越多,可是目前最高只能召唤出第八层的神仙,这个层次的神仙,已不足以应付目前遇到的危机。     陈津只想尽快强大起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做。     由于海上风向改变,遇着了顺风,两艘船航行了四日便抵达了月弯岛附近的海域。     眼见月弯岛就在前方,这时从月弯岛驶出一条大船,拦住了去路,船头上列着几排弓弩手,一个壮汉立在船头喝道:“停船!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难道不知道前方就是月弯岛吗?把船上的珍宝财物统统交出来。”     陈津一听,敢情这汉子是把这两艘船当成了两只肥羊,列为了要打劫的对象。估计是不认识这两艘船的来历,以为是陌生船只误闯到这里来了。放出一道灵识探查,发现这个汉子不过是金丹一期的修为,他之所以赶如此狂妄,估计是依仗月弯岛的大本营就在后方。     陆近圣站在船头,看着这个无礼的汉子,并没动怒,客气道:“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而来,此次来是想见你们岛主。”     “见我们岛主?”壮汉打量陆近圣几眼,又放出一道灵识探查,发现无法探测到这个老者的修为。他怎么能想到站在自己面前,和自己说话客气的老者是一个归一境后期的高手呢?自以为这个老者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普通管家而已,不由耻笑道,“你这老头滚一边去,让你们的头领出来和我说话。”     陆近圣仍然不怒,客气道:“你和我说就行了。”     壮汉瞪着眼道:“我和你说顶个屁用?你能做得了主吗?你要能做得了主,就下命把你们船上的财宝都搬过来。”     “你真的想要吗?那我就给你。”陆近圣手掌一伸,一个黑不溜秋的铁球在手心出现。     壮汉看这铁球平凡普通,毫无光泽,气得骂道:“你这是狗屁宝贝,快把宝贝交出来,不然我可要将你们全部射杀了!”     陆近圣道:“我这真的是一个宝贝,不信你看看。”说着将手中铁球抛向壮汉。     铁球速度不快,抛的弧度也好,壮汉毫不费力,伸手一抓,轻易就将铁球抓住了,拿到近前一看,只见这个铁球乍一看是个圆球,但仔细一看,在这铁球上还有两支翅膀,只是翅膀紧紧裹在铁球上,在远处难以分辨出来。     制作工艺让人赞叹!     “别说,这铁球仔细一看还真有些奇特之处啊!”壮汉大感新奇,抬头问道,“这翅膀有什么用处?”     “用处可大着呢!你看。”陆近圣手指一指,壮汉手心的铁球突然张开了翅膀,嗡嗡振动起来。     突然,铁球如一只蜜蜂飞了起来,身子一动,绕着壮汉手掌飞舞起来。     “啊!”壮汉猛地发出一声惨叫。     陈津心中猛地一紧,他已看清了发生了什么状况。那铁球绕着壮汉手掌飞舞,但那对翅膀却如锋利的刀片一样将壮汉的手指寸寸削断。     那铁球的速度极快,眨眼的工夫,壮汉的整只手掌已成了片片碎肉落在甲板上,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手腕在流着鲜血。     陈津心道:陆近圣果然如白无瑕所说的那样,看似对人客气,其实手段狠着呢!     “杀了他们们!”壮汉悲痛中下达了命令,船头几排弓弩手扣动机括,一排密集的箭羽如飞蝗一样射向陆近圣。     “排山倒海!”陆元圣双掌一扬,平静的海面一声爆响,一道巨大海浪冲天而起,袭卷向那些射来的箭羽。     “海水怎么能挡得住上品灵器级别弓弩射出的弩箭呢?”壮汉鄙夷地冷哼一声。突然,他双眼猛然张大,仿佛看见一幕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弩箭射入水浪的瞬间,水浪突然凝结成冰,将弩箭全部冻结在里面。     这一招妙到毫巅,对精气的控制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那水浪就像人的手,在弩箭射来前先握成拳,弩箭很可能射穿拳头,但在弩箭射过来时,一把将弩箭抓住,弩箭就伤不到人了。     水浪结冰,就像当于人手抓住了弩箭。     壮汉吓得吞了一唾沫,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此时他才知道眼前这个对自己十分客气的老者原来是如此的强大。     陆近圣道:“为了不破坏我们与月弯岛岛的关系,刚才我削断你手掌只是给你小小惩戒,你反倒还要来杀我,难道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不知是帝国高人来到,有失远迎,还请恕罪!”一道高亢的声音传来。     陈津抬头去看,又有一艘大船从月弯岛驶来,速度极快。     “大长老,是大长老来了。”壮汉船上的那些弓弩手见识到陆近圣的强大,以为这次是小命不保,此时看到那艘驶来的船只,脸上绽放出欣喜之情。     那艘船驶到近处,船头上站着一个红光满面的老者,拱手道:“我乃月弯岛大长老辛风子,不知尊驾怎么称呼?”     陆近圣抱拳道:“大长老客气了,在下姓陆,得了个名字上近下圣。”     辛风子道:“终于是把帝国的高人盼来了,快,快请上岛。”转头怒瞪着另一艘船上的壮汉,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以后给我记好,这是帝国的船只,还不赶快让出路来。”     “是。”壮汉也是满腹委屈,受了伤不但得不到安慰,还受到训斥,今天真是捋了老虎须子了。     船只在月弯岛的码头靠岸,大部分船员都被安排到就近的地方休息,陆近圣只带了少数几人随着辛风子来到会客大厅,这几人中除了一直跟随着陆近圣的四名两仪境的修士外,陈津和白无瑕也在列。     陈津怕岛上有人认识他,本想留在船上,不过陆近圣却客气地邀请他同行。陈津上岸前稍稍改变了一下装扮,上岸后一直低着头跟在最后,一路上倒也没有人认出他来。     来到会客大厅,陆近圣和陈津几人则坐在左,侧辛风子带着几个月弯岛的修士作陪,坐在右侧。     这些人都是初次见面,免不了一番介绍和寒暄,其实暗中早已互相探查起来。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出名太快怎么办》 《阿鼻地狱》 《狂妄武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