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 证人难做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一十九章 证人难做

    更新时间:2011-12-15     秦铮、毛天傲和康清晨正从身后快速追来,而这些船员却是不见王子不开船,陈津心急如焚,说道:“王子已经被秦铮他们合伙给杀了,他们现在又要来追杀我们,快开船!”     为首的一个三星境初期的船员道:“既使王子死了,我们也要见到他的尸体。”     嗷~     金豹咆哮一声,吼道:“你们再不开船,我将你们全部杀掉。”     “你一看就是岛上的凶兽,我看害王子的是你们才对。”     “可恶!”金豹身子一纵,向这个三星境初期的船员扑去,一下子咬断了他的脖子,鲜血飞溅。     这个船员只是金丹一期三星境的初期,如何与金豹这个归一境的妖兽相比?看见金豹扑来,他根本躲闪不开。     金豹咬断他的脖子,锋利而有力的双爪一撕,便将这个船员给撕开,然后抛到海中。     其余几个船员都没有到达金丹期,与金豹相比,实力是天壤之别,看见金豹这么凶残的手段,个个吓破了胆,战战惊惊。     金豹凶狠地瞪着他们,低沉地吼道:“再不开船,你们将和他是一样的下场。开船!”     剩下的几个船员已被震住了,吓得不敢不从,诺诺应一声,就要跑去起锚扬帆。金豹突然又喝道:“站住!”     几个船员吓得一个哆嗦,不知这个强大的凶兽还有什么吩咐。     金豹尾巴一甩,骤然从尾巴上射出数点金色的光芒,分别袭向各个船员。     那些船员实力太弱,加之金光速度又快,他们还没看清金光是何物,金光已射入到他们的身体中。旁边的陈津却看得清楚,那金光是金豹尾巴上的长毛。     陈正纳闷金豹此举是何用意时,却听金豹威胁道:“这叫‘金光乍现针’,两个时辰后,它会乍现金光,将你们的身体射的千疮百孔。”     “啊?!”几个船员吓得面色巨变,哀求道,“我们会老实开船的,请前辈不要取了我们性命,我们不想死。”     金豹尾巴一扭,用尾巴指着陈津,对这几个船员道:“你们不要害怕,我已传授这位公子取出金针的法门,到时这位公子会为你们取出金针的。所以两个时辰之内,你们要保证这位公子安然无恙,他要是死了,就没人能给你们取出金针了。”     陈津立即明白了金豹的用意,凝眉道:“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金豹道:“我曾经立下过誓言,我一生只守护我的主人,他死了,我也不能成为别人的灵兽。”     “你误会了。”陈津看了一眼白无瑕道,“我和她都不会把你收为灵兽的,只会把你当成我们的朋友。”     金豹固执道:“岛上还有我的妖族同胞,我和他们在一起,比和人类再一起开心。你不要再劝,我是不会离开普罗岛的,就此告此!”说完转身,驭空而去。     “你要小心,不要与那几个追来的人撞上。”陈津嘱托一句,然后轻轻叹息一声,心道:人各有志,这妖兽也有它的坚持,不必强它所难。     这时,船上的船员已起锚扬帆,大船如离弦箭一样离岸远去。     秦铮三人飞到岸边时,大船已远去。     毛天傲站在岸上,急得大声喊道:“回来,给老子回来!”     陈津站在船头看着他,脸上挂着“你当我是白痴”的笑容。     “他娘的!”毛天傲大骂一声,驭空要向船上飞去。秦铮一把拉住他道:“你不要命了?船上有强弩,另外我们不知道那小子的精气恢了几成,你冒然飞去,不被他们打到海里才怪!”     “嗨!”毛天傲气恨地跺了一下脚,问道:“他们现在把船开走了,我们怎么回到帝国?”     秦铮很是无奈道:“唯今之计,只有伐木造船了。”     康清晨将仍然昏迷不醒的王子丢到地上,翘首向远处望去,脸上愁闷之色浓重,只能望着远去的船只空自嗟叹了。     大船在海天相接处越来越小,只至消失不见。     陈津背着海风长长呼出口气,缓解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心道:如果刚才秦铮三人以强硬的姿态往船上飞来,凭这几个船员肯定是拦不住他们的,可惜他们始终缺乏与我一拼的气势,或者说是抱着瓷器不和瓦片碰的心态。     白无瑕见秦铮他们没有追来,绷紧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忽然又担忧起来,看着陈津道:“符篆召神被认为是会惊扰神灵的道术,在帝国被列为禁术,回到帝国后,你千万不能和别人说你会符篆召神。”     陈津看着她关切的脸庞问道:“难道你还想回到帝国?要知道王子被康清晨他们蒙蔽,已认定了你要害他,你回到帝国岂不是自投罗网?”     白无瑕道:“你清楚整个事情的经过,可以为我作证。”     “我回帝国为你做证?”陈津苦笑一声,现在妖刺和几件重要法宝都已取回,并且得到了大量精石,这是脱离帝国的最佳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呢?如果回到帝国,让大元首发现我偷了精石和法宝,到时我想逃恐怕就难了。更可怕的是如果大元首知道了我就是他千方百计想要找到了陈津,那他翻遍帝国也会将我找出来,那时我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白无瑕看见陈津暗自伤神,问道:“你不愿意为我作证?”     陈津正要说话,突然看着远处的海面,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白无瑕顺着陈津的目光看去,在远处的海面,有一条大船正向这边驶来,依稀可以看来船上挂着帝国的旗帜。     白无瑕好奇道:“帝国这个时候又派来船只做什么?”     陈津摇摇头道:“这个我也猜不到,不过他们行驶方向,应该是到普罗岛没错。他们肯定也已经看到我们了,现在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迎面驶来的船只行驶速度很快,不多时,两船已经相遇。     在那艘船的船头站着一个中年汉子,看见船上的陈津和白无瑕,高声喊道:“万公子,白小姐,是不是历练已经结束,你们已经准备返回帝国了?”     两船虽然相遇,但之间还是有一段距离,陈津无法探查到这个中年汉子的修为。     白无瑕低声对陈津道:“他是大元首麾下的一位将军,名叫关常顺,归一境初期的修为。”     来了一位归一境的将军?看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如果此时与他们发生冲突,那么沉入大海的肯定是自己这一方。陈津不动声色道:“历练还没结束,我们是去看看附近海域的情况,马上还要返回岛上。”     关常顺道:“王子和秦公子他们可在船上?”     陈津道:“王子他们还在岛上,并未跟来。将军此来有什么事吗?”     关常顺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说道:“陛下派我等前来,是想让王子和诸位结束历练,尽快赶回去。”     陈津又问道:“难道出什么事了?”     关常顺道:“珍宝阁被盗了,而近期只有王子去过,陛下想请万公子带着王子回去协助调查,。”     陈津心中一紧,暗道:看来陛下已经发现珍宝阁被盗的事,并且已经怀疑到我头上来了,说让我带王子回去只是一种托辞,真正的目的是怕我跑了,想让我和王子一起回去。如此看来,这次我是万万不能再回到帝国去了。略一思索,对关常顺道:“将军请先回岛上去通知王子,我们看一下这周围的海域,马上就返回到岛上。”     关常顺道:“历练已经结束,再探查也没什么大用,万公子还是现在返回,和我们一起去岛上吧!”     陈津道:“既然已经走了这么远,无功而返其不可惜,这次虽然不历练了,但王子下次肯定还会来,这也是在为下一次做准备。”     关常顺赞道:“万公子不愧是王子老师,什么事情都想到前面去了,那我等就不等万公子。”说完,下达命令,加速行船,向着普罗岛而去。     短暂的相遇后,两船背道而驰,越离越远。     白无瑕凝眉深思,喃喃道:“珍宝阁在天伦城内,守备森严,据我所知,大元首还在一些高级宝贝中设下了禁制,只要宝贝出了珍宝阁便会被发现,是谁有能耐能在这种情况下偷走东西呢?”     陈津郑重地对白无瑕道:“白小姐,实在很抱歉,我不能和你回帝国去给你作证。”     白无瑕好奇问道:“为什么?”     陈津看着白无瑕,淡定说道:“因为,我就是那个盗了珍宝阁的人。”
推荐阅读: 《神变》 《涅槃之梦》 《武炼巅峰》 《狩猎在地球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