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一十五章 血池之变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一十五章 血池之变

    更新时间:2011-12-11     “白无瑕啊白无瑕,杀了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你只能成为我们计划的牺牲品。”康清晨的笑容变得狠毒起来,手心的螺旋风团已蓄满势头,只要射出去,足可以将重伤倒地的白无瑕绞个粉碎。     毛天傲与秦铮在一旁袖手观望,等着这个计划最后一步的完成。     哗啦~     远处传来一阵水声,一道冷冽的声音骤然响起:“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     康清晨心中一惊,抬头去看,笑容顿时在脸上僵住了。只见从血池中冒出一个淡蓝色的透明水泡,在水泡中站立着一个生着八只手臂的青年,口角带血,衣衫凌乱,狼狈的身形却掩盖不住他凛然的目光,一股强大的凌厉气势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     “万东!”白无瑕失神的双眸忽然焕发出异常兴奋的神彩。     秦铮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水泡中的陈津道:“你还没死?”     陈津左手拿着妖刺,右手拿手拿着破虚刀,还有一只手臂握着烈阳剑,其余五只手或握拳,或捏诀,或立掌,状如天神,威猛无比。     “在几年前,也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不过他的下场很可悲。”陈津从血池走上岸来,目光微微上挑,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透着惨烈的味道。刚才秦铮三人联手一击,将他撞飞出去,这一下撞击,也为他施展出水灵之盾创造出了条件,如果不是“吼破山河”削减了那一击的威势,也许身体也经被撞的粉碎了,接下来的大战肯定更加惨烈。     “下场可悲的应该是你吧!”毛天傲打量着陈津,一眼便发现王子的尖刺如今已落在了他的手中,不屑道:“你以为捡了王子的下品法器,就能打败我们吗?可笑!”     忽然间,他眉头一皱,看着血池不可思议道:“血池,血池中的精血为什么变成清水了?”     陈津的突然出现,让秦铮三人忽略了血池的变化,此时经毛天傲提醒,康清晨和秦铮同时去看,只见血池中原本红色的液体,此时变得清澈明净,犹如大山中清泉涌出形成的水池。     康清晨忽然又发现什么,惊诧道:“血池中的精血不是不会蒸发吗?怎么比原先少了很多?”     原本满满一池子的红色液体,此时只剩下一少半透明清澈的水了。     “不是蒸发,是被吸收了。”秦铮凝重道,“血池中存储的是精血和泉水的混合体,刚才那把吸收精血可以提升品质的尖刺掉到了血池中,看来,精血已经被它给吸走,如今池子中只剩下清水了。”     康清晨急忙放出一道灵识去探查陈津手中的妖刺,讶然道:“那把尖刺真的已经是中品法器了!”     毛天傲怒瞪着眼道:“不过是一件中品法器而已,就是给他一件上品法器,他也不是我们对手。刚才拼斗,他精气消耗了不少,并且还受了伤,看我一斧劈了他。”说着,高大的身躯高高跃起,扬起大斧凌空劈向陈津。     陈津并没有闪避。     啵~     大斧劈在蓝色的水泡上,水泡壁猛地一陷,但并没有破碎。     陈津修为和对水之灵气的控制早已今非昔比,制造出的水灵之盾自然是更加的坚韧,由于水灵之盾极富韧性,可以说它比坚硬但脆的金钟护身符更不容易破裂。     “这是什么泡泡?”一个看似一戳就会破的水泡居然承受住了毛天傲强势的一记劈斩,让原本不以为意的几人大吃一惊。     毛天傲一斧劈下,原本以为陈津不死也会重伤,可现在居然连一个水泡都没弄破,大感脸上无光,转瞬间,心中惊骇道:“不好!”立即想飞身后退。     “已经晚了。”陈津将手中妖刺猛然掷出,妖刺穿过水泡,射向毛天傲,水泡也应声破灭。陈津并不心疼这个水灵之盾,刚才水灵之盾虽然挡住了毛天傲的一斧,但也处在破碎的边缘。     毛天傲身体虽然庞大,但反应速度一点也不慢,在妖刺射来时,他一个凌空侧滚,向旁移开三丈,讥讽道:“哪里晚了?你妖刺的速太慢了!”     “是吗?”陈津目光一凛,喝道:“灵犀百刺!”     被掷出的妖刺突然分裂出百根一模一样的妖刺,尾巴一摆,灵活如一群小鱼,调转方向,带着尖锐的破风声射向毛天傲。     “居然会追人?速度也比刚才快了?”本以来躲开了妖刺的毛天傲吓了一跳,身形一转,又向旁边飘移数几丈。     可是那百把妖刺像有意识一样,跟着改变方向,追向毛天傲,速度之快,如流光划过。     毛天傲又接连改变了几次方向,仍然没能摆脱妖刺的追击。天空中的这一幕,就像一群凶鱼在追一只猎物,猎物逃到哪儿,凶鱼便追哪儿,并且是越追越近。     “老子不闪了。”毛天傲见无法摆脱妖刺的追踪,回转过身来,手中大斧猛然向追来的百把妖刺劈去。     强劲的锋芒将一小半妖刺劈散,另一大半则猛然冲天,然后迅速折返向下射向毛天傲。     毛天傲大惊失色,急忙坠落到地上,顺势在地上来个赖驴打滚,一连滚了十八个。     从天空射下的妖刺这下来不及改变方向,全部射入地下,毛天傲此时才算躲开了妖刺的追击,不过身上和头脸上沾满了泥土,狼狈不堪。     “收!”陈津手一招,妖刺的本体又飞回到手上。     康清晨乍舌道:“这把妖刺孕育出的道术果然非同一般,难怪大元首会那么看重它。”     毛天傲心中不敢再小看妖刺,嘴上却不服气,说道:“我只是没有意料到,被他打个措手不及而已,若事先有防备,我一定能将那些尖刺尽数劈散。”     秦铮提醒道:“别忘了,这把尖刺现在已经变成了中品法器,它可是还孕育出了一种道术。”     陈津手中的妖刺这时颤动一下,一道灵识传到陈津脑海中:“陈津,一会儿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刚刚孕育出来的道术的厉害。”     陈津板着脸,放出一道的灵识道:“你认为我现在体内的精气在这种场合下适宜用这招吗?”     妖刺失落地叹息一声:“哎,你太弱了,我怎么又回到你手中了呢?我有满腔才华却发挥不出来,真是屈才了。”     陈津没好气道:“屈个屁才,我这不是因为先前拼斗精气消耗过多嘛!别磨叽了,他们要出手了,今天我如果死,你还是会回到王子手中的。”     康清晨警慎地打量陈津一番,道:“他现在精气消耗严重,身体又受了伤,既使那把尖刺还孕育出了什么厉害道术,难道集我们三人之力还应付不了?”     秦铮嗤笑一声道:“笑话,怎么可能应付不了?我不过让你们小心一点而已。”     毛天傲扬起大斧,恨得咬牙道:“我这次要把他剁成肉泥,措骨扬灰,我看他还怎么活过来。杀!”
推荐阅读: 《狂妄武尊》 《楚天孤心》 《子虚》 《出名太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