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十一章 驱狼遇虎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十一章 驱狼遇虎

{*read_ad_title*}

下载
书友们快来看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还在等什么,赶紧点击下载 >>>随便看小说App<<<

    更新时间:2011-08-05     瑞气峰四名弟子一时不慎落到这步田地,成了别人网中的鱼儿,除了任人摆布还能如何?     赵凯道:“陈津,你过来,我把精石给你。”     陈津白他一眼:“你以为我傻啊,我走近了,你们施展道术就能伤到我了。”     仲天星心中恨得牙痒痒,但他知道此时不是逞一时意气的时候,委曲求全道:“陈津,我们可以交出精石,但你别引燃我们的求救红烟筒,如何?”     如果红烟筒被引燃,也就意味着放弃,或者说被淘汰。如果不被淘汰,即使丢了精石,也还可以想办法再抢回来。     听见仲天星说出他的想法,陈津摇头一笑:“不可能!我抢了你们精石,你们心中肯定恨我入骨,我留下你们,你们不把我追得到处乱窜才怪。”     仲天星确实有这种想法,见陈津有这种顾虑,立即又道:“我可以让你做我们的队友,那样我们一起行动,同进共退,抢更多的精石,甚至是上品灵器。”     “我意已决,不要再废话了,把你们的精石和红烟筒扔过来,否则我在你们每人的身上射出几个洞。”陈津手中拿出一把长弓,邪邪笑道,“致伤可是在允许犯围之类。”     “你……”二麻子还想再说,陈津已张弓搭箭,瞄准了他,冷酷道:“我数三声,不把精石和红烟筒扔过来,我就放箭了。”     “给他。”仲天星一咬牙,扔出了自己精石和求救红烟筒。     崔小花与赵凯同是一脸愤色,却是无奈地跟着扔出精石和红烟筒,二麻子的精石和红烟筒早已被陈津收走。     陈津收起精石,然后拿起四个红烟筒,嘿嘿一笑,说出二麻子曾对他说的一句话:“放弃这危险的试练,早点回去休息吧!”说完,将四个红烟筒引燃。     看着四道红烟冲上天空,陈津挥手说出声再见,转身乐得屁颠屁颠地冲入密林之中。     长老看见红烟,马上就会来将这四人带走――瑞气峰的四人小队被淘汰了,其中还有一个夺得上品灵器的呼声排在第十二名的仲天星。     ※※※※※※     两名长老很快便将瑞气峰的四名弟子带回太霄门,那些弟子早围在山门前,等着看谁先被淘汰出局。     当看见瑞气峰的四名弟子被淘汰时,人群中一片哗然:     “仰望峰的四名弟子,除了丁一辉,其余三人掉进白岩峰弟子挖的陷井里,被箭猪弄得的伤痕累累,刚才已被淘汰,他们是第一批被淘汰的人。没想到第二批被汰淘的人居人是瑞气峰的人。”     “是啊,仰望峰还存有丁一辉,可是瑞气峰四个弟子一齐被淘汰了。”     “有仲天星这个大热门还被一锅端掉,这是谁遇到哪个峰的弟子了?”     “我刚才问他们是被谁淘汰的,他们一个个垂头丧气,什么也不说。”     “哎,我一直认为第一个被淘汰的会是独秀峰的陈津,没想到他还没被淘汰。”     “我看下一个被淘汰的人可能就会是他。”     还处在御邪岭中的陈津自然无法听不见这些人的议论,他一边向着废墟前进,一边在心美美的想着:“我从瑞气峰四人小队身上抢了四块精石,算上自己的,现在一共有五块了,会不会是目前拥有精石最多的人呢?”     此时,一个黑衣少女,悄无声息地尾随在他身后。     少女眉头轻皱,一双眼睛带着疑惑,不住地打量着陈津:“是他吗?他不是独秀峰的陈津吗?修习吃力不讨好的符篆术,是这次试练中公认的最弱者,他是怎么制服瑞气峰四人的?仲天星可不是软柿子。可惜我没能够看到战争的经过。”     黑衣少女目光闪烁,在心中暗自惴忖。     刚才四道红烟冲上天空时,她就在不远处。看到冲上天空的红烟,她知道有小队遇到麻烦了,这是趁火打劫的好时机。她心中一喜,兔起鹘落,迅速向红烟发出的位置移去。     当她到达红烟发出的位置时,看到的是瑞气峰的四个弟子正被两个长老带走,至于期间发生了什么,她不得而知,只从他们的言语中,辨明了抢走精石之人离去的方向。     黑衣少女不作迟疑,循着方向追去,发现的却是陈津。     “难道我们都小看了他,他还隐藏有极其厉害的手段?符篆术虽不被人看好,不过却最为神秘,或许他还真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     联想到陈津曾经画符召神,闹得门派轰动,虽然后来被证实那不过是一次偶然中的巧合,不过他在符篆术上的天赋还是得到了认可。即便符篆术初期无用,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思量间,黑衣女子打定主意:“此时,不能冒然出手抢夺他的精石,否则我恐怕会成为另一个仲天星。我得想办法接近他,待摸清他的底细后再动手。嗯,那就施展一下我屡试不爽的美人计吧,呵呵。”     黑衣少女风骚一笑,正要施展计划,突然眉头一皱,瞬间隐藏好身形,远远看向前方,暗自道:“有高手来了!”     前方丛林中,狂风大作,吹得树枝摇摆,落叶风舞,狂风中裹狭着一道身影,飘然落在陈津身前。     狂风犹未停歇,卷起地上落叶,围着这两人旋转,形成一道环形叶墙。     “丁一辉?”黑衣少女虽然看不清叶墙中的来人,不过从道法来这,来人是擅长风灵道法和沙灵道法的丁一辉无疑,她心中暗道不妙,自己看中的猎物恐怕要被别人先宰了。     风和叶形成的环形叶墙,呼呼旋转,从外看好像是一道龙卷风,但其中的中心地带却是风平浪静。     丁一辉一飘落在陈津身前,便冷笑看着他,道:“费了一番功夫,总算是寻到你了。”     “仰望峰的丁一辉?”刚驱狼,又遇虎,陈津认出来人,心顿时揪起,道,“这次试练中,你夺得上品灵器的呼声很高,排在第三,你这样的高手,为了我的一块精石四处找我?”     “当然不止于此。”丁一辉双眼中闪烁着狐狸般狡猾的目光,“我找你还有更重要的目的――封印邪典!”     “封印邪典?”     “不错,封印邪典中记载的都是些极其厉害的道法,得到封印邪典,比得到精石和上品灵器的价值更大。”     陈津疑惑:“封印邪典我已经上交给门派了,这你是知道的,你如今找我有什么用?想要封印邪典你去门派偷啊!”     “经过你一闹,门派把封印邪典看管的更严,现在根本无法偷到。”丁一辉冷眼看着陈津,又道,“虽然现在无法偷到封印邪典,不过能找你就行了,因为你看过封印邪典,肯定能记得其中的一些道法。”     陈津倍感无奈,苦笑道:“你太高估我了,我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封印邪典中记载的深奥诲涩的道法我怎么可能记得住?”     “当时那帮老糊涂都把心思放在你能否画出召神符上,所以忽略了你能背记其中道法一事上,真是因小失大。”丁一辉啧啧嘴,一脸笑人笨蛋之意。     陈津视之,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你这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     丁一辉极其相信自己的判断,丝毫不受陈津话语影响,看了一眼旋转的叶墙,继续说道:“这道叶墙你根本无法冲出,现在你只要如实的背出封印邪典中的道法,我就放过你。”     “放过我?我知道了你的秘密你会放过我?不怕我把你邪恶的想法告诉门派?”陈津嗤之以鼻,即便自己知道封印邪典中的道法,在告诉他之后,他肯定会让自己意外死亡。     看到陈津不情愿的态度,丁一辉不以为意,嘿嘿一笑道:“现在说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再我手段的折磨下你还是会说的,何必呢?”     “即然免不了一死,我情愿一拼!”陈津目光一寒,陡然冲出一拳,击向丁一辉面门。     陈津没有学习任何功法,更不会道法,这一拳简单直接,没有后招变化,单纯靠着肉身的力量出击。     “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稀松平常的一拳丁一辉自然没放在眼里,他双手作个抱球式,然后一抖,一股狂风随之生成。     陈津大惊,可避之不及。那股狂风犹如微形龙卷风,卷住他,剧烈地旋转着,将他裹狭到天空上。     狂风中,陈津感到天眩地转,头晕眼花,皮肤带着撕裂般的疼痛,这些他都能忍受,不过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原本是想激怒丁一辉,让他打自己一拳。     “怒风卷只是开始,再吃我一拳。”丁一辉右手一握,一个由黄沙形成的,有西瓜大小的拳影出现。     砰――     丁一辉朝天一拳,那拳影斜冲上天,砸在陈津胸口。     在拳头巨大力量的冲击下,陈津脱离了狂风的裹狭,如断线风筝,坠向远处。     遭此重击,陈津胸腔内气血翻腾,在天空中,哇地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这一拳让他受伤不轻,不过正合他意。     “先给你点苦头尝尝,然后再慢慢折磨你,我不信你不说。”丁一辉眼睛里闪烁着狠毒的光芒,撤了风墙术,大步流星朝着陈津坠落的地方走去。
推荐阅读:《九尾天狐:爹爹,是妖孽》《魔经鬼谭》《子虚》《神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