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篆召神 第二百零五章 时间紧迫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符篆召神

第二百零五章 时间紧迫

    更新时间:2011-12-01     兵器架上陈列着各式各样的法宝武器,陈津目光从上面逐一扫过,发现了上品法器烈阳剑,却没有发现妖刺的身影。又从地上堆放的智器级别的武器里仔细探查了一番,仍是一无所获,心中不禁犯起嘀咕:白玉是贵重无比的钥题,又可作为佩饰随身佩带,不在珍宝阁在意料之中,但是我的下品法器妖刺被大元首存放在什么地方呢?难道也被他随身携带着?     “师父,师父……”在陈津出神之际,王子夏周连叫两声道,“父亲为防止令牌丢失,让我尽快选了武器回去,将令牌还给他。师父,你觉得这里的哪把武器法宝适合我?父亲说我修为太低,最高只能选择中品法器,最好是选择下品法器。”     夏周虽然处在阴阳液境界的后期,下一步就是金丹期了,但毕竟是精气期,与金丹期有着本质的区别,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一个地在上,一个在天上,相差甚远。     以夏周的修为,要施出中品法器自身所带的道术,勉强可为,但自身精力会透支的很厉害。若使用上品法器,就会像是小孩使大锤,不但发挥不出威力,反而会被大锤拖累。下品法器的确是他最好的选择。     陈津拿起一把古朴的、有两尺余长的短剑递给夏周道:“王子,这是一把下品法器,带着一种叫烈火冲击的道术,王子不能引动火焰灵气,这把剑正好与王子形成互补,同时它不长不短,非常适宜画符。”     夏周接过短剑,灵识与剑灵沟通后,满脸兴奋地道:“那我就要它了。”     陈津又道:“王子若是觉得一把下品法器不够用,还可以再挑选一把中品法器,以备后用。”     夏周道:“我本来就有一件下品法器,算上这件就两件了,够用了。”转而又道:“师父还不知道吧?除非我父亲亲自来此,否则只能从中带出一件法宝或武器。”     陈津笑道:“王子若是私藏几件,难道门卫还敢收身?”     夏周道:“收身他们倒是不会,不过这里的每件法宝武器都被我父亲下了禁制,一旦出了门口,门卫就将知道。”     陈津没想到大元首是这么一个防微杜渐的人,居然把这些武器看管的如此之严,心中暗思道:如此以来,我要想从中多偷些法宝武器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弄到令牌,最多也只能偷出一件来。     转眼看见大厅边上堆积如山的精石,陈津又问道:“这些精石也被施了禁制吗?”     夏周摇头道:“这怎么可能?这些精石多如天上繁星,要想在每块上面都施禁制,那要费多大的精力啊!所以父亲只在相对稀少的二品和三品精石上施了禁制,其它低品质的精石上都没有禁制。”说着拿了一些四品精石装入锦囊中,笑道:“拿些四品精石是不会被发现的。”     陈津又问道:“是不是经常有人进来检查有没有少东西?”     “少东西?”夏周道,“这里守卫如此森严,东西怎么会少呢?又有谁能从这里偷走东西呢?所以很少有人来检查,只是父亲隔个一月两月会进来看看。”     陈津眼珠转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夏周将短剑和精石收好,说道:“师父,我们可以走了,父亲还等着我回去呢!”     “嗯,好吧!”陈津再次扫了一眼满屋子的精石法宝,心中极度想拿走一些,可他知道此时机未到,只得和夏周一起走出了珍宝阁。     守卫珍宝阁的侍卫躬身送走王子,立即将珍宝阁的大铜门关闭,严密把守。     由于去大元首的寝宫与陈津的住所在同一个方向,王子要去见大元首,倒是与陈津同路。离开珍宝阁后,两人便一路同行,边走边聊,约摸一盏茶的工夫后,两人来到了陈津的居处。     夏周要离开时,陈津道:“一路走来也累了,王子进来喝杯茶再走吧!”     夏周的确是有些口渴,想了一下道:“父亲交待我快些回去,不过喝杯茶的工夫应该还有。”     “王子请!”陈津虽然是夏周的师父,不过对方贵为王子,是帝国将来的继承人,所以他还是客气的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夏周进了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个阴谋味十足的微笑,似乎事情正按着他的计划顺利进行。     夏周在客厅坐好,陈津为他倒上一杯茶,道:“王子请慢用,我去里屋换双轻便的靴子就来。”     夏周不疑有它,轻轻应了一声,端起茶杯,想大口喝完离开,可是发现茶水有些烫,只得小抿了一口。     陈津来到里屋,并没有换靴子,而是迅速拿出朱砂笔和符纸,开始画符。     “小王子,睡觉吧!”陈津躲在门后,迅速画出一道符篆,捏诀念咒施了出来,赫然是一道安睡符。     符纸冒出一团火光,迅速熄灭,从火焰的燃烧中,陈津判断出这道安睡符失败了。     时间不多了,快点画出一道成功的安睡符吧!陈津在心里急切地喊道,一道符篆失败,不作犹豫,挥笔再次画出一道安睡符篆。     外面客厅安心喝茶的小王子本就心思简单,此时又怎会想到自己喜欢的师父正躲在暗处对自己施手脚呢?     陈津一连施出三道安睡符,全部以失败告终,不由更加急切起来,现在时间十分紧迫。     在第四道安睡符施出时,符纸燃烧的火光骤亮变亮,陈津神情一振,兴奋握拳在心中默喊道:成功了!     小王子再次喝了一口茶,不经意间浓浓的睡意袭来,他揉了揉眼睛,一只手托着下巴,不由自主地睡去了。     看着小王子睡去,陈津急忙跑到客厅,从熟睡的小王子身上找到了进入珍宝阁的令牌。看着令牌,陈津心情激动起来:有了它,我就能进入到珍宝阁了。     这就是他一直思索的计划,先将小王子弄睡,然后拿着他的令牌进入到珍宝阁,拿出自己想要的精石法宝。整个计划看似轻松,实则十分危险,最关键的是时间。     只有拿到了令牌,急速赶去珍宝阁将精石法宝偷出来,然后再赶回来将令牌原封不动地还给夏周,最后将不知情他的弄醒,让他回到大元首那里,计划才算成功。     一切行切都要争取时间。如果王子久不回去,大元首肯定会起疑心,万一追查来,那计划就败露了,很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王子也不能就这样睡在客厅中,要是有人来此,看到就不好了。陈津匆忙将王子抱到卧室,关上房门,准备趁着夜色,展开疾光掠影的身法赶到珍宝阁。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喊声:“万公子,我能进来吗?”     “严三?”从声音,陈津听出这个人是谁,他是小王子的一个侍卫,平日里陈津教王子符篆术时,就是他带着人在外面把守着,不让旁人打扰,所以陈津对严三还是相当的熟悉。     “他现在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是来寻找小王子的?”陈津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关键是屋里燃有灯光,他从窗外肯定看到自己在屋内的影子,想装着不在已是不可能的了。
推荐阅读: 《魔经鬼谭》 《楚天孤心》 《异界之狂龙逆天》 《武炼巅峰